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受到牵连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26章 受到牵连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厂房内,赵红兵的到来,引来其他执法人员的注意。

    一位身形矮胖、戴着眼镜的中年人,踱步向赵红兵走来。而那一位刚才和赵红兵有过交谈的执法人员,眼光投在赵红兵的身上,细声和那中年人交谈了几句。

    “这一位老板,你好。”中年人主动向赵红兵伸出手。

    “你好。”赵红兵也是伸出手,向中年人握了一下。

    “你和这一家售假窝点的老板,有过业务往来是吗?”

    “没有,他们现在手上也有接手我们制衣厂的加工单子……”

    那位中年人随和地笑一下,道:“老板你放心,我们只查处这家制衣厂生产的盗版产品,至于你们工厂的产品,我们在经过鉴别以后,会还给你的。”

    “那我可以先看一看我的货物吗?”赵红兵出声问道。

    “可以,不过,按照程度,这些货物我们要先进行没收处理,等到鉴别结果出来以后,才能返还给你。”那位中年人道。

    赵红兵点头,他和郑老板娘交谈几句,安抚一下她的情绪以后,来到货物推放处。

    货物的堆放处,堆放着两堆如稻草堆般的货物;一些执法人员,正在搬动着那些已经制造好的货物。

    赵红兵看了一眼自家货物后,确定自家的货物完整无缺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一位中年人此时已经来到赵红兵的身边,他将一张名片递给赵红兵。

    “老板,等过一二天你就到这地址,认领回自已的货物……”

    赵红兵接过那一片名片后,就道了一声谢。他的目光,看着生产车间另外一边那一堆货物上,然后,目光就定在那里。

    他的双眼微微一眯,一丝异色从他的脸上一闪而过。那位中年人,微微弯起的双眼,一直在观察着赵红兵的脸色,在看到赵红兵脸上神情变化以后,他的嘴角更是呵呵的笑意。

    “黄科长,郑老板仿造的品牌,应该是‘双彩’吧?”赵红兵问道。

    名叫黄科长的中年人,微微点头,道:“没有错,就是双彩。赵老板,你是嫌疑人的合作伙伴,他以前有跟你提过这一件事吗?”

    赵红兵摇头叹惜,不着痕迹地道:“没有,要是他以前跟我提过这一件事。我肯定叫他不要沾这一趟混水。”

    现在,郑老板的制衣厂将会被查封,甚至连营业执照也会被吊销,工人们也会被遣散,而他本人很有可能也会面临牢狱之灾。

    这一位年纪比他大十来岁、开设制衣厂七八年的合作伙伴,他的制衣厂还有他的事业,就这样完了。

    “那赵老板又怎么知道赵老板模仿的是双彩品牌的服饰呢?”黄科长目光定在赵红兵身上,似是很随意地问道。

    这位黄科长,是话中有话啊!

    赵红兵指了一下那一堆货物,“款式,黄科长……那一堆货物的款式我以前见过。”

    隔着十多数的距离,作为一位记忆力还算不错的设计师,赵红兵一眼就看出,那一堆捆在一起的货物中,有着二三个他曾经见过的款式。

    “我可以看一看那一批盗版货吗?”赵红兵询问道。

    “可以。”

    那一堆货足足有过二百多捆,差不多有三千多条。赵红兵翻看了一下,很快地就在上面找到另外二三个较为熟悉的款式。

    错不了,绝对错不了!

    赵红兵不着声色地将货物放下,脸色平静但心里微起波澜。

    今天年初时,曾经有一位名叫周方的客户。他曾经拿出过十几条裤版给赵红兵观摩,向赵红兵下订单并希望在这些款式上,打上“双彩”商标和吊牌。

    这些裤子虽然没有洗水,但以赵红兵十多年从业眼光来看,这些半成品裤子制成成品以后,就是二个月前在办公室内看过的裤子样版!

    这仅仅是一个巧合吗?

    据周师傅所说,这一批货最后不是古赤制衣厂接手了吗?怎么现在落在郑清身上?

    赵红兵不着痕迹地放下盗版货物,缓缓地站起来。

    “黄科长,你们有没有查到,这些裤子是谁下订单订做的?”赵红兵试探地出声问道。

    黄科长哈哈一笑,肚子间的肥肉也跟着拉动起来。

    他的声音,打着微微的官腔:“赵老板,我们现在也在追查这一批货是谁下单订做的。你要是什么线索的话,可以打电话通知我们。”

    赵红兵嘴角一扯,随口道:“一定。”

    一辆大货车,缓缓地停在制衣厂门口,二三位公安部门等执法人员,将一捆捆的货物,从二楼窗户处,如同垃圾一般扔到货车上。

    一楼,郑老板的情绪平复下来,一位执法人员仅仅是站在旁边,也没有多对郑老板的行动多做束缚。

    “赵老板,我们家老张是真的不知道这一批货是盗版啊。我们只是负责加工的,平时也没有看过这个牌子的吊牌和商标,怎么会知道竟然有人向我们下了一张盗版订单呢?”郑老板向着赵红兵低泣道。

    赵红兵坐在工作时坐的长板凳上,安慰了郑老板娘几句,并且询问着郑老板娘在本地有没有亲戚故旧,让他们收拾制衣厂的残局。

    走出制衣厂大门时,赵红兵可听到从二楼丢落到大货车的货物,撞击发出的砰砰声。

    他的心里还带着疑惑,拿出电子锁按一下打开车门。这一张订单,怎么就落在郑老板的手上?

    深呼吸一口气,赵红兵的目光无意中看一眼马路的对面。意外地,在马路的对面,赵红兵看到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

    相隔着时不时穿梭而过汽车,马路另外一边,一辆黑色的大马车驾驶位上,车窗被摇下来。朱佂武坐在车位上,神态漠然地凝视着这一边。

    在赵红兵看着朱佂武时,朱佂武的目光也落在赵红兵身上。隔着不远的距离,两人彼此对视着。朱佂武的眼眸带着平静及至冷漠,赵红兵眼眸却是张大一下,恍然有所悟。

    朱佂武的嘴角撇动一下,眼眸内渐渐带上笑意。

    赵红兵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拔打了一个重生之后就没有打过的号码。

    对面,朱佂武看了一眼手机来自显示,嘴角笑容更浓,他按下接听键。

    “赵老板,好久不见。”电话中,朱佂武的声音带着笑意。

    “好久不见。”赵红兵也笑起来,直接问道:“那一批货,是你们古赤制衣厂下的订单?”

    “哈哈,以前和我们制衣厂合作的林海说过,赵老板在做生意方面很有头脑,他说的还真没有错。”朱佂武的手肘放在车窗框内,姿态轻松:“赵老板果然是一个聪明人。”

    赵红兵冷笑一声,握着电话的手一紧,道:“说起聪明,有谁有你朱家父子聪明?就这样把一个黑锅交给其他人背。”

    过年后,那一次和周方的商谈时,赵红兵就知道,这一张订单是一张肥单。

    现在,古赤制衣厂接到这一张订单后,把货物交给郑老板加工生产,最多就给郑老板一点“辛苦费”,却把风险最大一部分转移到郑老板手上,自已在转移风险时,却依然得到大额的利润。

    呵呵,朱佂武笑了一声,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郑老板,你就不怕我身后公安局和商标局的人,查到你们头上吗?”

    “有劳赵老板费心了。

    不过,赵老板,我听说这一张订单,是一家包装厂家向你朋友下的订单,像吊牌和商标都是在哪家包装部弄好的。我好像还听说,那家包装厂的厂长,是这一次制假销假案件的主谋。”朱佂武语气轻松,道。

    赵红兵的眉头一拧,朱佂武的意思,是古赤制衣厂不仅将生产工序外包出去,甚至连包装工序都外包出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