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请客吃酒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十章 请客吃酒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下午赵红兵没有再进会场,而是带着大国到了隔壁观察情况。

    会场的隔壁就是五交化公司的仓库,这是一座整整八层的高大建筑。仓库前,一溜停靠着几十辆挂着各地车牌的货车,十多个搬运工人忙碌着装载最前面的两辆车。常年的体力活计使得这些搬运工人肌腱发达,非常壮实。百十斤重的一捆圆丝,一个人轻松地从车下扔到车上,面不改色心不跳。他们有的人从仓库推出堆满货物的平板车,有的人从平板车上搬下货往车上装,有的人在车上堆码,井然有序。

    在车辆前面,站着采购模样的人,手握一支笔,站在车旁,工人搬完几件货,他便用笔在随货同行联上打个勾,意思这个品种装上了车。

    赵红兵的眼睛就是火眼金晴,稍微一打量,就看出这个买方委派的采购人员绝不是出自国营单位,心里便有些明白,这些在合同上标注卖给下级站的货品,估计已经被转卖到了私营或者个人手中。

    这是一个在这个时代非常普遍的现象,私营经济已经抬头,但得不到足够的尊重和地位,就拿隔壁的采购会来说,私营企业都没有入场的资格,更不用提那些推着小板车做生意的个体户。

    而蓬勃发展的私营经济要追求贸易和利润,那么只能使出一些灰色手段,比如和各级供销系统合作,挂靠在这些单位之下,将所赚取的大半利润留给单位,个人只能拿取一小部分。

    或者更有神通广大者,走通上层关系,从那些权贵手中拿批条,即便是被层层剥削的批条合同,所能拿到的货价也会低一些,这样就形成了供企业生存发展的足够利润。

    眼前的采购,可能就是一个私人企业委派的人员,但明面上不会留下蛛丝马迹,在合同上只会注明这些货品卖给了哪个商业站或者某个省的供销社,中间具体有多少倒卖,多少利益层剥,就没人清楚了。

    赵红兵蛮有兴致地看着,他的兴趣自然不在揭发这些不公平现象,事实上他也正准备成为倒爷一员,他的目的在于观察那些搬运工人以及货车。

    在车上堆码货物的人中,一个五短身材,墩墩实实的汉子引起了赵红兵的注意,此人其貌不扬,但神情沉稳,不时指挥工人搬运货品,看起来像是这伙苦力的头儿。

    只听那汉子正对着车下喊道:“猴子!听说你的黄陂婆娘来了,这几天是不是夜里天天加班?”众人闻言,哄然一笑。

    那被唤作猴子的人却是一个身长八尺,高大威猛的汉子,孔武有力,两眼精明,不似被人取笑的角色。闻言却并不恼怒,只是对墩实汉子回道:“狗哥!俺天天加班怎么了,把你狗ri的馋啦?”

    那狗哥哈哈大笑:“狗哥看你今天好象不在状态,做哥哥的关心你,让你歇息一下,夜里有劲再加班!”

    猴子回嘴道:“狗哥要是馋了,把你那黄梅婆娘赶紧叫过来,莫要有力气取笑兄弟。”

    狗哥道:“狗哥我会馋你那个没胸没屁的婆娘?昨夜文州老板请喝花酒,狗哥我别提多快活……”

    两人不停斗嘴,引得搬运工们哈哈哄笑,这样一闹,本已疲惫的众人像是平添了一股力气,很快就将前面的两辆车装满。

    赵红兵看得津津有味,大国倒无趣起来,撇嘴道:“一班卖力气的憨货,有什么看的。”

    赵红兵白了这憨货一眼,也不去管他,径直向那群搬运工走去。

    几个搬运工早已注意到异常,看赵红兵走来,便对车上的狗哥报告道:“你看,那边有个凯子,一直在这里看我们搬货,现在他走过来了。”

    众人听罢望去,只见一个衣冠楚楚穿着西装的年轻人带着微笑向这边走来。

    猴子道:“不会是瞄路子的吧?”众人疑惑不解,猴子又说:“这年头谁知道谁是哪个道道,只要不是抢我们饭碗的就行。”

    狗哥道:“你个卖苦力的,谁来抢你饭碗。”

    说话间,对方已走过来,一群五大三粗的搬运工如同面对阶级敌人,虎视眈眈的目光齐刷刷看向年轻人。

    那人却不慌不忙,不等众人开口,满面笑容,恭敬地叫了声:“狗哥!各位兄弟。”

    狗哥面貌粗豪,性格却很细,又是一群人的头头,见识不一样,他见此人虽年轻,但一身派头,说话很得体,像是个场面人,只是不明白这样的人这么晚了看这些搬运工人上货是什么意思,于是一本正经问道:“这位先生有何贵干?”

    赵红兵笑了笑,说道:“贵干不敢当,只是看几位兄弟很对眼,想交个朋友。鄙姓赵,晋省物资总公司公干出差。”

    一听是省级,又是什么总公司,还是什么公干,狗哥心里更悬乎,不敢怠慢,恭敬道:“不知赵先生有什么吩咐?”

    赵红兵不急说话,先掏出烟来,分给众人,然后又将剩下的半包烟塞入狗哥手中,说道:“我有件小事有求狗哥。”

    狗哥道:“我们这些兄弟只有一身蛮力,搬搬扛扛倒是没什么问题,不知赵先生……”

    赵红兵说:“这里一两句话说不明白,这样吧,我在旁边石泉饭馆定桌酒,下午你们干完活,我请你喝酒。”

    狗哥想了想,点头答应:“那先谢过赵先生,下午会忙一些,大概要到七八点。”

    赵红兵说没问题,又从一个黑色手提包里摸出几盒香烟,交给狗哥说:“这些烟请弟兄们抽抽。”

    狗哥和猴子目送赵红兵走了,不知这位要干什么,怎么也估摸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狗哥说:“这晋老西真是奇怪,老子在这里干了十几年,头一遭碰到这等怪事。”

    猴子说:“狗哥,我看这赵先生也不象个歹人,这烟我知道,新出的汉港烟,要10元一包,他一下拿出了五包,真爽气,肯定是干大事的人。反正他又不可能要咱们杀人放火,怕个几巴!”

    狗哥道:“你懂个屁!你把这烟散给兄弟们抽,就说加把劲,早点干完,早点回家吃饭。你到时候留下,和我去吃酒。”

    赵红兵回来后,大国同样不解,郁闷道:“兵哥,你疯了?为什么白送那些憨货好烟,还不如给俺抽了。”

    赵红兵打了他脑袋一下,骂道:“说过多少次了,在外面叫我赵经理!”

    大国伸了伸舌头,赶紧喊道:“赵经理……”

    赵红兵这才解释道:“不要小看这些苦力,要说对海城仓库谁最了解,这些人怕是比那些老库管还厉害,而我们要得到的消息,那些库管不可能知道,知道也不会告诉咱们,所以还得问这些人。对了,晚上我还要请他们吃饭,你不要拉着死人脸心疼钱。”

    大国脸直接垮了下来,他是真心疼钱,虽然不是自己的钱,可看着赵红兵花钱如流水,关键是直到现在都不知道生意在哪里,这坐吃山空的滋味,实在不好受。

    赵红兵又进会场转了几圈,收集一些信息,直到晚上六点多,才带着大国到了石泉饭店,又等了半个小时,狗哥带着猴子进来了。

    相互介绍,寒暄几句,赵红兵敬了两人一根烟,又将新抽开的红塔山扔在桌上,服务员这时送来菜单,赵红兵道:“狗哥你来点,挑贵的好的,不要给兄弟省钱,那是不给我面子。”

    狗哥感受到了真诚,露出了憨厚的笑容,说:“赵先生是公家人,能不嫌疑我们这些卖力气的,我们很感激,哪会不给你面子。好,我来点,今天菜是次要,我们想喝点酒,赵先生能喝吗?”

    赵红兵一拍桌子,大笑道:“我正有此意,让狗哥抢先了,不瞒你们说,我这人没啥特殊爱好,就爱喝点酒,最喜有酒量的朋友,狗哥,还有这位猴子兄弟,今天咱们不醉不罢休,兄弟们喝好。”

    说完,赵红兵又问:“两位,喝白酒还是喝啤的?”

    狗哥说:“兄弟们喝惯白酒的。”

    赵红兵对服务员道:“你们这里客人喝得最多的是什么白酒?挑好的。”

    小姐说:“神仙酒、石库门、崇明老白酒,这些是好的。”

    赵红兵一皱眉,问道:“五粮液,贵州茅台没有?”

    狗哥猴子,连同大国都听得一哆嗦,这两种高档名酒,虽然他们未必喝过,但只要爱酒之人,没有人没听说过。

    就是神仙酒、石库门、崇明老白酒这些酒,也是海城当地的名酒,狗哥知道这些都是很贵的一些酒,平时他都舍不得喝的。

    赵红兵又问:“石库门多少钱一瓶?”

    服务员答道:“高度的30,低度的25。”狗哥插嘴道:“外面高度的才十三块,你们这里怎么这么贵?”

    赵红兵笑道:“酒店都是这样!好吧,先来三瓶高度的石库门。”

    服务小姐笑盈盈地答应着走出去。

    狗哥说:“让赵先生破费了!”

    赵红兵道:“不算什么,不算什么!今天一定要喝好,大国,要陪好狗哥,知道吗?”

    大国憨憨点头,想到要喝30块一瓶的好酒,口水都多了一些。

    不一会,上了两个菜,开了酒,赵红兵要亲自为众人倒酒,这次大国总算开窍了,连忙站起来抢过酒瓶:“赵经理,您是什么身份,怎么能让你倒酒,俺……我来倒,我来倒。”

    正要倒酒,赵红兵叫住了大国,指着指头般大小的五钱杯儿道:“这杯儿也太小了点,喝得不过瘾。服务员,你过来,将这些换成大杯。”

    服务员道:“最大的就是一两半的口杯,行吗?”

    狗哥听到赵红兵的豪气,早就酒虫泛滥,这时大声道:“不行,给我们换成啤酒杯,今天兄弟们一定要喝好。”

    服务员很专业地收起了各人面前的小杯儿,一会儿换上透明的啤酒杯。

    赵红兵对服务小姐道:“我们自己倒酒,麻烦你快点上菜。”服务员答应着催菜去了。赵红兵又吩咐大国给众人倒酒。那啤酒杯倒满小半斤便没了。

    连一向嗜酒的猴子都看得咂舌,赵红兵拿起酒杯,微笑道:“小弟今天来到海城与弟兄们见面喝酒,这是缘份!一会儿菜上齐了,赵某有些事情拜托两位。今天弟兄们放开量,喝个痛快。我先喝一口,表示敬意!”

    说完喝了一大口,杯子里立马下了一截。

    狗哥见他豪气,也是站起来,说道:“好,今天就交了赵先生这个朋友!”

    说完也是喝了一大口,顿时觉得入口纯绵、满口溢香,不住口地叫道:“好酒!好酒!”

    猴子和大国也喝了,这个时代假酒很少,好酒就是好酒,喝下去感觉整个人都舒畅许多。

    这时菜又端上来几盘,赵红兵招呼大家吃菜,四人杯来筷往,几圈后,赵红兵又端起酒杯,对狗哥道:“弟兄们都是豪爽人,赵某承弟兄们看得起,今天有事相托,先喝这一杯。”

    众人以为他只是客气,喝一口意思一下,却见他端起酒杯,一仰脖子,咕噜咕噜地将一杯酒全干了,不禁惊叹:这人好厉害,酒量真大!

    狗哥佩服不已,说道:“狗哥我一直自诩酒量了得,老子天下第一,今日遇到赵先生,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服输!兄弟,你到底有什么事,只管说来,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只见赵红兵不慌不忙,点燃一支香烟,吸了一口,说:“赵某有几个事想问问弟兄们!”

    狗哥道:“赵先生有什么事请说吧,兄弟们只要做得来,一定尽力!”

    赵红兵问道:“弟兄们每日在仓库讨生活,一定对那里的情况很熟悉,来拉货的主要是哪些单位?”

    狗哥说:“主要是系统内的五交化公司,供销社,轻工贸易公司,还有一些大型商场,系统外的也有很多。”

    赵红兵面露喜色,故意问道:“系统外也有?不是听说海城五交化公司的货品只供给各大二级站,连那些次一级的供销联社都没有办法直接拿到?”

    狗哥不屑地吐了口唾沫,说道:“都是幌子,这里的门道我最清楚。名义上,合同是和那些二级站签订,但实际上这些货早就不知转手了多少层,一个大合同可以分成无数个小合同,一层一层卖给无数渠道,很大部分货物都要落在私营企业,最后再卖给个人,这样价格就被一层层抬高,所以老百姓最倒霉。”

    赵红兵问道:“原来是这样,那就没人管吗?”

    “管?怎么管?”狗哥道:“他们都有正规合同,也不犯法,那些当领导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下面的科员仓管估计都不清楚里面的门道,他们每天在办公室喝茶闲聊,只要自己的工作不出差错就行。再者说,这些东西即便不准从海城仓库出,也会被一层层的供销系统抬高价格,到个人手里价钱一样涨。只不过那些二三级站现在连运输费都不想出了,直接将合同划分下去,让那些买主自己过来提货,对于我们这些苦哈哈倒是好事,个人老板比那些国营商业站可要大方得多。”

    赵红兵说道:“想不到这里面有这么多讲究,要不是和狗哥谈话,我这个外人哪里摸到门道。狗哥,看来你和那些来提货的私营老板都认识了?”

    狗哥笑道:“兄弟们天天与这些人打交道,倒是熟得不能再熟了!”

    赵红兵高兴道:“好,好!”众人不知赵先生意欲如何,都望着他。只见赵红兵满面红光,脸上亦渗出一些细汗来。

    赵红兵拍着狗哥的肩膀,兴高采烈地说:“看来找弟兄们真找对人了!”

    狗哥等人还是不明白他为何如此高兴。赵红兵站起来,拿起酒瓶,亲自给众人倒满了酒。

    赵红兵道:“狗哥,我希望借助弟兄们一把,请兄弟们把那些私营老板的采购处办事处的联系方式都给我收集一下,实在找不到的,就从那些货车司机身上下功夫。我也不白用兄弟们,一个联系方式我出十块钱购买,这里是两百块,狗哥先拿着,帮我垫付。”

    说着,拿出两百块给了狗哥,至于这些钱到底是狗哥自己拿还是分给下面人,赵红兵不管,他只需要拿到信息就可。

    狗哥和猴子对视一眼,都有些闹不明白,何曾见过如此做生意的。但是既然有钱赚,那就是好事,再加上和对方投缘,当下狗哥便拍着胸脯道:“原来赵先生就是拜托这样的小事,早说嘛,何必这么破费。你放心,这件事包给我了,明天你就来仓库,我把能收集到的联系方式先给你,不会少!”

    赵红兵大喜,和狗哥碰了一杯,笑道:“狗哥是实在人,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来日如果事成,我必请弟兄们再好好喝一顿。”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