正文 第十九章 花好月浓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十九章 花好月浓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赵红兵并不急于和五金厂再次谈判,他需要试探一下对方的底线。回到希尔顿酒店后,赵红兵给大国和刘鹏飞两个人安排了一项工作:侧面搜集五金厂的资料,尤其是几个厂领导对这次合作的意向。

    这些应该不难打听,这个时代的人们还没有保守商业机密的觉悟,尤其是国营单位,有什么屁大的事情都会传得老少皆知,像深市大老板要过来合作这样轰动全厂的事,赵红兵认为总会有一些风声传出来。

    交代完任务,又会见了几个本地客户,赵红兵就成了甩手掌柜,自己开着奔驰车泡妞去了。

    他这次来海城,除了公干出差,也没有忘记这里还有两个相识的妹子,一到海城便与她们联系上,等暂时得空后,赵红兵给小白打了传呼,约两人见面吃饭。

    当然,小白只是陪衬,赵红兵最在意的还是路小雅。他从不否认自己是一个美色主义者。

    在外国语学院大门接上两人,小白和路小雅上了车,小白摸着宽敞舒适的真皮座椅,调侃道:“赵大老板更加不可一世啦,都开上奔驰车了。”

    路小雅闻着车中好闻的香水味,轻轻闭了闭眼睛,有些陶醉。

    赵红兵笑道:“不敢,不敢,赵某再不可一世也还得乖乖给二位美女开车。”

    小白锤了他一下,豪爽得如同一个假小子,说道:“这次要请我们去哪儿?告诉你,这次可不会再为你省钱。”

    路小雅拉了一下闺蜜,柔声道:“赵……红兵在开车,不要妨碍他啊。”

    小白拉长语调呦了一声:“路小雅,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这么快就忘了朋友。”

    路小雅脸上一红,淬道:“没正经,让别人笑话。”

    赵红兵配合地哈哈大笑,然后说道:“海城是你们的地盘,你们的地盘你们做主,想去哪里?尽管说!”

    小白气不过他的嚣张,眼珠一转,说道:“想追我们家小雅啊,有一个地方倒是合适你们这对痴男怨女,就是赵老板要心疼钱包了。”

    赵红兵语气洪亮道:“报告两位首长,本人钱包已经装满,专职司机尽职尽责,请指定前方目的地!”

    小白和小雅被他一本正经的样子逗得哈哈笑,小白装出一副粗哑的嗓音,咳嗽一声说道:“二营长,把老子的吉普车开出去,老子要去逛窑……”

    小雅急忙捂她的嘴:“死呀,什么话都敢说。”说完,自己倒先笑个不停。

    赵红兵装作没听见,再次请示:“报告师座,小的没听见,再说一声。”

    小白是个人来疯,又喊着:“二营长你个笨蛋,老子要去找相好,快点跑,煮熟的鸭子都灰(飞)嘎了!”

    赵红兵接道:“大帅,前面炮火凶猛,您坐稳了。”

    路小雅被他两个活宝逗得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喘过气,推着小白道:“你快说地方嘛,别让人家在街道乱跑,要耗汽油的。”

    小白这才正经一些,想了想道:“虹口区大华路知道怎么走吗,那里有一家很不错,哼哼,消费特别高的饭店。当然,绝对满足你们的需要,那里既温馨又浪漫,离这里也不远。”

    路小雅十分激动地说:“我知道,是不是去……?”

    小白忙打断她:“别说!说了就没意思了。”

    路小雅脸上表情也是喜形于色,比赵红兵开着大奔来接时还高兴。看来要去的地方定是在海城鼎鼎有名,就赵红兵不知道。

    赵红兵痛快道:“没问题,只要你们高兴。”

    说完,随着小白的指引向目的地开去。

    地方确实不远,就离外国语学院几条路,开了二十来分钟就到了。

    下了车,就看到一幢粉红色的楼房,灯光华丽,与众不同,有六层楼高,看似简简单单的一幢小楼,却极尽巧思,装修材料非常讲究。大门上“花好月浓”几个字经过特别设计,四字连在一起,也似鲜花开放一般。

    来不及仔细揣摩,已被门口几名装扮整齐的迎宾小姐“欢迎光临!”声打断。咨客小姐问:“先生小姐有订房吗?”

    小白说:“没有,阿拉想要‘虞美人’那只房子。”

    咨客小姐说:“先生小姐请随阿拉来好了。”

    走进里面,是个椭圆形大堂,只见满眼皆是黄红兰绿各色鲜花,香气袭人,甬道两旁,是一间间包房,房间以“牡丹”、“月季”“杜鹃”、“芍药”、“红莲”、“百合”、“蔷薇”、“茶花”等各色花卉命名,甬道间花团锦簇,包房与包房之间均有一面椭圆形镜子,镜子一圈镶嵌着罗马木线花纹,穿行其间,犹如置身花丛,妙不可言。

    赵红兵心想:光是养活这么多鲜花绿草也是花费不菲,这个年代哪里见过这种用鲜花布置的消费场所,难怪她们一个个听说这里就兴奋向往的样子。这个老板不简单,完全是按照经营奢侈品的思路来经营饭店,也算用尽心思了。

    做任何一行,针对不同的顾客群体,都要做到最好。有了口碑,不愁没生意。这里离外滩不远,全海城的情侣是多大的市场啊!这种专为情侣服务的消费场所与众不同,真是独辟蹊径。

    耳边回荡着轻柔浪漫的钢琴曲,令人身心舒畅。乘电梯来到五楼,三人进入“虞美人”包厢,房间不大,紫色格调,高雅舒适。

    一进房里,就感觉这里完全是为二人世界设计,是情侣相会的最佳场所。乳白色的条桌,大理石桌面临窗而设。紫色绒面沙发分摆条桌两边,既可对望而坐,亦可相拥坐在一起。沙发背上铺着宽大的白色网扣,让人觉得特别干净。窗台上有一只玻璃花瓶,四边棱角呈立体状,里边插着一束君子兰,花瓶上方还有一只竹罩筒灯照射着鲜花,其他地方光线柔和。进门处是卫生间,樟木漆门,闪亮的铜质把手。房间整个结构有点象宾馆客房,不过比宾馆客房小巧多了,漂亮而温馨。淡淡花香沁人心脾。

    本来是为情侣设计的格局,赵红兵三个人就显得有点尴尬了,无怪服务小姐神色有些古怪,不过这些人久经训练,很快调整情绪,不露异样,殷勤地开始服务。

    服务员身穿洁白的长袖连衣裙,着白色高筒靴,象电视里花仙子般的打扮,婥约玉立,与众不同,只不过仲秋之季,天已凉下来,肯定还是有些冷的。

    服务员安排赵红兵三人坐下,座位进行了微调,不显得那么突兀,又倒来三杯绿茵茵的茶,笑吟吟道:“先生好帅,两位小姐真漂亮,为你们服务真高兴!要不要拿个花瓶来,帮你们把鲜花插好?”这是指赵红兵刚才送给两人的鲜花,此刻抱在路小雅怀中。

    小雅不知想到了什么,羞涩地看了赵红兵一眼,忙说:“不用不用,一会我带回去的。”

    赵红兵对服务员说:“谢谢!”

    小白张嘴又不知道要吐什么话,小雅急忙从桌下拽了她一下,让她收敛。

    服务员问:“三位吃中餐还是吃西餐?”

    赵红兵先问小雅:“你吃中餐还是西餐?”

    小白道:“我吃中餐,西餐有什么好的,难吃死了。”

    路小雅对赵红兵说:“我随便,你吃什么我跟着你吃什么。”

    温柔的语气和大大咧咧的小白形成鲜明的对比。

    赵红兵知道路小雅其实喜欢吃西餐,但是更知道女人不能太迁就,男人要有自己的主见,于是说道:“别这么客气。我吃西餐不太习惯,这会儿饿了,还是吃中餐吧。”

    服务员忙递了一本精美的中餐菜谱过来。赵红兵接过,翻开菜谱,所有的菜式都是彩色照片,下面有菜式名称和价格。

    赵红兵点了一个醉蟹,一个铁板牛柳,一个西芹百合,一个芙蓉白莲,一个青菜。还想继续点,小白说:“点多了吃不完!”

    小雅看着服务员手中的另一本西餐菜谱,有点失落。

    赵红兵说:“记得小雅爱喝红酒,再来一瓶好一点的红酒,中西合璧!”

    路小雅眼中恢复了神采,脸上不由自主溢出一丝笑容。

    服务员笑着说:“请稍等!很快就好了。”说着旋开墙壁上的音乐旋扭,房间顿时响起轻柔的钢琴声。

    服务员走出去,关好门,赵红兵说:“这地方真不错!”

    小白说:“那当然,这里是海城鼎鼎有名的‘花好月浓’,正在播的电视连续剧《梦归海城》有几个场景就是在这里拍的。这里的每个房间都不一样,各有特色。就是价格太高了点,一般人消费不起。”

    赵红兵说:“物有所值,贵有贵的道理。你刚才说什么电视剧在这里拍的?”

    小白说:“是《梦归海城》,是根据中篇小说《梦之归》改编的,写一帮海城知识青年下放到农村的故事,很感人。这部剧里的很多演员都成了明星,像赵娜啊、*、姜黎黎等,*我和小雅还见过真人呢,她们海城戏剧学院离我们不远。”

    路小雅羡慕道:“成为明星的生活一定很美好,万众瞩目。”

    小白打趣道:“还可以出国,正好圆了我们小雅的美梦。”

    说到明星梦,倒勾起了赵红兵从前的回忆,记得前世他也有过一段时间崇拜明星,那时候最大的梦想是和自己的偶像—一位港岛女明星共舞一曲。当然,他只是一个寻常老百姓,这个梦想只能深埋心中,没有一点实现的可能,直到最后随着时间而湮灭。但是现在不同,他重生了,有了更好的起点,并且事业也有了基础,只要再努力上几个台阶,成为上流人士,也未尝没有可能实现那个愿望,最重要的是,那位女明星现在正值妙龄,正是女人中一生中最美好最美丽的时候。

    正沉思着,敲门声响起,赵红兵说:“进来!”

    服务员拧开门,推进一辆不锈钢餐车。先为赵红兵和小白小雅摆好杯筷盏碟和一只白瓷镂花描红边的小碗,又摆了三只圆肚高脚红酒玻璃杯,然后小心翼翼地将菜一盘盘端到桌上摆好。最后从餐车上拎下一个花篮,花篮里斜放着一瓶葡萄酒,下面用碎冰块镇着。赵红兵看酒瓶标签上有镶刻的法文字句,非常满意。

    服务员拿出开瓶器,问:“是先生小姐自己开,还是我帮你们开?”

    赵红兵说:“请你帮我们开吧!”

    服务员将红酒摆好,拉开封口,固定了开瓶器,不停地旋着,只听“砰”的一声脆响,酒瓶被打开。服务员很专业地为他们倒了浅浅一点酒,问:“三位还需要什么吗?”

    赵红兵说:“谢谢!不再需要什么了。”

    服务员说:“那我不打扰你们,愿先生小姐在花好月浓留下美好记忆!”转身走出房间,带上房门。

    赵红兵托起酒杯,轻轻旋荡。

    小雅好奇地望着他,问:“喝红酒有很多讲究,是吗?”

    赵红兵说:“是啊,我也是从一些外国朋友那里学来的。首先,倒入少许红酒,千万不要倒太多。用手掌的体温将红酒润热,同时象我这样旋荡,让红酒充分与空气接触氧化,荡出酒中浊气。这是第一步。第二步,用鼻子嗅闻品评,感觉酒的芬芳和品质,这酒不错。第三步,浅尝酒味,不要把酒匆忙咽下。用舌头将酒卷入舌间,慢慢研磨,让味蕾体会酒的好味道。我先做个示范,来,Drinkatoast!(干杯!)”

    三人碰杯,喝了一口。赵红兵说:“都有点饿了吧,先吃一点再慢慢喝。”

    小白说:“饿死我了,就看着你们打情骂俏流口水了,我先吃。”

    小雅见她一口一口往嘴里不停吃,真的饿了,捂着嘴笑。

    赵红兵也不是太讲究的人,嘴里嚼着,说:“你也吃啊!这里的菜不错,多吃点!”

    小雅答应着,挟了一筷菜到碗里,说:“我不太饿,平时周末回到家里,吃得比这还晚。我也吃不了多少。”

    三人吃了一会,边喝边聊,小雅和小白主要是说一些校园经历,可能平淡但充满美好的回忆,赵红兵讲一些做生意遇到的趣事,有些是他听来的,更多的是他前世经商亲身遇到的故事。

    一瓶红酒很快喝完,灯光下,小雅的肌肤白里透红,眼眸流转,美的不可方言。

    赵红兵说:“真是羡慕你们的学生生活,如果可以,有一天我还要回学校深造。”

    这不是顺口而说,前世时他的生意做得不算太大,但已经感觉到管理方面的欠缺,这也是他执意要聘请陈伟奇这样的高级经理人的原因,这一世他有规划,如果事业做到一定规模,他就需要对自己进行一些充电或者培训,有一些名校的MBA还是挺不错的。

    小白的脸色同样红彤彤的,但没有美丽,只有一些可爱,她哼哼道:“好啊,欢迎你,你去哪里上学,我一定努力当你的老师。”

    赵红兵看她杯中还有一点酒,便用杯子碰了一下小白的手,说道:“白老师,那我先敬你一杯,祝白老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小雅也凑趣,用杯子碰了一下,格格笑:“白老师,阿拉也敬您老人家一下子。”

    没想到小白忽然哇哇大哭起来,一下把酒杯扒拉到地上,哭道:“你们都欺负我,欺负我……”

    小白就这样喝醉了……

    那天的饭宴草草结束,后来赵红兵和小雅好不容易才将哭哭闹闹的小白扶上车,又将她送回学校,赵红兵本来有一些话要和小雅说,但她要留下来照顾小白,赵红兵没有办法,只来得及将一个事先买好的礼物偷偷塞给她,便无奈离去。

    小雅将小白安抚好,看着她沉沉睡去,又拜托了舍友照看,才返回外国语学院,在宿舍楼下面,她拆开了赵红兵给的礼物,感觉呼吸一窒:里面是一只精巧的粉红色寻呼机,小雅在邮电局看过这个型号,是摩托罗拉最新款,带汉显屏幕,标价高达5000元。

    路小雅握着这只珍贵的礼物,眼前又浮现出赵红兵那张英俊而豪气的脸。

    她的心有些乱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