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请帮一帮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十四章 请帮一帮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从林老板那里告辞,赵红兵马不停蹄又拜访了几个客户,这些都是上次谈时有合作意向的客户,其中两家嫌赵红兵的要价太高,还有一家不要五金化工,剩下两家谈得差不多,只是货量不大,都是几十万的小合同。

    谈完这些,赵红兵又安排大国去联系上次没有谈妥的一些客户,没有抱太大希望,只是赵红兵做生意有一个习惯,尽量多结交朋友,即便买卖谈不成,大家也可以保持联系,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打交道。

    让大国去跑腿,赵红兵也没有闲着,他按火车上长安站齐科长留下的联系方式,去了天虹宾馆找他们。

    长安站的人住在宾馆八楼,订了两个房间,分别是8188和8187,赵红兵连敲了两处房门,都没有人,问过前台才知道他们一大早就出去了,还没有回来。

    赵红兵心想齐科长和小蔡老孟他们应该是去参加订货会了,不过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应该回来,不如等他们一等。

    于是便在8188房间外等候,过了半个多小时,拐弯处有脚步声响起,赵红兵以为是齐科长他们回来了,等人转出来才发现不是齐科长,但也是熟人。

    “赵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来人一男一女,正是赵红兵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两位广东客商,其中那黄姓男子也看到赵红兵,惊喜地问着。

    赵红兵堆起热情的笑容,和两人握手,笑道:“黄经理,王经理,真是巧啊,又遇到你们两位。”

    黄经理高兴地说道:“真是太有缘分了,我相信遇到赵先生肯定会有好运,王经理,这次咱们的目的一定能达成。”

    他的同伴就是那位惊艳四座的美女,姓王名琪,看起来比较矜持,但是对赵红兵这个帮自己找回钱包的恩人还是比较热情,微笑道:“赵先生,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赵红兵问道:“两位也是在天虹宾馆下榻?”

    黄经理摇头说:“并不是,我们住在海城宾馆,这次来这里是来找几位领导,希望他们能给我们解决一些货源。”

    赵红兵看王琪的眼神落在8188门牌,恍然道:“你们来找的不会是长安站的齐科长吧?”

    黄经理和王经理对望一眼,齐齐看向赵红兵,黄经理有些激动道:“赵先生认识齐科长?真是太好了,你一定要帮我们好好介绍一下。”

    王琪看同伴有些失态,不好意思道:“赵先生勿怪,黄经理这几天愁得都没有睡好觉,你不要怪他。”

    “怎么会!”赵红兵笑道:“两位是来找齐科长办事的吧,巧了,我也是来找他的,不过他们可能去了订货会,一直没有回来,咱们一起等吧,看时间应该快了。”

    黄经理还想试探,问道:“赵先生和齐科长是朋友吧,你们是不是一个地方的,听着口音有点像。”

    赵红兵心里对这个黄经理有点不感冒,但神色没有表现出来,淡淡道:“黄经理猜错了,齐科长是陕省人,我老家是晋省,倒是挨着,但不是一个地方。”

    黄经理听了,反而更有喜色,这个赵先生看样子年纪轻轻,不像是做生意的,既然不是生意人,但又来找齐科长,**不离十,两人肯定有交情,得想个办法让他帮自己一把。

    黄经理眼珠咕噜噜转,想着小心思,赵红兵却不想理他,对王琪笑道:“上次王经理给我名片,贵公司在广州,但我听王经理的口音好像不是东广人?”

    王琪美眸流转,嫣然笑道:“不错,我是杭城人,在广州上的大学,毕业后就在当地找了工作。”

    赵红兵心想原来这位王小姐的年纪比自己要大,大学毕业出来上班,还做到经理级别,年龄最起码应该在二十四五以上,正是女人的黄金年纪。

    赵红兵说:“有王经理黄经理这样的精英人士,贵公司一定实力雄厚,不知贵公司主营什么?”

    黄经理插嘴道:“赵先生,我们辉煌公司是一家实业公司,经营五交化、建筑工程、酒楼业务,请多关照!”

    听到五交化和建筑工程,赵红兵心中一动,也没有埋怨黄经理的打岔,问道:“贵公司还经营五交化和建材?请问你们需要一些什么品种,需要多大数量?”

    王琪抢先道:“只要是建筑上需要的,我们都经营。实际上我们公司是挂靠在广州当地一家国营房地产公司旗下,所以经营的许多货品都和房地产开发、建筑建材有关。”

    不知怎么回事,王琪很喜欢和这个谈吐自然大方的年轻人交谈,他有一种让人安定稳重的风度,让人不由心生亲切之心。

    “那你们一年的销货额有多少?”赵红兵问道

    这次又是黄经理抢答:“我们一年要做八百多万的业务。”口气很自豪。

    赵红兵说:“那你们的生意做得很大。”

    听到一年营业额只有八百万,他暂时熄了要和他们谈谈生意的念头,还是待会看一看齐科长的意思再说。

    三人就这样聊着,不知过了多少时间,齐科长三人终于回来了,黄经理犹如见到皇帝的小太监,大老远就跑去迎接。

    一见到黄经理,齐科长便沉下脸,不耐烦地摆手:“怎么又是你,不是说了合同不可能给你们吗?”

    黄经理脸色尴尬,想说什么也说不出口,幸好王琪赶了过来,嫣然笑道:“齐科长,还有两位领导,生意的事先不急,今天我们来此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请领导们吃顿饭,感谢各位一直以为对我公司的关照。”

    这话说得漂亮,王琪又是大美女,齐科长的脸色缓和下来,说道:“吃饭就免了吧,我知道你们以前一直和站里批发部的岳科长打交道,这次出来时他也说过你们的事,要是能照顾,肯定要照顾。只是这次形势太严峻,我们站里的计划都没有采购完,哪有精力顾得上你们,希望你们还是找找其他门路吧。”

    王琪和黄经理听了,都是一脸失望,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齐科长三人也看到了站在门前的赵红兵,赵红兵已经先一步走过来,打招呼道:“齐科长,孟叔,蔡哥,我来看你们了。”

    齐科长对赵红兵印象很深,而且非常欣赏他见义勇为的行为,顿时换了副脸色,哈哈大笑道:“原来是赵经理,哪阵好风把你吹过来了。”

    说完,又联想到什么,看看身后的黄经理二人,问赵红兵:“你们一起来的?”

    赵红兵澄清:“不是,这两位相信你们有印象,在火车上丢失钱包的失主。今天我来找你们,在门外正好碰到。”

    齐科长哦了一声,亲热地拉住赵红兵,说:“进屋再说,待会不要走了,一起喝酒去。”

    开了8188的门,几人进去后,那黄经理也是脸皮厚,竟然不请自来也挤了进来,倒是王琪有些顾忌,没有跟进去。

    齐科长还真拿黄经理没辙,这事也是复杂,本来上两次订货会站里派的是批发部的岳科长出来订货,那岳科长不知怎么就和对方公司扯上了关系,可能帮忙批了一些货,这一次岳科长没有出来,站里派了自己,这两人又找了上来,本来碍着岳科长的关系,帮他们批一点也无妨,顺便还能为公司创收,但世事难料,现在站里的计划都没有完成,哪儿还顾得上他们。

    齐科长只当黄经理不存在,热情招呼赵红兵在充当会客室的外间坐了,小蔡给倒了水,老孟进了洗手间上厕所。

    赵红兵还有其他事办,也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和齐科长说道:“老哥,这次我是来寻求你们帮助的,不过说起来,这件事应该是互惠互利,对你们站也有好处,不知三位领导能不能帮帮忙。”

    齐科长笑道:“你说,我先听听。”

    因为有黄经理在,赵红兵也不想往深里说,相信这些门道齐科长这个老江湖应该都明白,于是简单说道:“我们物资公司帮几个客户订了一批货,已经和海城公司谈好,只是现在的形势你们也清楚,大家都望着海城这口大锅想捞饭,要是直接给我们批,他们也没法和其他人交代,因此想过一下中间环节,借用贵站的平台走一下合同,不过请放心,这笔合同是额外特批的,不会算入长安站的订货指标里。”

    这话说完,齐科长、小蔡、黄经理都有点发愣,这次订货会的情况都有目共睹,能走通海城站的关系,那可不是一般人,没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如此神通广大,海城站不仅特批,还帮着给出主意,真是了不得。

    齐科长心里有些感慨,火车上结识,本以为是萍水之缘,这次见面,他先前有些猜测赵红兵的来意,不外是有求于自己,也想着只要不是难办之事,帮他一把无妨,毕竟对眼,有一份好感,没想到赵红兵出口是这样的事,着实让他震撼。

    齐科长苦笑:“赵经理,你才是真佛呀,还说什么请求帮忙,你连海城站的关系都能打通,我们长安站自然是马首是瞻,你具体说说怎么操作?”

    旁边小蔡也道:“赵经理是真人不露相,要早知道你有这样的门路,我们齐科长也不用差点急白了头,现在长安站还差几百万货量没有完成,赵经理能不能给说说话?”

    赵红兵没想到求人反而被求,小蔡的请求他没有把握,实际上他自己有多少能耐他自己最清楚,齐科长等人猜想的神通广大根本和他搭不上线,如果不是精心策划再加上抓对时机,恐怕自己的生意都没得做,何谈帮别人。

    不过他有一个做人的原则,也是前世做生意总结出来的一套为人处事的道理,那就是能帮助别人的时候,一定不要吝啬,尽量去帮忙,尤其是别人求上门的时候,不管你能不能帮上,不要直接说拒绝的话,太伤人。

    赵红兵心里是真没底,表情上很为难,不过还是无奈点头:“这事我尽量去争取,但是人家领导给不给面子,我就不敢保证了。”

    有这句话,齐科长已经很高兴,重重拍了赵红兵一下肩膀,大笑道:“好哥们,不管成不成,听了你的话老哥就高兴。说吧,要我们怎么操作,一定给你把这件事办好。”

    赵红兵看了一眼黄经理,没有细说,齐科长领会其意,对小蔡道:“怎么招待客人呢,你带黄经理到隔壁房间坐一坐。”

    小蔡连拉带推将眼巴巴望着赵红兵和齐科长二人的黄经理赶出房间,赵红兵这才说:“海城站的领导也说了,不能白让长安站忙乎,这次的超额量大概有一百万,到时候提合同金额的百分之五给站里留下做利润,齐科长你看如何?”

    因为要帮齐科长他们说话,赵红兵临时改变了主意,将八个点扣成了五个点。

    齐科长是老江湖,这样的操作也做过几次,想了想道:“六个点吧,这样我和站里好交代,兄弟你说呢?”

    “可以!”赵红兵很痛快,马上敲定合作,然后嘱咐道:“这事我觉得你先和站里领导汇报一下,取得一把手领导的同意咱们再做,免得到时候横生枝节。”

    赵红兵前世和国企打过不少交道,最头疼的就是官僚主义作风,一件本来很正常的事,如果没有得到主管领导的拍板同意,即便你做得再合规合理,中途也能给你挑出不少刺来,而如果提前得到领导的同意,即便中途再有波折,也不用担心,一定会有个完美的结果。

    和长安站打交道毕竟和王科长推荐的江城站又不同,江城站有王科长背书,相信这样的操作他们已经进行过多次,一般不可能出差错,而长安站不同,即便齐科长同意,但要是货款打到站里后,突然发生变故,那可就麻烦了。

    听了赵红兵的话,齐科长笑道:“兄弟想得周到,我肯定是要提前汇报的,这事是好事,相信领导一定会同意。”

    齐科长是真心想促成此事,不只是为帮赵红兵,这同样也是一个和海城站拉近关系的途径,因此没有回避赵红兵,当场就用宾馆电话给站里领导打了电话。

    果然,领导听到这样互惠互利、最重要是能帮海城站一个忙的事情,根本没有多考虑,直接就在电话里下达命令,要求齐科长全力配合对方,圆满完成这件临时任务。

    谈好事情,两人心情愉快,齐科长道:“待会别走了,老哥请你喝酒。”

    赵红兵正待说话,小蔡走了进来,一脸为难道:“齐科,你看辉煌公司的那两人怎么办,要不……随便给他们一点小合同?”

    小蔡竟然替对方说话,齐科长和赵红兵都有些惊奇,齐科长黑了脸:“说什么胡话,谁给你灌**汤了?”

    这时小蔡身后,王琪走了进来,嫣然笑道:“两位领导,不要为难蔡经理,都是我的主意,他是被我推进来的。”

    齐科长对着王琪发不了脾气,无奈道:“王经理,这次真的帮不了你们。”

    “话不要说得那么绝对嘛。”王琪用撒娇的语气说着,让人生不起气,她的手里提着几个漂亮的袋子,说道:“刚才我看几位领导回来的时候没有带水杯,特意下去到商场买了几个杯子,美国进口的保温杯,齐科长你看看满意吗?”

    说着,王琪将袋子里的保温杯拿出来,非常精致,一看就是高档货,这个女人很会办事,竟然多买了一个,连赵红兵的都有。

    赵红兵推辞:“王经理,我就不需要了。”

    “那不行!”王琪美眸白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赵先生是真人不露相,我看我们的事情最终还得拜托在赵先生和齐科长身上。”

    赵红兵一听,就知道那个黄经理肯定将听到的东西告诉了王琪,美人的撒娇很受用,不过这个事情他还没有想好,毕竟对方和齐科长认识,赵红兵先前刚说过自己有客户,转眼就把货给了辉煌公司,这不妥。

    当下,赵红兵不为所惑,微笑道:“好吧,今天算是沾了齐科长的光,多谢!”

    齐科长和小蔡老孟也收下了保温杯,王琪又说:“今天是适逢其会,刚才蔡经理说到同车之缘,现在又聚到了一起,真是天大的缘分,不如由我做东,大家一起吃个饭,行吗?”

    大美女柔语相求,杀伤力堪比重量级武器,不要说齐科长等人,就连赵红兵都不忍拒绝,最后还是被王琪硬拉着下了楼。

    天虹宾馆有豪华的宴客厅,包房装璜得富丽堂皇。齐科长这些商业大站出来的,向来目空一切,不是一般人能请得到的。从客房到餐厅包房落座,他们三个人却不似往常洒脱,一个个循规蹈矩,正襟危坐。女人哪女人,有时候能够令男人完全变样!赵红兵暗自感慨不已。

    两名服务小姐为客人摆好茶盏,铺好餐巾。一名身着黑色西装的部长从柜台上拿了两本菜单,递过来。

    王琪接过菜单,先递给齐科长,又递一本与赵红兵。赵红兵客气地将菜单转递给老孟小蔡。老孟和小蔡也不是点菜的料,又递回给黄经理。

    齐科长一副行家里手的样子,先不看菜单,直问:“你们这里最低消费多少?”那部长一手执菜单簿,一手握圆珠笔,微笑着答道:“最低消费380。”

    齐科长又问:“服务费怎样收?”

    “百分之十的服务费。”那部长一直微笑着,业务十分熟练,礼貌恭敬。

    王琪道:“请问你们这里的招牌菜是什么?”部长答:“我们宾馆的招牌菜有秦王喜、玉环鱼、贡使乐、贵妃争宠、霸王别姬、丹凤朝阳……”王琪又问:“有什么好酒?”部长答道:“贵州茅台、五粮液、古井贡、剑兰春,所有名酒我们都有。”“洋酒有没有?”“轩尼诗、马爹尼、人头马XO、路易十四……”

    王琪满意地点了点头,说:“赵先生、齐科长、孟经理,蔡经理,能与各位领导相识,十分荣幸。今天我们相聚海城,我做个东道主,如果点的菜不合诸位口味,请多多包涵!”

    包括赵红兵在内,众人被王琪刚才问菜问酒的气势吓了一跳。这时齐声道:“王小姐随意一点,不要客气。”

    王琪从黄经理那里拿过菜单,翻了翻便对那部长道:“秦王喜、玉环鱼想来是皇帝和贵妃吃的东西,又是招牌菜的头两位,一定不错的。再要一个清炖甲鱼,要大盅的。一个清蒸老虎斑,一个明炉桂鱼,九节虾椒盐开鞭,羔蟹煮过霜萝卜,木瓜鱼翅,蒜茸象拔蚌,龙虾生刺,芥沫要日本进口的。虾头熬粥,喝完酒再上来。再上两个清淡一点的蔬菜,豌豆苗、萝卜苗最好,上海青也行。两瓶人头马XO。对了,再来两条大中华。”

    赵红兵开玩笑道:“王小姐,太奢侈了,我们食之有愧啊。”

    齐科长也道:“去几个菜吧,洋酒就不要了,改成普通的剑兰春?王经理,说实话,你们的事我真的无能为力。”

    王琪笑道:“齐科长不用过虑,贵公司有难处,我们绝不会强要一分货,你们尽管放心。吃好喝好后,我陪大家跳舞,寻个开心而已。”

    齐科长反而真的内疚起来,说道:“要不你们再多等几天,等我们的采购任务完成,我和站里协调一下,看能不能给你们先批一些。”

    王琪嫣然一笑,惊人的美丽让在场诸位男士心中皆是一跳,只听她笑道:“齐科长何必为难,其实我有一个办法,既可以让齐科长不用为我们伤脑筋,又可以解决赵先生的问题。”

    赵红兵心说来了,但也没有出口打断,只笑吟吟地看着对方。

    齐科长一听王琪说到可以解决赵红兵的问题,便也明白了她的意思,有些为难地看了看赵红兵,说道:“这个,这个要看赵经理的意思了,毕竟这笔货是他的,我这边……当然没有问题。”

    赵红兵知道,王琪那娇妍美丽羞花闭月的魅力是任何男人也无法抗拒的。这不,齐科长已经沦陷,毫不犹豫就将自己卖了,不过王琪想要拿下自己,恐怕没这么简单。

    赵红兵故作不解道:“两位打得什么哑语,我怎么听不懂?”

    一直不说话的黄经理终于忍不住插嘴:“赵先生,你可要帮我们呀,我听到你手里有一笔货,这笔货一定要给我们,价格可以商量。”

    这家伙可能先前被王琪训了,老实了半天,还是忍不住多嘴的毛病,又开口。

    赵红兵皱眉,仿佛一副恍然的表情,说道:“原来两位是打我货的主意,这就有点不地道了吧。”

    齐科长圆场道:“赵经理是公司委派的负责人,他也有难处。不过话说回来,我看王小姐公司很有诚意,赵经理也可以考虑一下嘛。”

    赵红兵苦笑:“老哥,我记得先前和你说过,公司已经有客户,这样绕过他们不太好吧。”

    黄经理又忍不住开口:“他们多少价格拿的,我们愿意出更高价格,做生意最重要是求高利润嘛。”

    赵红兵笑了笑,吊吊胃口果然有好处,但不能马上急切地答应下来。其实货给谁无所谓,关键看价格,先前几个客户订的只是意向,赵红兵不会先绝了客源,但赵红兵就想逗逗王琪,想看到她在自己面前无措的样子。

    赵红兵的表情还是不为所动,说道:“黄经理有一句话说错了,我觉得做生意最重要是诚信。”

    王琪瞪了黄经理一眼,让他闭嘴,然后对赵红兵露出温柔的笑容:“赵先生,我们绝没有打主意的想法,货卖不卖给我们,全凭你做主,即便你不愿意,我们还是朋友,今日这顿饭不要再谈生意了,难得相识相逢,咱们要快乐高兴。”

    赵红兵这才表情缓和下来,淡淡道:“王小姐说的不错,今天不谈生意。”

    王琪有些失望,但还是很快展颜一笑,说道:“赵经理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佩服。”

    正说着,菜端上来。大家你来我往地敬酒,气氛开始热烈,不知不觉快到八点钟,菜吃到差不多,酒也基本到位,王琪道:“今天高兴,咱们去跳舞,黄经理带大家先去舞厅,我换身衣服,随后就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