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见义勇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六章 见义勇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因为还是大白天,也没有人愿意躺在狭窄的铺上,赵红兵和小白、路小雅坐在下铺,没话找话闲聊着。长安五金站的三个人也不时插上两句,旅途苦闷,能和美女说上几句话总是好的。

    赵红兵看似注意力都在小雅小白两位小姐身上,其实是有意引导着话题,意图和长安站齐科长他们搭上话,这不,几人聊到了最近的物价上涨,小白姑娘说道:“最近好多东西都涨价了,连肤美净都涨了五毛,一下子翻了倍。”

    小蔡卖弄道:“这还算少的,1斤装茅台酒从每瓶20块蹿到100多块,汾酒从8块涨至20块,古井贡酒从12块涨至40块,中华烟从每包1.8元涨至五块多。你想想这翻了几番?”

    小白咂舌,小蔡更是得意,说:“不只是烟酒,很多东西都涨价,而且卖得非常快。长安最大的几个百货商店,商店开门后两三个小时,原计划卖一天的家电手表便被扫荡一空。买不到的人只好去黑市高价购买,一些东西从商店出来,转个弯拿到黑市价格就涨三成。说起来真是邪门,国内的老百姓就爱干跟风抢购的事,我敢打赌,等这股风过去,价格肯定要暴跌。”

    老孟也点点头:“对!国家肯定会出面管的,这个涨势绝对不可能长久,所以我那口子要拿出积蓄乱买东西,被我好生训了一顿,凑什么热闹!”

    齐科长严肃着脸,不置可否。

    赵红兵笑了笑,说:“两位领导分析得很有道理,不过本人有不同意见。我觉得价格还会涨,而且涨起来很可能会出现暴涨趋势。”

    齐科长眉头一耸,问道:“小赵为什么这么说?”

    赵红兵说道:“我的分析基于两点:首先,国内的体制大家都清楚,没有我党办不成的事,也没有我党管不了的事,就看管不管,有没有必要去管。暂时看来,国家还不准备干涉物价的波动,这是其一。第二点,就是要看老百姓的反应。大众的反应总是滞后的,目前物价涨得最快的主要是一些紧俏商品,如果等到大部分与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都开始上涨、快涨,老百姓反应过来,那可能会出现疯狂抢购风潮,形成一致趋势,到时候价格必然暴涨。”

    老孟点点头:“赵经理这么一说,也很有道理,价格已经连续上涨了几个月,国家一点要控制的风声也没有,要是再涨下去,老百姓真会失控抢购。”

    小蔡不同意,说道:“未必,还能涨到天上去?涨到天上去也得有人买得起,大家的票子可不是风刮来的。”

    赵红兵笑了笑,心中暗道小蔡一定没没听过通货膨胀,有时候国家为了解决某些问题,就需要选择大印钞票来保持一定的通胀,这个过程必然牺牲那些辛苦攒钱的人,至于买得起买不起倒不用担心,物价暴涨的同时,人们的收入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齐科长比小蔡可要有见识得多了,他在五金站干了快20年,也算半个生意人,对价格的波动比较敏感,这一次的价格大涨,他嗅出了不同的味道,所以对赵红兵的话半信半疑。

    面对齐科长的疑虑,赵红兵又说道:“其实未来一段时间价格是不是还会涨,有一个很明显的风向标,只要盯着它就行了。”

    齐科长忙问:“什么?还请赵经理解惑。”

    不知不觉,用上了敬语。虽然说半信半疑,不过面对这个气度沉稳的年轻人,齐科长已不敢怠慢。

    赵红兵笑道:“就是咱们这次的东道主—海城五交化公司。上海站是商业部一级站,国家有什么政策他们最先知道,只要盯着他们的价格,就知道未来一段时间的价格趋势,如果这次订货会海城站价格上涨,那全国各地肯定是要涨的。”

    小蔡这次没有唱反调,也同意赵红兵的看法,说道:“赵经理说的对,海城站太牛了,他们行情一变,所有站赶紧得提起裤子跟上才行,不然就得拉一pi股屎,擦都擦不干净。就盯着他们,他们要涨咱们就多订点,他们要跌,咱们就少订点,齐科长,肯定没问题的。”

    他话说得粗俗,小白和小雅不引人注意地皱了下眉头,齐科长发现了,训道:“说话注意点,这里还有女士!不要胡瞥乱吹,丢了咱们五金站的脸面。赵经理,你的话分析得很有道理,我们受益匪浅,非常感谢!”

    赵红兵见终于赢得对方尊重,心中愉快,笑道:“齐科长客气了,我只是随便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在齐科长这样的老前辈面前不过是班门弄斧,要说真正的生意经,还要是长安站这样的大站出来的人在行。”

    一句吹捧,让齐科长三人很受用,真的感觉自己身份陡然高了起来,在两位女士面前形象高大起来。

    几人又聊了一会,感觉疲累起来,分别上铺休息,赵红兵歇了一阵,又叫大国上去睡会,大国涨红着脸只是不肯,担心身子太沉要是压塌了床板可就不妙了。

    中午时,火车到达郑-州,赵红兵为人豪爽,下车买了三只烧鸡,几瓶啤酒饮料,邀请齐科长三人喝了两瓶啤酒,给小雅小白饮料,却被婉言谢绝,赵红兵也不勉强,自和齐科长等人喝了啤酒,感到非常困乏,便上铺睡了。

    下午四点多,大家陆续睡起来,或是聊天,或是走动,车厢里又热闹起来,火车又停在了一个大站,上了不少人,有些明显不是卧铺车厢的旅客也从这节车厢穿过。

    躺在上铺的赵红兵正要起身,无意间瞟到一个瘦猴模样的男人从铺位经过时,伸出胳膊飞快一扫,便将中铺一个小包捞走,他本不想多管闲事,可是转念记起中铺睡着的是路小雅,顿时改变心意,直接从上铺跃下,一把将瘦猴男子抓住。

    “别走,把东西放下!”赵红兵大喝。

    瘦猴男子非常警觉,一被抓住立即用左手在腰间一抹,藏在衣服里的小包便被转移到了他身后另一名光头男子手中,光头男子迅速将小包藏入怀中。

    瘦猴男子怒视赵红兵:“干什么,想打人是不是?”

    赵红兵冷笑:“明目张胆偷东西,被抓了还想冤枉人,你胆子不小,一定是惯犯。”

    赵红兵又朝着傻呆呆的路小雅叫道:“检查一下你有没有少东西,他们好像偷了你的一个小包。”

    路小雅这才反应过来,检查后果然发现自己被偷了,叫道:“他们偷了我的钱包。”急急忙忙下了铺。

    瘦猴男子还想狡辩:“你们说偷了就偷了,你们有什么证据,你的钱包在那里?”

    身后那光头男子偷偷挪动脚步,便要离去。

    赵红兵早就看到了他们暗中的花样,向大国递了个眼色,两人从小长大,打架闹事是家常便饭,配合相当默契,一个眼神大国就知道赵红兵的意思,大国一步迈到光头男子身前,拦住了他的去路,大声道:“你们是一伙的,别想走。”

    光头男子眼神凶狠,从腰里抽出匕首就向大国扎去,围观的人们发出惊呼声,那瘦猴男子便要趁机溜走,被赵红兵一脚踹翻,半天爬不起来。

    大国和赵红兵从小练武,反应迅速,一看匕首刺来,闪身便躲,光头男子一招扎空,胳膊便被大国锁住,他还要挣扎,后面赵红兵已一拳打在他后脑,只打得他脑门嗡嗡响,还没有回过神来,大国同样狠狠一拳砸来,打得他口鼻流血,门牙都掉了两颗。

    赵红兵勒住光头脖子,大国从他手中缴下匕首,这时齐科长三人也反应过来,纷纷上前帮忙,按手的按手,按脚的按脚,把两个小偷死死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我们要以理服人!大国,搜一下他们身上,把钱包拿出来。”赵红兵勒着光头脖子,让大国搜身。

    大国先搜光头,哗啦啦抖出五六个钱包,再搜瘦猴,一件赃物都没有,这两个家伙很狡猾,瘦猴负责动手偷,光头不动手但负责隐藏偷来的东西,一见不对劲就会溜走。

    可惜他们遇到了赵红兵和大国,两人打遍文河县无敌手,不知多少小偷小摸的家伙栽在两人手中。

    路小雅拿到了自己的钱包,很感激,笑脸如花地对赵红兵说:“赵红兵,谢谢你了,到了海城我一定请你吃饭。”

    赵红兵摆手,装比道:“让女人请吃饭,那我多没面子,要请也是我请你,还有小白姑娘。”

    小白笑着说道:“你请也是应该的,要是没有我们小雅的钱包,你也做不成英雄,看,多威风。”

    众人大笑,唯有两个小偷自叹晦气。

    不一会,两名乘警赶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人,看那样子应该是被瘦猴先前光顾的几个失主,让赵红兵意外的是,其中两个正是在车站看到的那一男一女两位阔绰旅客。

    男子就不说了,那女子非常漂亮,精致的妆容下更有一种惊艳的美,这时一来到这节车厢,顿时震撼了所有人。

    这个女人不仅美丽,显然有非同凡响的化妆技巧,纹过眼线,描过眉毛,修饰了睫毛。脸上扑了薄薄的粉底,擦了些胭脂,嘴上的口红恰到好处地勾画出xing感而不失雅致的唇廓。这种精心修饰的美丽,无处不散发着高贵端庄的气质。

    要知道现在是1987年,城市干部工人的收入水平每月才二百元左右,年轻女子护肤仅限于搽搽雪花膏、抹抹珍珠霜之类。打口红、涂脂抹粉,都是不大正派的女子所为,更别说是纹眼线,描眉这种装扮了。这女人一身不下万元的装束,精致的妆容,不是能用时髦入时来形容得了的。它不是时髦,而是代表一种新生阶层,一种富有,一种身份,一种过去闻所未闻的标志。这种装扮、这种气派加在美丽若仙的女子身上,那种令人惊讶的效果夺人心魄,让人不敢正视。

    车警了解情况后,感谢了赵红兵等人,然后让失主认领失物,那女子丢失的也是钱包,里面的钱倒是无所谓,关键是有一些证件和名片,是生意上极为重要之物,丢失后非常着急,现在原物拿回,非常感激。

    听到是赵红兵主动出手拦下小偷,女子真诚感谢道:“这位先生,谢谢你,要是没有你见义勇为,我们的损失可就大了。”

    他同行的男子也操着一口广东音说道:“对啊,能拿回钱包,唔好开心,真是太太高兴,太太感谢了……”

    听得出来他很激动,也说明丢失之物对他们的重要性,赵红兵帮助了别人,又收获了感谢,心里很满足,开玩笑道:“什么太太感谢,太太不好意思,没关系啦!我还没太太呢。”

    赵红兵学着他的腔调,调侃了一句。齐科长三人,小雅小白,广东男女都笑了起来。

    “请问先生贵姓?”

    赵红兵说:“我叫赵红兵,先生和这位美丽的小姐怎么称呼?”

    广东男人说:“免贵,小姓黄,这是我们公关部经理,王小姐。”

    赵红兵:“你们俩都姓王?”

    “不是,不是!我姓黄,黄色的黄,她姓王,三横王。广东人普通话说不好,黄王都一样啦!”黄先生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烫金名片盒,递给赵红兵,说道“请多关照!”

    王小姐也拿出自己的名片给赵红兵,赵红兵从她白嫩柔荑接过,只觉一股香气扑鼻。

    黄先生的名片是:广州辉煌实业有限公司黄有德采购经理,王小姐的名片是:广州辉煌实业有限公司王琪总经理助理。

    赵红兵还没有条件印刷名片,只好自嘲道:“两位老板,小弟还在起步创业阶段,尚无名片相送,我一定好好保存两位名片,有机会联系。”

    两人又感谢了几句,然后随着乘警离开,齐科长称赞赵红兵道:“赵经理看起来像个白面书生,不过打起架来很勇敢,难得是这份见义勇为的精神,非常不错。”

    小雅和小白也对着他笑,赵红兵不好意思,难得老脸一红,说:“当时也没有考虑那么多,就是觉得和路小雅是朋友了,不能眼睁睁看着朋友的东西被偷,要是早知道他们有刀,我想我估计需要考虑三秒钟,壮壮胆,再上。”

    大家又是笑,小雅听他说自己是朋友,脸上一红,看赵红兵的眼神好像又有些不同,小蔡道:“赵经理说话有趣,人也很不错,能做了英雄还坦诚自己害怕真的没几人,我很佩服他。”

    几人又说笑了一会,车窗外面渐渐暗了下去,大家简单吃了点东西,上铺休息不提。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