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面馆闲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八章 面馆闲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堂伯的家是单位分配的房子,五交化公司在这个时代是非常吃香的单位,福利好待遇高,以赵刚一个小小科长的级别,还是分配到三室一厅将近九十平的大房。

    几人到了家,赵红兵和大国将东西扛上楼,发现大伯母不在家,大伯的女儿燕子也不在,赵刚解释说:“你大伯母是主刀医生,又是副院长,业务太忙,一般很晚才会回来,咱们别等她了,现在出去吃。”

    赵红兵这次来之前准备存分,对大伯家的情况都有一定了解,问道:“燕子呢?今年应该上高二了吧,要不等她回来一起吃。”

    大伯的女儿叫赵红燕,比赵红兵还小几岁,赵红燕嫌名字土气,前几年已经改名为赵燕。

    赵刚脸上闪过一丝烦闷,提起这个女儿他就有点生气,摆摆手不耐烦道:“别管她,这些天她都在外婆家吃住,不回家的。”

    赵红兵没有多说,他也有过女儿,深深地能理解这种随着子女逐渐成长,为人父母的烦恼,两代人的隔阂和沟通一直是个学术难题。

    几人下了楼,赵刚带着他们就近找了一家饭店,饭店门面很小,和紧挨着的国营饭店形成鲜明的对比,不过赵刚说道:“别看这家店小,但是面食做得真不错,老板是地地道道的大同人,刀削面是这里一绝。隔壁的国营饭店原来是红星厂的招待所,现在改革开放,也开始对外营业,只是厨子消极怠工,手艺马马虎虎,招待员态度还不好,咱们不去受那闲气。”

    进了饭店,果然发现这家小面馆不一般,几张桌子都已经坐满,一个胖乎乎的大婶在门口迎客,见到赵刚,亲切地叫道:“赵科长来了,稍等歇,稍等歇,靠墙那桌马上吃完,额去收拾收拾。”

    听到熟悉的家乡话,赵红兵倍感亲切,这间小小的门店也感觉顺眼起来,也就不再计较卫生条件,随着伯父坐了下来。

    大婶麻利地给擦了桌子,又拿了几个空碗,端来一盆面汤,给几人勺上面汤,这里的面汤指的不是有面的汤,只是煮过面条的水,有面粉的香味,热热乎乎,喝下一口感觉浑身舒坦。

    赵刚点了两个凉菜,每人要了一大碗刀削面,赵刚又问:“红兵,还有这位后生,你们喝不喝啤酒?”

    大国一舔嘴皮子,便要说喝,被赵红兵踩了一脚,吞了回去,赵红兵说道:“路上累了,今天不喝,改天等大伯不忙的时候,我们陪大伯好好喝上一顿。”

    其实赵红兵酒量很大,也喜欢喝酒,但是他考虑到晚上要住到大伯家,第一次上门一身酒气恐怕会惹来大伯母的不快,因此压住酒虫,声称改日再喝。

    赵刚也不勉强,他知道罗抗美从来不喝酒,因此没有再点,又叫了一个过油肉热菜,让老板娘去准备。

    点完菜,几人开始闲聊,赵刚问了一下老家的情况,赵红兵说了一些事,又讲了几个熟人,说到三伯的儿子今年高考,成绩不理想,家里不准备让他继续念,后来在自己劝说下,终于打消退学念头,准备复读一年明年再考。

    赵刚感慨道:“这话说的是正理,农村人不象城里人,只有读书一条活路,读不出去,就只有种田了。”

    赵红兵的父亲一辈,堂兄弟有八人,赵刚是老大,赵红兵的爹是老五,除了赵刚一人因为早年际遇,得贵人提携,出去上学后来成了城里人,其他七个兄弟都留在农村靠黄土地讨生活,赵刚自小在乡里长大,深知农村之苦,深深感叹农村子弟要出人头地的不容易。

    罗抗美是晋城人,是城里人,现在又来到海城这样的大城市做体面工作,因此没有这样的感慨,接道:“现在时代不同了,我觉得对于年轻人来说,并不只上学一条路,比如出外打工,这也是一条新选择,我在晋城老家有两个同学,他们辞掉了不错的工作,下定决心去深市打工,现在干得都不错。”

    赵红兵说:“深市发展不错,最重要包容性强、观念开放,不过罗哥的同学一定是人才或者技术方面有特殊之处,否则一般的打工仔在那里也是不容易的。”

    赵刚说道:“退学打工毕竟是不得已而为之,对于年轻人来说最好的选择还是在学校学知识,如果到了社会,恐怕付出十分汗水也不如在学校一分汗水得到的收获多。”

    罗抗美笑道:“赵科又来给我们普及知识就是力量这条颠扑不破的真理了,我同样赞成在学校学知识,这是首选,只是说,如果学业这一途走不顺,不妨试试其他路,现在的时代毕竟改变了,以后学历在一个人的成功因素中占的比例会越来越小。”

    赵红兵点头,又摇头:“罗哥的说法我一半赞成,一半反对。赞同的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不是非要在一棵树上吊死,时代在进步,很多地方都可以大显身手。”

    罗抗美说:“对,红兵的说法很大气,年轻人不要局限于一处。”

    赵红兵又道:“另一半不同的意见是,正像罗哥说的,时代改变了,但是这个改变的时代反而更需要知识和科技,所以学习学历会变得比从前更重要。现在一个大学生已经很吃香,但是我们眼光朝远看,五年、十年后,也许需要更上一层楼,需要继续研究生深造;二十年后也许大学生已变得极为普遍,年轻人上大学变得很容易,但大学已不再是改变命运的阶梯,而只是一个学习知识充实自己的门槛,想超人一等成为真正的人才,也许要博士、博士后之类才可以;三十年、五十年后,我相信引领时代潮流的,一定是科技巨子。”

    这一番话说得赵刚和罗抗美都极为讶异,不管赵红兵的眼光是否正确,他小小年纪能说出这般话就绝不简单,罗抗美道:“但愿如此,你罗哥我是复旦毕业的,现在只能看仓库。”

    赵刚说道:“小罗又在发牢骚了,你的事组织已经在考虑,但不要心急,个人利益放在一边,要服从大局。”

    又对赵红兵道:“你能说出这番话,证明你不是死读书,是在用脑子考虑东西。你虽然只是中专毕业,但一个有思想的人不会局限于他的客观条件。红兵,对以后的前程有什么打算,讲给伯父听。”

    赵红兵斟酌了一下语句道:“我现在挂靠在县里物资局,但只是试用,成不成还要看表现,这次领导派我过来,应该就是想让我做出一点成绩。”

    罗抗美插嘴道:“那你算找对人了,对于市县一级的物资商店,赵科就相当于万家生佛,赵科放一句话,给你们县里随便批一点计划内指标,足够你们吃三年……”

    赵刚哼了一声道:“胡闹!指标都是国家分配的,只能在系统内调拨,怎么能随便乱调。你这张嘴!这里没有外人,随便说说无妨,切记不可在外面胡说八道。我几次想将你调到供销科,都被赵书记否决,为什么?这里给你透露一句实话,有人告了你的小状,说你整天不安心工作,胡乱非议公司业务,还对有关领导不敬。抗美啊,我很看好你的才学,但是做人不只是靠才华,还得有其他东西,尤其是在单位,同事要对你不满意,就不能服众,就是不团结群众,领导想提你也无从下手。”

    罗抗美脸色涨红,低着头吭哧了半天,才说道:“原来如此!我就怀疑是小人使坏,果然是这样。赵科你不用为我的事为难,如果在站里实在干不下去,大不了我辞职不干了,也学那两个同学下海经商去。”

    赵刚叹口气,说道:“你呀,就是冲动,谁能不受一点挫折,就这点打击就受不了了?我敢说,如果今天换做是红兵在你的位置,他绝对比你成熟。”

    赵红兵安慰罗抗美道:“罗哥,你不用泄气,单位里也不是只有小人,你的才干肯定有很多人看在眼里,就如大伯,他不是那种简单因你是老乡就看重你的人,如果不是你有真才实学,我相信他不会和你讲一堆真心话。再者,你的工作在外人看来,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死了,我身边这个伙伴,他刚才在路上还偷偷和我说,要是能在这样的大单位上一天班,一辈子都值了。”

    大国闻言,不停点头,只是不好意思说话。

    赵刚深深看了一眼赵红兵,眼神中有嘉奖之意,这个侄子无论是从思想还是做人方面,都令他很欣赏,简直不敢相信他是刚刚从文河县那样落后地方出来的年轻人。

    罗抗美听了赵红兵的话,也很受用,心里好受了许多,说道:“也许红兵说得是对的,我是钻了牛角尖,我们高中那一班,考上大学的有13人,能到大海城的只有我一个,对比他们我算幸运,对比那些连大学都没上的同学,我更是无比幸运。谢谢你,红兵。更谢谢您,赵科长,我现在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以后会努力改正,同时扎扎实实做好自己的业务,用我的表现来化解那些小人的攻击。”

    赵刚满意笑道:“你能这么想,很好!你来站里报道时,我还在综合仓库,算是你的第一个师傅,一晃眼五年多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我对你的人品有把握,对你的才能很看重,这也是我想将你调到供销科的原因。至于老乡身份,则只能让我对你的要求更加严格,抗美,好好干吧,相信组织,相信领导的安排,是金子总会发光。”

    罗抗美也有些动情,端起面汤道:“赵科,我敬你,今天没酒,我以汤代酒,谢谢您对我的良苦用心。红兵,还有这位小兄弟,我敬你们,谢谢你们帮我解开心结,多谢。”

    几人以面汤代酒,好好喝了一口,相视而笑,这时刀削面终于端了上来,大家闻着熟悉的家乡味道,吃起了香喷喷的面食。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