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拜见伯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七章 拜见伯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第二天下午,火车到了海城,齐科长三人给赵红兵留了联系方式以及下榻的地址,小雅和小白给赵红兵留了小白的拷机号,要他没什么事了就去找她们玩。

    最难得是黄有德和王冰,又从其他车厢赶过来,再一次表示感谢,并说他们住在海城宾馆909房,要他有什么事尽管来找他们。

    从火车站出来后,赵红兵面对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大海城。后世他来过几次海城,但是1987年的海城和后世那座高楼林立的国际化大都市完全是两个城市,许多标志性建筑还没有成型,商业气氛也远没有后世的繁华。

    不过就是这样,依然让大国目瞪口呆,震慑得魂不附体,晋省是内陆省份,除了煤炭资源,完全靠农业经济,商业极不发达,比海城可要差得远了,城市规模更不能相提并论,对于大国这样一个第一次出远门的农村青年来说,这完全是进入了一个新天地。

    赵红兵拖着魂不守舍的大国一连问了几个行人,总算问到了五交化公司的地址,他们换乘了两路公交、一路电车,一个小时后到达了目的地。

    海城外滩,坐落着一幢接一幢颇有年代的西式建筑,这是西欧列强强行开放华国通商后留下的遗迹,这些西式建筑大都是海城商业各大一级站二级站和主管行政机关的办公地点。以百货站、五交化站、纺织站、市副食品公司、烟麻茶棉等商业贸易专-卖单位最是鼎鼎有名。

    海城五交化公司位于一栋老旧的三层西班牙大楼里。这里是整个海城五金、交电、家电、化工货品的聚集地,当年赶走了帝国主义之后,这些大楼留了下来。历经几十年的风霜雨雪,房子老旧了,可那从骨子里透出的韵味,是新起的高楼无法比拟的。

    大国敬畏地看了一眼充满历史感的大楼,小声道:“哥,咱堂伯就在这里面办公?他是几把手呀?”

    赵红兵说道:“这些单位半是行政半是商业,因此官不在大,手里有权才能说话管用。我堂伯只是一个小小的科长,可他就能帮咱们干成大生意。走吧,进去。”

    进了大楼,赵红兵发现里面更是充满历史的厚重感,木地板的油漆斑驳了,走廊有点阴森,但细节之间可见曾经是多么的奢华和风光。时局变迁,现在的感观却是破败和阴森。两边办公室的门紧闭着,头上昏黄的灯泡脏兮兮的,空气中有股饭菜的馊味。这房子、这情景,好像一个衣冠楚楚的绅士,坐在马路沿上啃着烙饼卷大葱,古怪而且荒诞。

    一楼的办公室都没有招牌,也不知道堂伯在哪里办公,赵红兵举手敲响一道门,里面有人应声。推门进去才发现里面更乱,和想象中的大单位完全不一样。办公桌都是那种老旧的款式,台面上铺着玻璃板。几个人在都那里看报、喝茶、聊天,也没见哪个人来招呼自己。

    赵红兵心态很好,丝毫没有被冷落的尴尬,微笑问道:“请问赵刚同志在哪处办公?我是他的侄儿。”

    听到赵红兵的问话,总算有人热情起来,一个戴着眼睛的青年人站起来,招呼道:“你是赵科长的侄子?是晋省来的吧,我也是晋省人,我带你去找他。”

    这人应该和堂伯的关系不错,赵红兵立马热情道:“原来是老乡哥,大哥怎么称呼,我叫赵红兵,这是我的助手大国。”

    眼睛年轻人笑笑:“我叫罗抗美,小赵你好,叫我罗哥好了,赵科长今天正好在单位,我带你去楼上找他。”

    堂伯的办公室在二楼,赵红兵阅历丰富,稍微观察一下便明白,五交化大楼一层应该是普通职员办事处,二楼是干部办公室,至于三楼,他还没有上去,推测应该是一些会议室培训室之类。

    罗抗美带着二人来到一处办公室,上面写着供销科,罗抗美还没等敲门,门自己开了,里面走出来一个年龄大约二十岁左右的姑娘,眼睛大大的,皮肤非常白。

    “小吴,赵科长在吗?”罗抗美笑着问。

    小吴抚着胸口,喘口大气,说道:“哎呀,你吓死我了。赵科长在,王科长也在,还有张经理、王经理、曾经理,赵科长在给大家开会,你等一下吧。”

    “好嘞。”罗抗美又小声问道:“开什么会?是不是有关这次采购展会的事?”

    小吴和罗抗美关系很熟,也不避讳旁人,小声回道:“是啊,这次的采购会站里很重视,刘书记专门交代一定要抓好办好,发扬我们海城东道主的精神,并全权委托赵科长负责供货事宜,赵科长压力很大。”

    罗抗美有些失望道:“赵科长要忙一阵子了,我的调动看来是要再等一段时间。”

    小吴道:“你在综合办多好,非要来我们供销科,我都后悔调到这里,整天忙死了。”

    罗抗美笑笑,也不多做解释,小吴便抱着文件转身走了。

    罗抗美对赵红兵抱歉道:“小赵,等一会吧,赵科长在开会。”

    赵红兵说:“我听到了,谢谢罗哥,你那要忙的话,我们在这里等着也成。”

    “没事,我也想见见赵科长,你又是老乡,老乡见老乡,兜里话不完。晋省近年发展怎么样,我有两年多没回去了。”

    赵红兵道:“咱们省是内陆地区,经济政策还不到位,关键是人们的思想和见识很陈旧,这些都制约着老家的发展,晋省比起海城来,起码落后十年,而且这个趋势还在加大。”

    罗抗美有些讶异盯着赵红兵,他本是客套一问,没想过有什么有意思的回答,谁知这个比自己还年轻许多的小伙子竟然能说出一番很有见识的话来,倒是让他非常惊讶,笑道:“小赵还在上学吧,在什么地方上大学?”

    罗抗美推测赵红兵应该是一名大学生,而且应该出身名校,思想自然不一样。

    赵红兵不好意思道:“罗哥不是外人,我实话实说,小弟不过是一个中专生,今年刚毕业,现在暂时在五金公司混口饭吃。”

    罗抗美更讶异,无论是赵红兵的见识,还是说话的老道,都让他不敢小视这个中专生,微笑道:“小赵不要妄自菲薄,我看你的思想比一般的名牌大学生还要厉害,罗哥我倒是复旦毕业的,能怎么样,现在还不是整天要在仓库里听那些老师傅吆来喝去。”

    赵红兵笑道:“罗哥这样的名牌大学高材生,以后前途无量,小弟怎么敢比。困难只是暂时的,国家既然下决心恢复高考,又几次重要会议上透露出要培养扶持现代化人才,这说明领导人已经意识到人才的重要性,随着经济大力发展,罗哥这种人物,大显身手的时候不远了。”

    罗抗美听得高兴,微笑说道:“小赵说话就是好听,即便你是骗我的,也承你吉言。”

    两人正聊着兴高采烈,办公室的门又从里面打开,出来几个人,赵红兵瞥见里面烟雾缭绕,也不知这些家伙吸了多少烟。

    罗抗美恭敬地打着招呼:“王科长、张经理、王经理、曾经理……”

    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人笑着拍拍罗抗美的肩膀:“小罗啊,怎么,又来跑我们供销科的门路?”

    罗抗美笑道:“王科长,看我这么诚心,您老就发发慈悲将我收了吧。”

    “我倒是想。”王科长道:“可还得赵科长点头,进去吧,只要他点头,我们当然没问题,小罗这么能干,科里正缺这样的大将。”

    罗抗美谢过王科长,带着赵红兵二人进了门。

    房间里烟雾缭绕,一个两鬓斑白的瘦削中年人正伏案写着什么,赵红兵小时候见过堂伯,家里也有他的照片,立马认出这就是自己要寻找的亲人。

    “大伯!”赵红兵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

    赵刚抬起头,有些奇怪地看着来人,旁边罗抗美解释道:“赵科长,这位小赵同志说是你的侄子,我和他聊了几句,是晋省老乡,所以带他来见你。”

    赵刚的脸上泛起微笑,站起身来,赵红兵发现堂伯的身材很高大,骨架子很标准,这是赵家人的遗传,只听赵刚笑道:“是红兵吧,都长这么大了,大后生了!唉,一晃七八年没见了。”

    赵红兵跨前两步,来到赵刚面前,脸上也带起动情的表情,唤道:“大伯,我还记得你的样子,只是你老了一些。当年你回老家时还给我带了两本书,到现在我还珍藏着呢。”

    赵刚哈哈大笑,故意问道:“是什么书,我考考你,有没有用心看。”

    赵红兵早就做过准备工作,毫不犹豫地道:“一本是张洁的《从森林里来的孩子》,另一本是莱蒙托夫的《当代英雄》,后一本我非常喜欢,从里面学到了很多东西。”

    赵刚问道:“你是从里面的几个主人公身上学到有益的东西?”

    赵红兵笑:“不,我是将他们作为反面典型,学到了许多东西,而且,比那些正面说教一类的书更深刻更震撼。这也许就是这本书的魅力所在,很显然,作者用‘当代英雄’来为他的小说命名,是在用肯定的语气表达某种对人生的否定性的感悟与理解,是对一种近乎悲剧的人生态度的体察。”

    赵刚这才微笑起来,点点头道:“不错,看来你确实认真看过,并有自己的心得体会。年轻人多学点东西没错,但切记要去芜存菁、兼收并蓄,这样才能真正得到自己的营养。”

    罗抗美在旁边笑了笑,同情地看着赵红兵,赵科长最爱给年轻人上课,而且很严厉,站里许多人都怕他,不过能得他用心指点,也正说明他重视此人。

    赵红兵倒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样子,看起来很受教,恭敬说道:“是,大伯说得对,我一定用心记在心里。”

    “坐吧。”赵刚这才注意到后面畏畏缩缩的大国,问道:“这个后生是?”

    赵红兵说:“他叫张志国,小名大国,我从小玩到大的伙伴,这次跟我从来做生意,见见世面。”

    “做生意?”赵刚皱眉:“你今年20岁还是21?小小年纪不好好上学,做什么生意?”

    赵红兵低下头,有些难堪道:“前几年家里情况不好,我看额爹俄娘太辛苦,一年累到头攒不下几个钱,就坚持上了中专,也好早些毕业出来赚钱养家……”

    赵刚听了,叹了口气,说道:“难为你这孩子了,你爹就是太倔,家里有困难难道不能和我说?难道我这个当伯父的不能为孩子的前程尽点心?现在说这些也晚了,你毕业分配到了哪里,为什么到海城来?”

    赵红兵知道这个伯父是那种老式干部,原则性强,直接说目的恐怕会鸡飞蛋打,因此迂回道:“我暂时在县里的物资局帮忙,这次来海城是参加供销采购会的,到时候看情况为县里商店*一批合同。”

    赵刚深深看了他一眼,也没再说什么,看了看腕表道:“下班了,走,我带你们先吃饭,吃完饭回家,你们两人这几天就住在我家。”

    赵红兵忙道:“大伯,我们有住处,就不要麻烦大伯母准备了。”

    “说什么话!”赵刚生气道:“自家人来了让你们住宾馆,我回去还不被乡亲戳脊梁骨。抗美,你也一起去吃饭,都不是外人。”

    罗抗美点头,赵红兵又道:“大伯,我这次来给你带了点家乡土味,你看放在哪里合适?”

    赵刚想了想道:“那就先回家,放下东西,你们洗漱一下再出去。抗美,你把那辆普桑车开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