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花钱如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十一章 花钱如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第二天,赵刚将赵红兵叫到了供销科办公室,给他认识了几个科领导。

    分别是供销科副科长王科长,家电组张经理,交电组王经理,以及负责五金和化工两个组的曾经理。

    赵刚介绍了赵红兵,说:“这是我侄子,从小看着长大,人聪明灵活,办事还算可靠,这次是从晋省物资公司过来负责采购合同,大家有机会多照顾一下。”

    赵红兵带着亲热的笑容,马上敬烟,大家都是老烟枪,接过烟便开始吞云驾雾。

    矮矮胖胖的王科长笑道:“小伙子不错,那天在门外看到我便寻思,这人一定是赵科的晚辈,面貌上带着三分神似。”

    张经理也说:“是是,小赵年轻有为,大有赵科风范。”

    交电组的王经理是个半老头子,干瘦干瘦的,不太爱说话,只带着笑容点点头,五金化工组的曾经理便道:“晋省是资源大省,矿山设备采购大,对我们海城的产品需求一直很旺盛,谢谢你们的支持。如果你们物资公司有什么特别要求,也可以提出来,大家互相支持嘛。”

    曾经理年纪最轻,但最会说话,说出的话就是有水平,他一说完,跟屁虫一样的张经理便又说:“对对,不要说照顾,互相关照,互相关照嘛。”

    赵红兵深知做生意要有一股气势,不能让人看轻了,尤其是初次见面,因此他并不着急透露目的,也丝毫不露有求于人的谦卑,微笑道:“这次受公司委托,前来海城采购,订货是一个目的,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目的,公司领导想了解一下海城的发展现况。众所周知,我们晋省是内陆身,经济不太发达,而海城在近代一直处于发展变革的潮流前线,是我们学习的对象,因此本人这次来,也是带着取经的目的,希望各位领导不吝指导,让我学习一下海城公司的优秀管理经验。”

    王科长看着他侃侃而谈,毫不怯场,心中倒有些怀疑之前的判断,他先前以为这只不过是赵刚老家来的穷亲戚,想要通过赵刚的门道赚些小钱,不过现在看来,这年轻人恐怕真有些来头,要不然赵刚会郑重其事地将他介绍给众人?

    当下,王科长热情起来,对赵红兵说道:“晋省我年轻时去过,是个好地方,还记得一首歌是怎么唱来着,挺好听的,对,人说山西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是不是?”

    赵红兵说:“对,是郭兰英老师唱的山西好风光,我爹娘也挺喜欢的。王科一看就是去过很多地方,阅历丰富的前辈。”

    曾经理笑道:“王科长在西疆当过兵,还跟着三线工厂走遍了东北三省,后来又当采购,满世界跑,他会说十几省方言,厉害的很。”

    赵刚抽了根烟,扔给刚吸完上一根的王科长,笑骂:“跑遍天下是不错,就是染了个老烟鬼瘾,不瞒你们,我最怕这人进我屋子,进来准没好事,讲完工作还不忘顺根烟去。”

    众人哈哈笑,王科长胖脸上一脸委屈:“赵科,兄弟们跟你卖命干活,年年评优秀,一根烟都舍不得呀,我心里太伤心了。”

    众人看得装委屈装得逼真,又是一阵笑,赵红兵趁机说道:“卖命干活也得吃饭,今日我做东,我请各位领导到沪城酒店喝一顿,俗话说烟酒不离家,我个人总结啊,这吸烟不喝酒,总是有点不得劲。”

    曾经理是个机灵鬼,他早就看出赵刚的用意,帮衬道:“小赵你莫不是哥哥肚里的蛔虫,怎么知道我今天想喝酒?去去,正好几天没喝了,大家累了半个月,今天正好聚在一起,去好好喝一顿。”

    张经理说:“对对,忙了这么多天,正好放松一下,大家都去。”

    王科长沉吟道:“小赵是远方客人,怎么好意思让他请客,赵科,我提议这一顿大家凑份子吧。”

    赵红兵忙道:“您老别,正因为我大老远来,头一次请客,这代表我的诚意,不能不给面子呀。再说你们都是伯父的同事,说起来都是自家人,这客我请的高兴,王科你就别说了。”

    王科长笑,赵刚也道:“听到了吧,这小子钱多得瑟,让他请,待会别客气,往死里喝,别给他省钱。”

    赵红兵又给大家敬烟,等大家点上烟,装作想了想,又说:“不如把科里同事和各组业务员都叫上吧,统共也没多少人,凑个热闹,反正我伯父下了命令,今天要吃穷我,不达目的不罢休,我还不如趁早如了他愿。”

    大家又是笑,赵红兵的提议正和诸人心意,这年代某些单位的风气还没有彻底坏掉,什么贪污成风**成堆还不多见,像五交化公司这样的油水单位,大部分时候也就是吃吃喝喝,有这样的好事领导一般也会照顾下面的人,这就叫好领导。

    王科长道:“看来小赵是有备而来,这架势是不是要掂量一下我们供销科的酒量?”

    赵红兵说:“不敢,不敢,我那酒量不足一提,哪敢在真人面前献丑,各位领导,先说好了,今天都是你们的人,喝起酒来可不要欺负我这个外来客,要不然喝醉了可没人结账。”

    王科长看他说得不敢,但神色却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不禁意动,要说这个老王,一辈子奔波,也没什么别的爱好,唯独爱喝点酒,而且不喝则已,一喝就要喝到尽性,偏生他酒量太大,不要说供销科,就连整个五交化公司都找不出一个能陪他喝一喝的对手,让老王平日颇是有一种独孤求败的怅然,这时看赵红兵人高马大,又豪气地想要请整个供销科人员喝酒,看来是已经做好打一场硬战的准备,老王精神大振,暗暗期待赵红兵不要银样镴枪头。

    酒局谈妥,赵刚让曾经理去下面通知其他人员,几人又闲聊一会,赵红兵告辞先离开。

    从五交化公司出来,他先去了仓库那边找狗哥,狗哥早已等候多时,一见到赵红兵,便说道:“赵先生,我给你找了23家办事处,都有联系方式,只是不知道他们的采购人员还在不在海城。”

    说着,递来一张写满字迹的硬纸片,看纸片的样子应该是从仓库纸箱上撕下来的。

    赵红兵看了一下,有公司名称,有办事处地址,有联系人称呼,还有一些有电话和拷机号码,这个狗哥办事很用心。

    唰唰又掏出两百块交给狗哥,赵红兵说:“狗哥,你继续给我找联系方式,只要是从海城仓库拿过货的私人老板,我都要。另外从这里面拿五十块买烟,分给兄弟们抽。”

    狗哥见他做事豪气,也是高兴道:“赵先生放心,只要他们派车来提货,我一定死缠烂打留下联系方式。”

    “不必勉强!”赵红兵道:“有些实在不愿意留的不要强留,咱们做的是买卖,买卖自愿,强扭的瓜不甜,强来的生意也做不好。”

    狗哥连连点头,赵红兵又交代几句,然后离开。

    等到中午,赵红兵带着大国先去了沪城酒店,他在这里先预定了一处包房。

    沪城酒店是海城新开的一家三星级酒店,在这个时代已称得上富丽堂皇,用来请客吃饭绝对不掉价。

    等到时间差不多,两人到了门口迎客。

    门口站着两位身材高挑的迎宾小姐,大国不时地偷看人家两眼,被赵红兵发现后踢了一脚。

    过了不长时间,赵刚领着十七八个人浩浩荡荡而来,赵红兵急忙上前迎接,迎宾小姐甜甜的声音说道:“欢迎光临,请到西塘厅。”

    一位迎宾小姐领着众人来到宽大的楼梯前,楼梯铺着又厚又软的红地毯,拾级而上,来到二楼。

    二楼入口的通道也一般铺着红地毯,两旁墙壁均是大理石装饰。一间一间的包房均用说不出名的木头装饰着精美的门框。门头以“无锡厅”、“苏州厅”、“太湖厅”、“绍兴厅”等风景地域命名。这二楼却是另一番景象,不似一楼那么冷清,每间包房都传出卡拉OK的声响与歌声。正是客人饭饱酒酣之时。

    中间有二十多米的一圆弧形座椅,那里坐着许多打扮妖媚的年轻小姐,这是新起的什么陪酒小姐,因为供销科众人中有三四位女士,赵红兵压根就没起找陪酒的念头,因此看都不看,径直跟着迎宾小姐到了西塘厅。

    推门进去,一个二十多岁的服务小姐站在门口,不停地说着:“欢迎光临!”里边非常大,灯火辉煌,墙壁装饰着很精美的字画,地下亦是大理石铺就。墙端一排柜,柜上有台很大的彩色电视机,电视机两端有两个几个喇叭的大音箱。厅中央是两台大圆桌,圆桌上有个圆形大玻璃盘,白色的台布上,有很多双纸套筷子和洁白耀眼的杯碟、玻璃酒器等物,摆得煞是干净整齐。两台圆桌周围是上十把高档红木椅子,椅背套着米色的套子。

    关上厅门,里边很是安静,根本听不到外边走道的吵闹声。

    要不是先前和赵红兵已经上来两次,而且一些招待礼仪已经排演过,大国估计这时脚都不会迈了,还好事先有准备,这时还能硬着头皮,和赵红兵一起招呼众人落座。

    服务小姐很麻利地给各人斟上了茶水。那服务小姐问:“可以上菜了吗?”

    赵红兵问赵刚:“伯父,人都到齐了没有?”

    赵刚说道:“有两位同事家里有事,不能来,就这样吧,基本都到齐了。”

    赵红兵吩咐小姐道:“可以上菜了。”

    服务小姐走到门口,对外面招呼:“可以上菜啦!”看来赵红兵早已一切安排妥当,赵刚心里点头,这个侄子办事有一套。

    服务小姐走到赵红兵跟前问:“请问先生喝什么酒水?”

    赵红兵目光看向赵刚、王科长、曾经理等领导,问道:“大家喝什么酒水?”

    赵刚不置可否,他酒量一般,对喝什么没讲究,王科长想了想道:“男同志喝点白酒,女同志喝点葡萄酒。”

    赵红兵对服务小姐道:“先来五瓶高度茅台,两瓶中等档次的红酒。”

    服务小姐笑盈盈地答应着走出去。

    王科长笑道:“让赵经理破费了。”

    赵红兵道:“不算什么,不算什么!”

    曾经理道:“赵经理太客气啦!”

    赵红兵笑笑,从黑色提包里拿出一条香烟,说道:“别让大家空坐着,来,男同志们抽烟,不过有女士在场,想现在吸的就要麻烦劳动贵足,去吸烟室抽了。”

    曾经理帮他将烟分了,有两个实在憋不住烟瘾的便到隔壁吸烟室去,剩下的人挂着矜持的笑容。

    赵刚给大家介绍一下,众人都说赵经理年轻有为,谢谢赵经理的款待。赵红兵谦恭地连连称谢,风度自然而让人心生亲切。

    正说间,服务小姐等人端着菜肴、火炉等鱼贯而入,进进出出的一会儿就上了十多道菜,摆满了一大桌。赵红兵吩咐服务小姐再上十个菜,不够再上。

    大家见这个年轻人如此豪阔爽直,不觉对他增添几分好感,没了先前的拘谨。那些菜肴有碟装、有盆盛、有的还盖着盖,揭开后热气腾腾。十道菜里众人有五六道菜叫不出名儿。

    大国负责倒酒,等酒斟满后,赵红兵端起酒杯,说道:“赵某从晋省过来海城,得到了包括赵科长、王科长、张经理、王经理、曾经理以及其他各位领导的热情款待,非常感谢,因此今日寥备薄酒招待各位,希望大家吃好喝好,以后赵某免不了有些小事麻烦各位,希望大家多担待,多关照。我先喝一杯,表示敬意!”

    说完,赵红兵一仰脖子,痛快地喝完杯中酒,看的王科长十分心热,恨不得立马就和他大战一场。

    赵红兵喝完,赵刚端起酒杯,说道:“赵红兵是我的侄子,说起来大家都不是外人,我这个侄儿一身闯劲,这份精神我是佩服的,不过年轻人难免鲁莽,做事不太完善,以后他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你们说给我听,我来教训他。”

    赵刚喝了一口,众人急忙也端起酒杯,或多或少都喝了一点。

    王科长没有放下酒杯,直接对赵红兵道:“小赵,咱们碰一个,算是我个人对你的接风。”

    赵红兵没有丝毫迟疑,先给自己倒满酒,然后端起酒杯和王科长碰杯,说道:“王科,谢谢你的美意,我先干为敬。”

    说完,一仰头又是一杯下肚。

    王科长见他十分豪爽,大喜,也是一杯下肚,大声道:“好,好,我就喜欢小赵这样的直爽人,今天一定要喝个高兴。”

    然后张经理、王经理、曾经理也分别敬酒,开场白走完,赵红兵为了激发气氛,马上又让大国给众人斟满酒,然后开始走关,一圈下来,七八杯酒下肚,这还是几位女士只让他喝了半杯。

    这时,男同志们喝得少的也有两杯下肚,气氛终于开始活跃起来,所以说酒是生意场上不可或缺的好东西,有些话平时不能说不敢说,酒桌上一喝保管百无禁忌,大家谈兴渐浓,互相之间的关系也熟稔起来。

    这顿酒直吃了三个小时,最后王科长喝得酩酊大醉,而赵红兵更早已人事不知,他差不多喝了快两斤酒,虽然事前已做了准备,还是无法抵御如此多酒精的侵袭,好在还有大国,这次赵红兵没让大国多喝,就是让他最后收场结账,至于送别各位客人,只好劳烦伯父代劳了。

    总的来说,这顿酒喝得挺好,虽然并没有深谈什么,但目的基本达到,更难得是交了王科长这个酒友,一顿好酒喝下来,两人直如战友一般亲密,关系走近了许多。

    当然,这顿酒代价也不是没有,喝醉酒是小的,一顿饭花了一千多块,结账时大国险些惊得咬掉舌头,等赵红兵酒醒后他还一直唠叨:出来时带的钱不知不觉去了一半,可生意还没一点着落,这可咋办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