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生意伙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三章 生意伙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赵红兵立下承诺,然后给林总打电话。

    前几天他已经联系过对方,告知行程,林总当时听了非常高兴,让赵红兵来的时候一定要把准确时间告诉他;一方面又让下面人找一处住房,家具、电器、厨具都要安置好,就准备赵红兵一来就不让他走了。

    打通林总的电话,林总十分高兴,马上又责怪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好派人去广州接他,赵红兵说没有关系,然后讲了两个女孩的事。

    林总说这是小事,他马上安排公司开一封邀请函,有公司担保进关没有问题。问了两女的名字和身份证号,让赵红兵四人在关口等着。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精仔开着一辆黑色奔驰车过来,林总坐在后面。

    赵红兵不好意思道:“林总,怎么麻烦你亲自过来。”

    林总道:“本来计划去广州接你,可是你没有告知行程,只好半路迎接啦。”

    精仔拿出邀请函给了赵红兵,赵红兵交给秋英和春妹,说道:“过关后你们要去哪里,送送你们。”

    两个女孩一脸茫然,春妹道:“我们想去找工作的地方。”

    赵红兵好人做到底,说道:“那要到人才市场,林总知道附近哪里有人才市场吗?”

    林总道:“进关后不远福田区那里就有一家大的人才市场,归市劳动局直属,很正规,可以送她们去那里。”

    赵红兵和大国在关口验过边防证,然后四人上了林总的奔驰车,秋英和春妹何曾坐过这样的豪车,一时间神情拘束,手都不知道放哪儿。

    很快就到了人才市场,两个女孩懵然下了车,感觉今天的遭遇就像故事里讲的那样不可思议,她们向赵红兵和林总表示了感谢,春妹胆子毕竟大一些,又对赵红兵道:“大哥,你真是好人,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你们。”

    赵红兵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她们,说道:“上面是我的电话,有事打电话给我。”

    秋英突然冒出一句:“那没事呢?”

    赵红兵笑道:“没事的时候也行啊,有空就一起出去玩,别忘记,咱们已经是朋友了。”

    两个女孩舒心地笑了,赵红兵和她们说再见,黑色奔驰车驶出老远,还能从后视镜看到她们在挥手。

    林总道:“赵经理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这说明你重感情,我喜欢性情中人。”

    赵红兵道:“出门在外,能帮则帮。我始终相信一句话,助人者人恒助之。”

    林总不解,问:“什么意思?赵经理不要笑话,我读书少。”

    赵红兵道:“林总只是上学少,做人做事的学问比我可多多了。这句话是一句古语,意思大概是你帮助别人,别人收获帮助,而你收获更多。”

    林总赞道:“不错,这句话有意思,我做生意这么多年,亏心事做过一些,但更多是做好事,因为凭我的经验,你帮助过别人,以后说不定什么地方就能得到别人的助力,这对于咱们生意人很重要。”

    两人一路谈着,车很快到达目的地。

    林总的公司叫昌盛贸易,公司在福田区振兴路家乐大厦三楼,虽不很大,却布置得十分精巧,干净整洁。办公大厅由隔板隔成许多办公档,二十多人都在忙着,看见林总过来,都站了起来。

    林总摆手让他们忙,带着赵红兵和大国到了自己的大办公室。

    办公室约有三四十平米,一张老板台足显气派地占据着一端,老板台上笔纸等物一应俱全,一个风水轮滴溜溜地转着,很是扎眼,这种东西在内地是没有的。

    老板台后是一张黑色真皮大班椅,班椅后靠墙有一排书橱,里边摆放着好些16开的经济、管理类的精装书籍和名人传记,还有几样古玩瓷器。天花是石膏吊顶,罗马纹饰,暗藏灯光,光线十分柔和。

    在办公室另一端,有一张米黄色大理石大茶几,三边围着一圈米白色真皮沙发。大茶几上有一套非常讲究的功夫茶茶具,紫红色的陶质小杯,茶叶滤网,梨木杯夹等,样样齐全。

    林总请二人坐下,然后让精仔给他们泡茶,又对赵红兵道:“我打个电话给老刘,让他过来一起给你接风。”

    林总口中的老刘就是和赵红兵做过生意的刘老板,刘老板听从赵红兵的建议,在价格回调的时候,大胆买进一批机电材料,狠赚一笔,从此以后逢人就夸赵红兵的眼光厉害,这时听到林总说赵红兵到了深市,非常高兴,电话里都能听到他的哈哈大笑。

    林总挂了电话,说道:“刘总马上来。咱们也别闲着,尝尝我珍藏的极品铁观音怎么样?”

    东广人喜欢喝功夫茶,围绕着喝茶还衍生出许多艺术和产业,谈生意也喜欢在茶馆进行。

    赵红兵品了一口,感觉入口苦涩,回味很是香甜,再看大国,已经整杯灌下肚。

    一旁伺候倒茶的精仔笑道:“国仔,要慢慢喝,大口品不出味的。”

    林总陪赵红兵坐在沙发上,闲聊着。林总问原单位手续如何处置、家里是否安排妥当,母亲父亲身体是否安康等。赵红兵都一一简单地说了。

    赵红兵与林总谈话,觉得他是个很细心的人,看似简单的问候,却教赵红兵不能不思索一下。赵红兵忙转个话题,问起那几批货销售如何,林总说:“很好,很好!今天先不谈这个,明天你来我公司考察几天,什么都知道啦。”

    正说着,刘老板赶了过来,原来他就在不远处的写字楼办公,不过和赵红兵一样,也是皮包公司,唯一好一点的是有一个固定的办公地址。

    刘老板见到赵红兵,十分热情,握着手感叹道:“盼星星盼月亮,赵经理总算来了。还是林总那句话,来了就不要走了,咱们老兄弟几个一起在这处黄金之地干一番事业。”

    赵红兵客气道:“林总和刘总如此盛情相邀,赵某敢不从命,只要时机合适,我一定诸两位一臂之力。”

    林总呵呵大笑,道:“别这么文绉绉的,大家显得生分了,来了就是一家人,以后还得赵经理鼎力相助,大展鸿图哦!”

    林老板最看重的就是赵红兵的人脉和货源,只要解决了货源问题,公司规模绝对能更上一层楼。

    三人坐下说话,大国和精仔自觉地退出办公室。

    林总亲自给赵红兵和刘总倒了茶,坐下道:“我在深市十多年,做过很多买卖,现在只准备做五金建材,为什么?因为我看到了这座城市的发展速度和发展潜力,现在正是大干特干到处开工的景象,我们做五金建材绝对没有问题,而且这个生意现金流充足,不像那些做工程的,一旦资金跟不上,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刘总点头道:“林总看得很准,我有朋友在市委,他给我透露了一份政府规划,深市准备用两年的时间完成撤旧建新,同时在几个区包括关外,都有大量的楼盘筹备,这样的话,建材类物资绝对少不了,这是一个大机会。我之前一直搞机电设备,听了林总的话,再结合一些见闻和自己的思考,我决定和林总联手搞一下五金建材生意,现在就等赵经理这位将才到位。”

    刘老板也是北方人,不过他来深市要早几年,这个人魄力比林总差一些,但做生意的眼光还是很准的。

    赵红兵沉思片刻,说道:“感谢两位老大哥的厚爱,不胜惶恐。我初来深市,谈不上多了解,但根据以前接触的一些人和事,还是有一些心得的。深市是一个非常奇特的地方,彻底打破了内地固有的厂价加批发价、加地差、加批零差的价格概念。这里的价格是自由开放的价格体系,市场物价完全由市场来调节。只要你卖得出去,你想定什么价都可以。因此,在我们看到机会的同时,也应该有打硬仗的心理准备,因为其中必然会有激烈的竞争。”

    这段话说得林总和刘总纷纷点头,赵红兵又道:“但是我们不怕竞争,反过来说激烈的竞争正说明其中利润的可观。我们有自己的优势,林总做这行多年,有丰富的经验和完善的销售渠道,刘总人脉广阔眼光精明,此外我们还有稳定的供货渠道,低廉的价格优势。有人说深圳是个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地方。那我就入乡随俗,我将尽快考察林总公司以及市场,如果觉得可行,那么我会留下来和两位大哥一起开创事业,如果不可行,咱们还是朋友,还是生意伙伴。”

    “好!”林总赞道:“赵经理说的好,一些话我深有同感,但是说不出这样的水平。我的大致构想是,如果刘总加盟,赵经理也愿意留下来,那么咱们就重新创建一家新公司,以入股形势共同把握公司运转。”

    刘总道:“没问题,这个项目我十分看好,如果可行,我愿意拿出一百万资金来,应该没有问题。”

    赵红兵没有立刻下决定,他还需要考察,既是考察市场,也是考察合作伙伴的人品,当下便道:“给我一周时间,我顺便筹集一下资金。”

    林总说好,三人又聊了一会,林总说先去吃饭,然后叫精仔去开车,刘总自己开着一辆丰田车,赵红兵让大国坐到刘总车上,自己上了林总的车,两辆车出了家乐大厦。

    先拐到不远处的一个住宅小区,叫做水泉花园。林总在这里给赵红兵找了房子,先让他们将行李放到屋里。

    小区入口有保安发了车卡,小区里全是清一色的六层楼舍,异常安静幽雅,花圃草地,绿树成荫,倒是很好的居住环境。车停在一栋楼前,精仔说:“到了,19号楼3号门,在五楼。”

    林总对精仔道:“你送赵经理他们上去。”

    几人来到5楼502室,打开门进去,里面铺着白色地砖,客厅电视柜上有一台29寸索尼彩电,一套三组合沙发和茶几。

    两间卧房,大房里是双人席梦思、梳妆台和衣柜,小房里也有一个单人床和衣柜,连窗帘也安装好了,都是簇新的。客厅和大房外都有阳台,光线很好。厨房和卫生间也配置齐备,卫生间新安装了一间封闭式沐浴室。整个房子虽不大,但看上去很是干净温馨。

    精仔拿出钥匙给了赵红兵,说道:“屋子我已经打扫过,赵经理看还有什么地方不妥当,让国仔收拾一下。”

    赵红兵道了谢,和大国将行李简单安置,然后随精仔下了楼。

    车从华强北路绕上深南大道,路过天虹商场、上海宾馆,开过一段较荒凉的路,来到一处地方,远远地看见“不夜天食街”五个霓虹灯大字,不停地闪烁。车到近处,一家挨一家的酒楼,灯火辉煌,门前都是很大的霓虹灯招牌。粤菜、川菜、湘菜、东北菜应有尽有,原来是一处很大的餐饮街。车开到停车场,满眼全是车停在那里,而且大多是进口车。

    下了车,几人走出停车场,还没到食街口上,就见一拨一拨的年轻女子汇聚在那里,花枝招展地向来来往往的食客抛着媚眼,大国与精仔眼睛在这些女子身上滑来滑去,兴奋不已。

    走进食街,这些女子更多,家家酒楼门前都是门庭若市,可算叫赵红兵开了眼界。走过那么多地方,赵红兵也不曾见过san陪女子如此繁荣,成行成排。

    林总问赵红兵:“赵经理喜欢吃什么口味?”

    赵红兵说:“长期在外面跑,什么菜我都吃得惯,林总你随意。”

    刘总说:“那就吃海鲜!北方人来了靠海的地方就得吃海鲜。”

    林总道:“行,那就去老地方。”

    几人来到一家招牌上闪烁着“昌兴”二字的海鲜酒楼前。酒楼规模很大,在这条食街上都算比较大的了。走到门口,咨客小姐一见,忙毕恭毕敬地叫道:“老板好!刘总好!诸位先生好。”

    原来酒楼是林总自己开的。林总问:“还有没有包房?”

    咨客小姐道:“还有五间!”咨客小姐带着他们来到三楼一间包房坐下。包房格局与一般酒店明显不同,一部分是餐吃功能,一部分是唱卡拉OK的,还另隔有一间小房,却不知是什么用途。这间小房后面是卫生间。

    刘总给大家递上香烟,递与大国时,大国说:“谢谢,我不会!”

    刘总说:“做业务的人哪有不会抽烟的。来,抽支玩玩。”

    大国看向赵红兵,赵红兵点点头,大国才伸手接过。

    精仔忙掏出打火机给林总等人点上,自己也摸出一支香烟抽上了。这时,进来一个身着深蓝西装,打着领带的年轻人,后面跟着一个穿着同样颜色西装的女子,走到跟前,也是恭敬叫道:“老板!”并向刘总和赵红兵笑着点头示意。

    林总站起来,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公司新来的赵总!”

    那年轻人和女子向赵红兵齐道:“赵总好!”

    林总又向赵红兵介绍:“这是我酒楼的梁经理和孙部长。”

    赵红兵向梁经理伸出手,并向孙部长点点头。

    梁经理握住赵红兵的手,说:“早就听说过赵总,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看来这梁经理也是个能说会道之人,听他口音,却是字正腔圆的普通话,不似东广本地人。

    林总说:“梁经理是大学生,以前在国营酒店做经理,管理上很有一套。”

    赵红兵问梁经理:“梁经理是哪所大学毕业的?”

    梁经理答道:“山东大学,八三届的,赵总呢?”

    赵红兵一本正经地说:“我是社会大学,八二届的,比你高一届。”

    刘总嘿嘿笑,梁经理忍俊不住,孙部长噗嗤一声笑了,只有林总还没醒悟过来,说道:“你们都是名牌大学毕业,好羡慕你们啦!可惜我上学的时候正好运动,没赶上好时光。”

    孙部长急忙凑到林总耳边,悄声细语,林总这才知道赵红兵在开玩笑,指着他笑道:“你呀你,害我出丑。”

    赵红兵道:“不是林总出丑,是我啦,我才疏学浅,只念了中专,在梁经理这样的高材生面前只能吹吹牛皮,”

    梁经理道:“赵总太谦虚了,听林总说,您文采口才都是无人可及,年纪轻轻创下好大事业,比我们强多了!”

    林总道:“对嘛,你们不是大学生就是中专生,比我这个小学生可强多了。”

    梁经理又道:“我觉得学历越高,反而越制约人的思维和发展。就比如林总您,虽然没有上过多少学,但做人做事,事业成就,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才踏入社会没几年,没经验,没阅历,哪能赶得上您!”

    梁经理这几句话说得林总十分受用。林总笑了笑,对梁经理道:“赵总刚从内地过来,今天为他接风洗尘,你去安排一下,丰盛一点。”梁经理与孙部长受命忙去安排去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