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在路上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一章 在路上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齐玉珍得到赵红兵回来的消息迟了点,她在几百里外的邻县当裁缝学徒,和她一起在这里当学徒的还有一个本村姐妹,齐玉珍就是从这个小姐妹口中得知赵红兵衣锦还乡的消息。

    小姐妹艳羡地说:“据说赵红兵在外面赚了老多钱,顶的上好几个万元户。还给家里买了进口大彩电,村里人都说他家现在是整个镇子最有钱的。”

    齐玉珍心不在焉,根本没理会小姐妹的絮絮叨叨,隔了半响,她终于银牙一咬,坚定了自己的念头。

    齐玉珍向师父请假,师父起先不批给,因为最近有一个老主顾订了几十件外套,她们都在日以继夜赶工,怎么能放走手艺最好干活最利索的徒弟。

    无奈齐玉珍念头很硬,师父便说让她再等三天,这几天赶工将大活做完,剩下的细活让其他人可以慢慢干,齐玉珍不答应,最后逼急了便说:要是师父不答应,她就回家不干了。

    师父一把年纪了,被齐玉珍气得老泪横流,他是既生气,又伤心,这个老裁缝做了几十年的针线活,齐玉珍是他带出来的最聪明最优秀的徒弟,他一直对她寄以厚望,也用心培养,没想到这个倔姑娘竟然说出这样离经叛道的话来。

    其他几个男女学徒急忙上前安慰,有人帮劝和,有的劝师父,有的劝齐玉珍,还有责备的:师父这里哪点亏待你了,好吃好喝,每月还有工资,天下哪有这样好的师父,你为了回一趟家竟然把师父气哭了,真是不识好歹。

    齐玉珍看师父伤心,也有点后悔,再被人一劝,本来有些打退堂鼓,没想到这个责备的人话一出口,她倔劲更上来了,跪在地上给师父咚咚咚磕了几个响头,然后回宿舍直接收拾行李回了家。

    可是齐玉珍还是回来晚了一步,赵红兵前一天刚走。

    面对这个再次找上门的姑娘,赵红兵的父母有些尴尬,父亲解释道:“他这次回来得急,还有事去南方,所以在家没待几天,你要找他有事,等下次看吧。”

    齐玉珍满腔热忱又扑了个空,表情失望道:“他……临走时有没有说什么,和……我有关的。”

    父亲道:“玉珍,你和红兵之间是不是有事,不要怕,说给大爷听,如果真有事,你放心,我给你做主。”

    齐玉珍摇摇头:“没,没有,我找他……有别的事。”

    她失魂落魄地回了自己家。

    爹娘老子戳着指头骂她:“你是不是浑了心了,三番四次扑到别人家里,你一个大姑娘家家的,就不怕别人怎么说。”

    齐玉珍叫道:“我愿意。”

    她爹气得要用旱烟杆打她:“狗屁,你不要脸我们还要脸。”

    她娘忙拉住她爹,苦口婆心劝道:“珍儿呀,娘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那红兵几次不见你,就是故意躲你。再说如今老赵家阔起来了,前些日子疙瘩婶整日跑他家,挑些十里八乡的好姑娘给他家红兵说媒,都被他娘老子给拒了,人家现在有钱了,心气高了,看不上咱们乡下闺女。”

    齐玉珍说道:“我不信,我要听他亲口和我说。”

    她老子又想发怒,被她娘死死拽着,齐玉珍的姥爷是解放前的大地主,她母亲小时候上过几年私塾,有一定文化,也知道这事不能硬逼,于是耐心说道:“娘和你说门当户对的道理你不相信,好吧,那就等下次赵红兵回来你亲自问他。但是现在,你即便不为自己的脸皮想,也得为你爹娘争面子,明天乖乖给我回去向师父赔礼道歉,然后安分学手艺,别的事不要操心,等赵家老大回来,娘带着你亲自上门问个明白。”

    ……

    齐玉珍这边的事,赵红兵还不清楚,这时他已经和大国坐上了到广州的火车。

    这个时候,改革开放的浪潮已经渐渐影响内地,最有特色的就是打工潮,这趟南下的火车非常拥挤,乘客大部分都是年轻的打工妹打工仔,不要说坐的地方,站的地方都几乎无立锥之地。

    可以用一个成语水泄不通来形容。

    幸好赵红兵让大国高价买了两张黄牛票,普客硬卧,否则四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时间想想都无法忍受。

    到了广州,火车尚未进站,车上的人开始涌动着从行李架上往下拿东西。赵红兵和大国拿了自己的包,便随着人们走向车门。

    出了广州火车站,广场上人山人海。赵红兵从没到过这个时代的广州,感觉非常陌生,一时竟不知往哪里走。

    问过售票咨询窗口,得知第二天早上才有一趟去深市的火车,就在这时,听见有人高声吆喝着:“到深市、东莞、虎门的公共汽车啊!不用上车检查证件,很快就走啦!”

    赵红兵让大国去问问,大国上前询问:“到深市是几点钟的车?”

    那人道:“马上就走,上车就走!”

    大国跟着赵红兵锻炼了一段时间,长了不少心眼,说:“你不确定几点开车,我还是去买火车票算了。”

    那人说:“靓仔别走,下一趟火车是明天早上五点多钟,还要等十多个小时,而且二十四块一张票,坐公共汽车才二十块钱,马上就走。”

    大国一听,觉得坐客车确实划算。

    那人说:“靓仔,别犹豫了,坐公共汽车吧!”

    大国说:“那我上了车再买票。”

    那人说:“好、好!上了车再买票,让你放心!”

    大国问清楚了,便回来向赵红兵报告。

    赵红兵也不想再等,想想坐客车的话明天早上已经到了深市,而坐火车,估计就要中午,再有事耽搁一下,就拖到下午晚上,这个时间去拜见林老板有些不礼貌,于是便决定坐客车。

    那个拉客的人招招手,便跑来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人带着两人走向火车站广场右边,走了一两百米,来到一条巷子里,果然看见一辆公共汽车,车前玻璃上挂着深圳、东莞、虎门站牌。车上已坐了一大半人,看样子要不了多久就能坐满,他们上车找了座位坐下,颈上挂着售票绿包的人要他们买了车票。

    陆陆续续有人上车来坐下,象赵红兵和大国一样买了票。但一会就有人下车,始终都是大半车人。

    赵红兵醒悟过来,心知那些下车的人就是东广人说的“抱鸡母”,说是马上开车,车上人看着也多,其实是被人哄了。

    他有些生气,但想想出门在外和气生财,既然票已经买了,火车又得明天才开,也只有耐心等待。

    大国犹自不觉,不耐烦地连声念叨:“怎么还不走,怎么还不走,咦,你们别下车啊,马上人就满了……”

    “别说了,耐心等着吧。”赵红兵嫌他唠叨,喝斥了一句。

    旁边一个穿着朴素的小姑娘小声说道:“那些都是他们的人,他们是骗咱们的,还得等真正的乘客坐满。”

    大国这才恍然,怒道:“怎么能骗人,说好的马上走,不行,我要找他们说理去。”

    赵红兵拉住他,淡淡道:“坐下,就你能!”

    这一车上也坐了不少,也有不少人看出里面的门道,可是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赵红兵自然不会让大国傻乎乎出头,不是他怕事,而是出门在外保身原则,多等一点时间又不会掉块肉,为了这点小事没必要大动干戈。

    大国气呼呼坐下,两只眼睛瞪着那个售票员,似乎想用目光杀死骗子。

    旁边那个小姑娘看着有趣,扑哧一下笑了,她的同伴也是一个不大的姑娘,纳闷问道:“春妹,你笑什么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