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几点建议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六章 几点建议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一连几天,公司里几乎没见到赵红兵的人影。

    每天早晨一上班,他便坐上刘鹏飞的车,沿着公路满城市转,看到大一点的五金电料商店就下车,进到店里看货攀谈,讨价还价的样子很像一个大买家。

    所以他们受到几乎每一家五金店的欢迎,虽然最后一单生意也没谈成。

    刚开始,刘鹏飞倒是兴致勃勃,可到后来,见到的所有的店都大同小异,很多店无论经营的品种数量和价格,还是店面规模、营销方式都远远不及自己公司,便渐渐兴味索然,有时连车也懒得下了,只是碍于赵总的面子,不得不陪着他考察市场。

    他不明白赵总为何乐此不疲,对这全都差不多的店面这么感兴趣,而且问的问题翻来覆去就是那一套,越到后来还越是兴奋,好像得到什么重要的商业机密。心想何必费这么多工夫,你赵总与那么多大站熟络,不去与人家套上关系,联系货源,一个劲地忙乎这大大小小的破店有什么意思。

    刘鹏飞跟着林总做了几年生意,业务很精通,在他看来,这物价看着又要往上涨,赵总应该赶紧发挥自己的优势,去老客户那里拿些便宜货来就是对公司的最大贡献。有了好货还愁什么,围着这些零售店转,能转出花来吗?觉得赵总不务正业,又耽误自己做业务的时间,心里暗自生出些不满来。

    就这样转来逛去一周过去,连林总都有些急了,私下问刘鹏飞什么情况,刘鹏飞把这几日的见闻对舅舅说了一下,道:“那个赵总看似精明,每日做着傻事,我搞不懂他要干什么。”

    林总听了,训斥外甥:“让你跟着赵总就好好跟着,多看多问多学,不要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赵总这人不简单。”

    刘鹏飞委屈,又不敢违抗林总的意思,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继续跟着赵红兵乱跑。

    就这样又过了三天,赵总终于不再往外跑了,而是待在办公室写写画画,也不知在搞什么鬼。刘鹏飞特意去他办公室瞄过两次,看着纸上凌乱地写着什么标准化、品牌战略、管理团队、仓储调运之类的文字,那些字他个个都认识,可放在一起就不太明白什么意思。

    赵红兵待在办公室一连工作了十多个小时,中饭都是叫的外卖,林总还亲自去看望他,让他适当休息,赵红兵笑笑,依然故我。

    这是个不要命的工作狂!

    刘鹏飞这下倒不敢小看赵总了,此人虽然还没有表现什么特殊才能,但这份工作的态度和充沛的精力,让他由衷佩服,不是对事业投入巨大热情的人,是做不出这种事的。

    赵总没有下班,林总也陪着,在自己办公室看起了电视,林总不走,刘鹏飞也不敢走,在业务部无聊地等着。

    一直到深夜,赵红兵才完工,将这些天心血凝结的工作报告修改完毕,看了一遍,觉得十分满意。

    走出办公室,大堂已是一片黑暗,只有林总的办公室和业务部还亮着灯。

    赵红兵先来到业务部办公室,推门进去,里面乌烟瘴气,一股刺鼻的烟味,只见刘鹏飞与精仔正抽着香烟,讲着潮州话,热火朝天。看见赵总进来,精仔忙掐灭烟头,到办公室外面去了。

    刘鹏飞递给赵红兵一支香烟,赵红兵接过来,刘鹏飞给他点上了火。赵红兵吸了一口,感觉有点呛,问:“这是什么烟?这么辣!”

    刘鹏飞说:“这是三个五的,外国烟,现在做生意的都时兴抽这个。”

    赵红兵皱着眉头道:“太辣了,抽不进去。”

    刘鹏飞说:“你抽多点就好了。这烟劲是大了些,我平时不抽这烟的。一个客户送了我一条,说抽这烟还能止咳,要我试试。”

    赵红兵在烟灰缸里摁灭了烟头,说:“我写了一份工作报告,关于五金业务有些自己的想法,林总还在办公室吧,咱们过去一起合计合计。”

    刘鹏飞说:“赵总的想法自然是十分好的啦!你与林总说说,安排我们做就是了。”

    赵红兵心里明白他对自己总是考察市场有些意见。他好几次提到价格好象又要涨了,快出去搞点货来是最重要的事。赵红兵笑了笑,说:“刘经理是老业务,对深市的情况比我熟悉,我的想法不一定切合实际,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说出来咱们共同商议。我们都是为了公司的发展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我年龄比你小一些,你是大哥,我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你得多多包涵!”

    刘鹏飞见赵总如此说话,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心想这人太聪明了,什么都瞒不过他,他为自己的小心思有些愧疚,说道:“林总就在办公室,咱们一起过去向他汇报。”

    来到林总办公室,林总已经在班台后面的老板椅上睡着了,被刘鹏飞唤醒后,林总看了看手表,上面显示十二点过一刻。

    林总站起来,握着赵红兵的手,叹道:“赵总干工作太拼了,有些事可以慢慢来嘛。”

    赵红兵道:“林总如此盛情相待,赵某敢不效犬马之劳!”

    林总道:“有赵总这份拼搏精神,咱们的新项目一定能成。”

    赵红兵拍了拍手中的资料,说道:“这些天跟着刘经理到处跑市场,也熟悉了一下林总公司的业务运作情况,略有心得,我现在把自己的想法说一下,请林总指教。”

    林总道:“赵总请说,我洗耳恭听。”

    赵红兵道:“先说一下公司目前存在的一些问题。第一个是库存问题。公司上月份销售额是103万,但我核计库存,还有将近530万,按正常销售和工程上出货,五个多月才能周转一次,明显的周转太慢,库存量太大。”

    林总点点头,深有同感,对一边的刘鹏飞说道:“你拿个本子记下来。”

    赵红兵接着道:“第二个问题是门市品种结构不平衡。我与刘经理了解了公司各门市和公司业务的运作情况,发现各门市的品种结构多多少少有些不合理,有的门市非常好销的品种,有的门市却没有,而有的门市存货量还较大。这说明平时我们卖得好的货没有及时补充和调配,下面的经理也没有要求补货的习惯,都是靠公司配货下来,完全不了解公司的整体库存结构,卖完了就以为没有货了。”

    林总皱眉,先对刘鹏飞道:“这条一定要记下来。”又问赵红兵:“赵总有什么建议?”

    赵红兵道:“这其实不能完全怪下面的门市,也和公司整体的调度管理有关。现在没有仓储系统,没有统一合算、统一调拨,只能是用笨本法,让下面的经理多多操心,要求下面各门市一个星期造一次补货表,能够从公司内部调整,就内部拨货,货品缺口大一些,调配不过来,就要进货补充。另外,各门市之间还要互通有无,互通信息,至少要做到畅销货品种和型号保持及时沟通。”

    林总苦笑道:“他们都是我从乡下带出来的穷亲戚,做事的勤奋是没问题,要说管理的学问真是没有,所以说人才最重要,飞仔,记住了吧。”

    刘鹏飞点点头,赵总只说了两条,但每一点都切中要害,他心里已经由不服气渐渐有点服气。

    赵红兵道:“我根据刘经理提供的报表,在盘点表上做了调拨调配,理顺了一些货品失衡。待会林总你和刘经理再看一下,不一定全对,可以做个参考。”

    这可是省了不少事,林总感谢道:“赵总辛苦了,赵总你一个人能顶得上我公司十个职员都多。”

    赵红兵笑笑,既不骄傲,也不自谦,继续说道:“第三个问题,就是上到公司主管下到门市营业员,缺乏主动性、能动性,思想懒惰。我考察了我们的门市和其它同行,基本上是等客上门。平时工地上、装修的客户多,生意就明显的好,这一类客户少,生意就一般般。其实哪个工地不需要五金、水暖、电线和灯具这些物资呢?在深市这样一个竞争日益激烈的地方,守株待兔是绝对行不通的,即便现在能保持一定优势,迟早也会被市场淘汰。”

    林总瞪了刘华鹏一眼,说道:“你听听赵总怎么说,他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这个问题你们业务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难道什么事都要我这个老板吩咐你们去办?没有命令的时候,不知道多动动脑筋想,不知道多跑跑腿?说到底还是没有忧患意识,哪一天公司倒闭了,发不出工资,你们就知道哭了。”

    赵红兵道:“刘经理,我说话重了点,不要见怪。”

    刘华鹏道:“赵总,我没有生气,我知道你并不是针对我,你说的很有道理,我们看起来每天忙忙碌碌,很勤快,其实并不算真正的勤奋,起码脑筋没有动起来,一些简单能想到的东西都没有去想。”

    赵红兵道:“刘经理言重了,其实咱们公司的业务员还是很不错的,否则也不会在同行中保持优势。我说这个问题,只是想精益求精,使公司业务更上一层楼。”

    林总忙道:“赵总有什么指教?”

    赵红兵道:“指教不敢当。我的想法是这样的,在业务部下面成立销售部,以奖金加分红、底薪加绩效工资的形式来招聘一批精干的业务人员。这批人员不做其他工作,就是专门跑工程跑工地,无论用什么手段办法,能拿下项目拿下合同就有重奖。此外,我想让他们两三人负责一个门市,搞销售提成,只要是通过他们介绍来的客户谈成的生意,都有提成。他们也有积极性,公司的销售也会上升。批量大的,价格方面还可以灵活一点。我想他们把公司经营的品种、规格、价格资料直接送到工地,那些需要货物的工程首先就会想到我们,会与我们联系或到我们店里去看。我经常到别人经营的店里攀谈,我们的品种比他们都齐,价格也比他们有优势,关键缺乏宣传,好货也怕巷子深,所以要主动出击,工地就是一个突破点。时间一长,这样做就有很大一块效益会显现出来。”

    林总一拍大退,大声叫好,说:“这真是个好主意!我就说嘛,赵总是个有心计的人,他感兴趣的地方,不会白跑。你还埋怨赵总一天到晚跑别人的店,不知搞些什么。他跑别人的店就留了心,看别人怎么在经营,看别人的价格能优惠到什么程度,看别人的优势和缺点。你看,跑了几天,就跑出这么好的点子来!”

    敢情刘鹏飞已经把自己的牢骚和不满都向林总说过。刘鹏飞向赵红兵道歉:“对不起,赵总!我哪里知道你考虑的这么多,是我的目光太短浅了。”

    赵红兵道:“没什么,都是为公司的事,我不会往心里去的!第四个问题是脏乱差。这同样不只是我们一家的问题,我们开店的地方,也有别人的很多同类店,经营的品种大同小异,但所有的店都是又脏又乱,一个月难得打扫一次清洁。我想加强这方面的管理。

    “第一,要增加照明,增加几条日光灯要多少钱呢?一个月的电费我算了一下,最多二百多块钱,但不要小看这一点,从顾客的心理来讲,同一排店铺的生意,哪一家店里明亮,顾客就会往哪一家店里去,这样会增加很多做生意的机会,一个月只要多做一两单,电费就回来了。”

    “第二,严格要求店里的员工不仅仅是扫扫地面,每天都要打扫货架,玻璃柜台,还要打扫商品。我们的店全在路边,新货上架一星期,上面就布满了灰尘,不到一个月就变成了旧货。但有人天天定时打扫,样品的新货期至少在三个月以上,在价格差不多的情况下,顾客肯定会选择干净的新货,他会以为这是刚进的货,质量有保障。每个店除了配备扫帚外,还要配备一些拖把、鸡毛掸子和抹布,每天打扫一次货品,扫两次地,拖一次地,形成制度,甚至必要时配备专门的清洁员。”

    “第三,我们每个店的商品陈列都不专业,五金应该怎么摆,灯具应该怎么摆,电线电缆应该怎么摆都是随意得很,显然没有受过这方面的培训。我准备到最大的三门市按我的要求陈列出一个样板来,告诉他们陈列的方式方法,商品归类的窍门,这样顾客看起来舒服,也便于点货盘点。做到每个店都按统一的陈列方法,既整齐好看,又能说明我们经营这类商品是非常专业的内行。”

    林总说:“你看看人家赵总,才来几天,说的问题多具体,多详细。有理有据,有数有量,听着就让人信服。你们跟我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说过这么内行的话,什么时候操过这方面的心,出一点问题就知道对下面的人瞎吼,乱骂人!”

    刘鹏飞说:“赵总是高人,他自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我们哪里晓得。”

    林总说:“你还嘴硬,不服气怎么的!”

    刘鹏飞说:“谁说不服气,今天我真的服了他!他说的都在点子上。”

    林总道:“不只是你服气,我也服气了。听了赵总今夜一席话,我终于敢下决心了。赵总,不怕你笑话,其实对于成立新公司,我虽有很大把握成功,但心底还是有些犹豫,不知道这一步走得对不对,不过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你的厉害,有赵总这样的人加盟,我相信咱们的新公司一定能有大发展。”

    赵红兵道:“林总,经过这些天的考察,我对五金生意的前景非常看好,并且通过对市场的研究琢磨,对新公司的建设也有一些自己的想法。”

    林总说:“好好,明天就把老刘叫过来,听听你的看法,然后商量一下新公司该怎么入股,怎么操作。听了你的话,我现在是热血沸腾迫不及待要大显身手。”

    赵红兵道:“我的资金有限,估计暂时最多只能拿出一百万。”

    林总大气道:“有赵总加盟,你这个人就胜过几百万,钱是小事,等刘总过来咱们好好合计一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