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两百万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十三章 两百万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听说还有问题,赵红兵心中咯噔一下,暗暗祈祷不要是什么麻烦事。

    只见王科长沉吟片刻,说道:“我和赵科共事多年,深知他的为人,你如果不是值得帮的人,他绝不会帮你,所以这一次他难得开口,这个忙我一定要帮。再说你小子喝酒对我脾气,以后想找你好好喝一顿,这个忙也非帮不可。”

    赵红兵笑笑,没有说话,知道他还有下文,王科长顿了顿,说:“帮有帮的道理,帮有帮的讲究,如果是顺手人情,我这里以市场价随便批你三五十万货,相信也没人说什么闲话。但是三五十万管什么用,要是我这么做,别说赵科那里没法交代,我老头子也白吃了你一顿好酒,你背后不拿唾沫星子把我喷死!”

    赵红兵笑,连忙说:“我哪儿敢,您老就是不给我货,还是我长辈,想要喝酒我还得随时奉陪。”

    王科长笑骂:“嘴巴会说,别到时候拿毒酒侍候老头子。行了,我知道你的心意,就拿我和赵科的交情,也不能随便敷衍你。我是这么考虑的,货可以给你多点,但不能走海城公司的合同,我和江城站的白科长关系很熟,明天打个招呼,以江城站的名义多订一部分,这一部分超额是海城站给你的,你到时候给江城站留几点利润,然后将货提走,这样和海城站没有直接关系,不那么招人非议。”

    赵红兵心念电转,已明白了其中的关卡,飞快计算出自己的得失,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说道:“王科,这么一来,利润白白给了江城站,我们费了半天劲,最后也留不下多少。”

    王科长说:“跟我还打马虎眼,你即便是从二级站拿货,最后还是有利可图,只是赚多赚少的问题。红兵啊,海城站树大招风,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也要理解我们身上的压力和难处。”

    赵红兵当然是故意做作,听到王科长的话,沉思半响说:“那您老能给多少货?”

    王科长说:“一百万怎么样?”

    赵红兵脸垮了下来,愁眉苦脸道:“我的王叔,江城站起码订几个亿的合同吧,您这超额也太少了,再说要过江城站的手,他们雁过拔毛,我们只能求点薄利,因此量要上不去,我这次可算是白跑一趟。”

    王科长问:“怎么说?”

    赵红兵给他解释:“实话不瞒您,我们物资公司也是和私人老板订的合同,这些货最后都是要倒给他们。合同订的是阶梯价,货越多价格才能起来,要是量不多,除了给江城站的利润,再抛去各环节开支,真的剩不下几个。另外我还有个小心思,这笔生意要是做成了,想给王科、曾经理你们意思一下。”

    王科长一听就沉下脸,说道:“什么意思一下,我们还用你意思?正常的生意往来,能支持的肯定会支持你,再说还有彼此的交情。”

    赵红兵忙道:“对,对,您老教训的对,是我说错话了。”

    王科长这才脸色缓和起来,说:“当然,你们的难处也在情理之中,是应该考虑。一百万少的话,这样吧,可以再加一百万,两百万这是上限了,不能再多,要知道其他省市都盯着,不可能突然给江城站增加这么多,而其他站没有。”

    赵红兵敏锐察觉王科长的语气有松动,试探道:“您看这样行不行,我与西安站的齐科长认识,如果得到他的同意,能不能给西安站拨一点,我们再从西安站拿货。”

    赵红兵是这么想的,虽然他和齐科长只有一面之缘,不过挺谈得来,再说这事是互惠互利的事,西安站过一下合同就能赚几点利润,他们应该也愿意。

    王科长皱起眉头想了想,苦笑道:“你小子厉害,就这死缠烂打的功夫,是块做生意的料。好吧,你要是和他们谈好,我想办法再给西安站批一百万,不能再多了,也别再给我出其他鬼主意,就这么多。”

    赵红兵心中飞快计算大概的利润空间,觉得差不多了,于是不再纠缠,笑道:“还是王科够朋友,您的好我记在心里了,就这么说定,您老再给我合计一下怎么操作,我待会联系一下我们公司的客户,具体敲定需要的货品。”

    王科长看他几百万的生意好像很轻松的样子,不放心道:“先说好,一定要给江城站打来货款,这边才能发货,不见钱这笔买卖就算黄了。”

    “那是当然。”赵红兵笑道:“王科放心,我亲自盯着,一直催到公司将货款打来才出合同。”

    王科长这才放心,感慨道:“看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几百万的大合同好像也不当回事,83年我还在印刷厂的时候,一个领导就因为几万块的合同出了问题,锒铛入狱,你知道判了多少,整整12年。”

    赵红兵道:“担心什么,人家私人老板都放心先将钱打给你们,你还担心被骗?不过也是,响当当的国营大单位,招牌还是很亮的,又赶上物价飞涨,不要说先打钱,你们现在要是宣布,随便谁都可以来订货,估计排着队打钱的人能从这里排到黄浦江。”

    王科长摇头苦笑,当着他的面给江城站供应科白科长打了电话,简单说了赵红兵的合同,听得出来他们不是第一次操作这种事,关系也很熟,很快就说好,但是江城站胃口挺大,直接要了合同额的八个点。

    王科长做了个八的手势,用眼睛询问赵红兵是否同意,赵红兵一咬牙,点点头,心甘情愿被狠宰一刀,他想得很明白,虽然江城站要价狠,但能通过这次的生意搭上江城站的关系,并且巩固与王科长等人的交情,这是值得的。

    挂了电话,两人又闲聊了一会,赵红兵告辞离开,他出来后,先去了罗抗美的办公室,借用那里的座机给林老板的办事处打了个电话,因为人多嘴杂,电话里也不好细说,只问到林老板还在,赵红兵让林老板等他一下,他马上过去详谈。

    林老板可能已经从电话里听出赵红兵的语气,知道这笔生意有谱了,这一次接待非常热情,亲自领着他到了自己房间。

    赵红兵坐下后,林老板又将自己的司机叫了进来,说道:“精仔,把我珍藏的好茶拿出来招待赵经理。”

    精仔答应一声,从大茶几下拿出一个玻璃电炊壶,煮上了水。林老板陪赵红兵坐在沙发上,闲聊了几句。

    一会儿,水已煮沸,烫了茶杯,泡上了铁观音。精仔沏好茶,对赵红兵说:“赵经理,来尝尝我们家乡的茶!”

    赵红兵上一世也是爱茶之人,不过平时喝惯的是绿茶,对功夫茶却是甚少了解。喝了一口,觉得入口有些苦涩,回味很是香甜。赵红兵自嘲道:“在内地都是喝一些绿茶,对功夫茶我是门外汉。”

    精仔说:“这是我们老板专门招待贵客的,极品铁观音,五百多块钱一斤。”

    林老板用眼色止住精仔,说:“让赵经理见笑了!”

    赵红兵笑道:“谢谢林总,虽然还没有品出茶的好坏,林老板的这份诚意我是感受到了。”

    林老板十分满意地道:“赵经理不愧是国营单位派出来的精兵干将,谈吐大气,坦坦荡荡!”

    两人客套几句,进入正题。赵红兵说道:“我这次前来,是给林总带来一个好消息,你要的五金货源已经谈妥了,价格方面我们进行了最大努力的争取,应该是以二级商业站的合同价拿货。”

    这个好消息并没有让林老板太惊喜,他的脸上稍微多了丝微笑,淡淡问道:“不知有多少货?”

    赵红兵暗暗佩服对方的沉稳,说道:“林总能吃下多少?”他反将一军,显示自己的实力。

    林老板脸上又多了一丝喜色,看似漫不经意地道:“可能赵经理还不清楚,我们昌盛贸易在深市是一家非常有实力的公司,尤其是五金建材销售,今年的销售额至今为止已经差不多有一千五百万,年底突破两千万绝对没问题。”

    赵红兵并不为所动,说道:“看来林总的生意确实挺大,但销售额毕竟不等同现金流,我实话实说,这一次我们的合同量会比较大,如果林总资金有困难,可以提前说,我们将会同时引入其他几位有实力的生意伙伴,共同吃下这批货。”

    这下林老板不敢怠慢了,小心问道:“赵经理手里有一百万的货?”

    赵红兵笑笑:“如果林老板资金到位,可以分给你两百万。再多的话……毕竟我们还有其他客户要照顾。”

    林老板终于大喜,兴奋地一下站起来,说道:“赵经理的话当真?”

    赵红兵说道:“林总和这些国营大站打了很长时间交道,应该知道他们的办事风格,只要你能打进货款,那么提货肯定不是问题,就怕人家不要你的钱。”

    “对对,赵经理说的太对了。”林老板兴奋不已,喜道:“赵经理可算帮了我一个大忙,不瞒你说,这次的订货会实在出人意料,我走了几个关系,只订了不到一百万货,离公司的下一季度的需求还差两百多万,这几天可愁坏了,要不是赵经理突然出现,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赵红兵道:“林总先不要激动,咱们再谈谈价格。”

    林老板哈哈一笑,说:“对,对,看我高兴坏了,把最重要的给忘了。”

    说到底,生意成不成,还要看价格,事实上林老板跑了几天订货会自然不是有钱买不到货,而只是价格谈不拢,或者是货量太少,赵红兵一出手就是两百万,货源是没有问题了,就不知道价格如何。

    林老板试探道:“上次我们提到在合同价基础上浮十个点,不知道赵经理是否能接受?”

    赵红兵摇摇头,说道:“林总,这几天我也略微打听了一下,你们平日从海城仓库提货的价好像不止十个点,怕是三十个点都有了吧。这还不算那些中间环节的打点,要是全算上,实际价估计更高。”

    林老板苦笑:“赵经理的消息很灵通,但是现在的情况毕竟不同了,合同价已经暴涨了一番,接下来的价格到底如何,谁也拿不准,如果再以那么高的溢价拿货,我们公司根本无法承受风险。”

    赵红兵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我提议一个价格,如果林总觉得可以,那我们就合作,如果无法承受,那我也不勉强,只好交给其他客户。相信林总也清楚,这些天到底有多少企业在等待拿货。”

    林总感受到了赵红兵的坚决,这更让他心里没底,毕竟他不清楚赵红兵手里到底还有多少客户,因此想了想,主动说道:“20个点,合同价上浮20个点,再多恕我真的无法接受。”

    赵红兵端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茶,在林老板焦急的等待中,放下茶杯,微笑道:“好!就这样说定,但是必须先交货款,钱直接打到商业站的账户。”

    林老板松了口气,才发现大汗淋漓,犹如打了一场恶战,他不放心地再次与赵红兵确定:“赵经理,必须是两百万货,咱们说好了,不能中途反悔转给别人。”

    事实上赵红兵并没有这样的打算,一方面是诚信,另一方面,前次跑客户他已了解这些客户中林老板算比较有实力的一位,最关键是他要的是相对不太紧俏的五金货品,这是赵红兵能拿出来的货源,能赚到手的钱才是钱,所以赵红兵并不贪心,利利索索地搞定第一桶金是最重要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