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深夜救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十七章 深夜救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夜已经很晚,赵红兵坐在车后闭眼休息。

    奔驰车快要驶到希尔顿酒店时,大国忽然慢了下来。赵红兵睁开眼,问怎么回事。

    大国说道:“前面有个老外在拦车,兵哥,停不停?”

    赵红兵向窗外望去,在前面拐弯那里,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外国女人在使劲招手,神情急切,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

    “停!咱们下去看看。”

    赵红兵一向信奉与人为善的原则,他碰不到就算了,如果遇到别人身处困境,那么能帮则一定要帮一下。

    两人下了车,那外国女人已经跑了过来,两只手胡乱比划着,嘴里叽里咕噜不知说什么。

    赵红兵耐心道:“不要着急,你会说英语吗?”这句话他就是用英语说的,前世赵红兵在广州经商时,做过七八年外贸生意,大致交流还能叫的通。

    外国女人脸上一喜,改用英语道:“先生,请你救救我丈夫。”

    赵红兵看她很是激动,安抚道:“不要着急,我们会帮你,请说一下具体情况,我有什么能帮到你?”

    那女人拉着赵红兵就向拐弯那边跑,一边说着:“我丈夫晕倒了,请你救救他……”

    拐过弯,前面围着几个路人,外国女人和赵红兵拨开人群,只见一个中年外国男子,倚靠着水泥电线杆,坐在地上,用手摁在腹部,正在呕吐,神色痛苦,旁边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连比带划向围观的人群急切地叫着:“hospital,hospital?(医院、医院!)”

    围观的人群没一人懂英语,不明白她说什么,都摇头。小女孩抱着可能是她父亲的男人,无助地哭泣:“OhGod,Savehim!(上帝啊,救救他吧!)”

    那外国女人抓着赵红兵,仿佛遇到救星,指着呕吐的外国男人道:“Hewasseriouslyill,butwecouldn’tfindthehospital.(他生病了,快找医院!)”

    赵红兵忙问周围的人:“有谁知道附近有医院?”

    一位老师傅说:“前面嵩山路有人民医院!”赵红兵道了谢,赶紧将那外国男子胳膊搭在肩上,扶他起来。

    这外国男子个儿还高出赵红兵半个头,体态肥胖,身子沉重。外国女人和小女孩拿起身边行李,帮赵红兵扶着他。赵红兵对大国说:“去把车开过来”

    大国急忙去开车,等车过来,又和赵红兵将那外国男人抬上了车,关上车门。赵红兵坐到车前面,外国女人和小女孩在后面照顾病人。

    车十几分钟便开到嵩山路,大老远便看到医院醒目的标志,开进医院大门,没等大国将车停稳,赵红兵急忙跳下车,和外国女人将病人扶下来。

    急症室竟然在三楼,还没有电梯,赵红兵一咬牙,将外国男人背在身后,蹬蹬蹬向上面跑去,爬到三楼已累出一身大汗。

    扶着外国男人来到急诊室,躺下来。医生是个老大夫,边按腹部边说:“痛就出声。”赵红兵忙翻译说:“Sayyeswhenyouaches.(疼痛就说是!)”

    大夫摁到腹部右下方,那外国男人叫道:“Yes,Yes!(是,是!)”

    大夫问:“有没有感觉恶心、呕吐?”

    赵红兵说:“Haveyoufeltnauseaorvomiting?(有恶心、呕吐吗?)”

    外国男人说:“Yes,Yes!(有,有!)”

    大夫问:“有多久了?”赵红兵翻译问:“持续这种症状的时间?”外国女人看了看表说:“Thirty-fiveminutes(三十五分钟。)”赵红兵对大夫说:“三十五分钟。”

    大夫说:“可能是急性阑尾炎,做个B超吧!”

    赵红兵对他们道:“医生说有可能是急性阑尾炎,要做B超确诊!”

    医生说:“先去挂个号吧!顺便把B超费也交了。”说完坐下来写门诊单,问赵红兵他叫什么,赵红兵说:“Hisname?(他的名字?)”那女人道:“他叫约翰。”

    大夫不会写,赵红兵将门诊单和笔拿过来,递给那女人,指着姓名那儿说:“Writehisnamehere.(你将他的名字写在这里。)”女人写好名字,大夫又说:“问他的年龄。”赵红兵说:“age?(他的年龄?)”女人说:“forty-six.(四十六岁。)”赵红兵说:“四十六岁。”

    大夫对赵红兵说:“你最好把他的名字翻译成中文,不然收费、办住院手续很麻烦。”赵红兵对女人翻译道:“必须将他的名字翻译成中文,不然办手续很麻烦。”

    那女人摊开两手,耸着肩说:“Idon’tknow.Justdependonyou.(我不懂,请您帮助!)”赵红兵根据(约翰)的发音,在门诊单英文名后面写上中文“约翰”两个字。

    大夫接过来一看,眉开眼笑道:“这就简单多了。”医生开了几张单,递给赵红兵。

    赵红兵对那外国女人道:“你随我来一下。”

    那外国女人随着赵红兵走出急诊室,问他道:“先生怎么称呼?”

    赵红兵说:“我叫赵红兵,叫我赵好了。”

    女人问:“Zhao?(赵?)”赵红兵说:“是的,你的名字呢?”

    那外国女人嫣然一笑,竟然还有点妩媚:“我叫布兰妮。”

    两人来到收费处,收费处有中英文标识,布兰妮拿出一张信用卡,递给挂号收费员。收费员说:“我们这里不用国外银行卡”

    赵红兵如实对布兰妮说了,布兰妮着急道:“我们刚从日本东京过来海城,还没有兑换中国人民币。手上的美金也只有这些,怎么办?”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美元零钞,大约几十美元。

    赵红兵犹豫了一下,心想:这好事只能做到底了。他对布兰妮说:“你别着急,我先帮你们垫付。”

    布兰妮说:“赵,太感谢你啦!”

    赵红兵挂完号,又到另一个窗*了B超费用。与布兰妮回到急诊室,将挂号单和病历交给医生,那大夫说:“你们先带他去做B超吧!”

    布兰妮和小女孩想扶着约翰起来,可是她们力气太小了,根本无能为力,赵红兵让大国背起约翰按指示牌来到西三楼B超室,有护士过来帮忙,扶约翰躺在病床上,让赵红兵等人在外面等候。

    赵红兵问布兰妮:“你们是哪里人?”

    布兰妮说:“我们是法国人,约翰是我丈夫,这是珍妮,我丈夫的女儿。”

    看布兰妮的年纪,大概也就二十来岁,不应该有珍妮这么大的孩子,再听她说珍妮是丈夫的女儿,而没有说自己的孩子,可能这其中有什么曲折。赵红兵不好再多问什么,西方人不喜欢别人问私人的事,除非他愿意告诉你,这一点常识赵红兵是知道的。

    布兰妮说:“我们从东京过来,想在上海做商务考察。晚上吃饭时,他都很正常,说中国菜很好吃,谁知突然病痛,恶心呕吐,措手不及。”

    赵红兵宽慰她道:“阑尾炎是小病,不会要紧的。”

    布兰妮说:“感谢上帝!幸亏遇到了你,不然,不知会怎么样。赵,你是一个天使,你肯定是上帝派来的!”

    小女孩珍妮眨巴着碧绿的大眼睛,看着赵红兵,不知在想什么。

    一会儿做完B超,B超单上写着阑尾炎什么什么,字迹潦草,赵红兵看不懂。约翰还是一脸痛苦,按着腹部直哼哼。赵红兵感叹这个年代的医疗服务太落后了,在海城这么大的医院连个推车也没有,还让痛苦的病人爬上爬下。中国人司空见惯,倒也罢了,这外国人国际影响多不好。

    看约翰痛苦的样子,实在不能走动,赵红兵无法,只好又背起病人,大国说兵哥我来背吧,赵红兵让他休息一下,待会还要开车。

    赵红兵与布兰妮扶着约翰回到急诊室,找到那大夫。大夫看完B超单说:“是急性阑尾炎,比较严重,必须马上动手术,住院治疗。”

    赵红兵翻译给约翰与布兰妮听了,两人神色都很着急。布兰妮与约翰叽哩咕噜地说了一阵,却不是英语,应该是法语之类。

    过了一会,布兰妮说:“赵先生,我们恳请得到你的帮助!我们不习惯带很多现金,这里又不能用信用卡,马上动手术我们没有办法。您帮助我们,我们会付您报酬。”

    大夫见这俩外国人很着急的样子,说:“阑尾炎是小手术,做完就没事了。”

    赵红兵问大夫:“医生,这手术和住院费大概多少钱?”医生说:“高级病房也只要大几百块钱,你交一千块足够了。先动手术吧,时间长了穿了孔就麻烦了。”

    赵红兵暗忖:算了,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这点钱对于自己来说也不算什么,即便他们不还,也算做好事了。

    赵红兵说:“你们放心,我会为你们安排好一切。”布兰妮和约翰笑了。赵红兵心想他们还笑得出来!

    医生开好单,赵红兵迅速办好手续。这时才有护士推来一辆病人床车。约翰躺在上面,众人将他推到住院部后面手术室。约翰进手术室后,布兰妮焦虑不安,一直紧握着赵红兵的手。赵红兵宽慰她说海城的人民医院在中国是很先进的,医生医术高明,不用担心。那个叫珍妮的小姑娘不太爱说话,但是双手合十一直在祈祷,可能也是在期盼上帝保佑自己的爸爸。

    过了约一个小时,约翰被护士推出来,床车上调着吊瓶。约翰看到布兰妮与珍妮,微笑着伸手做了个OK手式,神色也自然了。来到住院部办公室,拿着单办了入院手续。单独一人的病房,干净整洁。赵红兵帮两名护士扶约翰躺上床后,护士对赵红兵说:“病人体质非常好,切除了阑尾,打几天消炎针就没事了。头两天最好吃流质食物。”

    赵红兵将原话告知约翰与布兰妮,他们神色很是坦然。赵红兵看了看时间,快凌晨一点了,忙对布兰妮和约翰说:“我是深市商人,来海城办理商务,明天有重要的会议,没有时间再陪你们了。”

    布兰妮和约翰听他如此说都觉得很意外,约翰拉着赵红兵的手,不知该说些什么,还是布兰妮说道:“我们如何付你垫付的医药费和你的报酬?”

    赵红兵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布兰妮说:“你们方便的话,就寄给我。”名片上中英文都有,一目了然。

    布兰妮高兴地说:“赵先生在深市工作,太好了。我们从香港回国,一定到深市找你!”

    赵红兵带着布兰妮来到住院部办公室,找到值班主任,说明情况,要求能否安排懂英文的护士照顾约翰。那主任英语还算好,与布兰妮交流了几句,带着一个会英语的护士来到病房,要布兰妮和约翰安心养病。

    赵红兵与约翰握手告别,约翰说:“赵,非常感谢你的帮助!要不是有你,我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赵红兵忙道:“你只是小病,没有那么严重,放心养病吧。”

    约翰夸张道:“刚才疼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会死掉。”

    几人哈哈笑,布兰妮与赵红兵拥抱,贴着脸颊话别,她说:“赵,你是一个高尚的人,非常感谢你!”

    赵红兵说:“你安心照顾约翰,我们深市见!”

    珍妮没有说话,握着赵红兵的手,依依难舍,直到赵红兵要离开,才说了一句:“Seeyou!”

    赵红兵心想这外国人与中国人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语言不同而已,对于帮助自己的人都是心存感激。

    告别约翰一家,赵红兵走出医院,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原来做好事能这样令人愉快!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