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2章 判断有误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弄潮时代正文 第102章 判断有误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又过了一个多时,进站口处呜拉拉跑进去了一群穿着白衬衣黑西裤的人,这群人进去后没一会儿,伍庸的手机响了。

    伍庸掏出手机一看,是闫云龙的电话,伍庸冷笑着接通了电话:“喂,你怎么才给我打电话啊?”

    电话里闫云龙的声音有些漏风,闫云龙道:“草,老犊子才办完事情,你在哪儿?”

    伍庸:“去你 妈的,老子等你等不到,按照咱们事先好的,我已经到了市了,在塘沽火车站,你们快来吧,动作麻利点。”

    完,伍庸就挂了手中的电话,坐下继续抽烟,不一会儿,那十几个人又呼啦啦全都跑了出来,上了一辆在门口等着的银色的越野车。

    等车走远了,伍庸掐灭烟头,匆匆进了火车站,在售票窗口买一张往魔都方向去的车票,直奔济南而去。

    没有抓到伍庸,冯匕手笑容可掬地又削了闫云龙身上两片肉,闫云龙大骂道:“草,老犊子没有和他好去市,那犊子鬼得很,你们都受骗了。

    不信你问那几个,别奶奶得总往我一个人身上招呼。”

    一圈问下来都没有好在市碰头,冯匕手知道上当了,赶紧打电话让车调头回香港火车站,已经打草惊蛇了。

    进站后直接上月台,凡是往东北方向的列车一律搜查,在其中一个“青龙帮”骨干手机里发现了几张伍庸的照片,冯匕手传到火车站搜查的那十几个人手机上,务必要抓住伍庸。

    只可惜伍庸买的是去魔都方向的列车票,在这群人的眼皮子底下堂而皇之地上了列车。

    看着那群人对开往东北方向的列车搜查得那么严,不由暗自得意,还悄悄竖起了中指鄙视了一下。

    上车后,伍庸掏出手机给石生打了个电话,第一句话就是:“大哥,老龙栽了。”

    石生简直不敢相信,又问了一遍:“你什么?”

    伍庸:“大哥,我老龙和那六个兄弟全栽了,被赵红兵给弄了。”

    石生半没话,过了好一会儿才道:“你先回来吧。”完就挂了。

    石生接电话的时候正在“慰问”刀疤吴,安慰他放下包袱,蛋子没了可还是一条汉子,等修养好了还回来跟着自己干,如果不想干了就给他一笔钱做点买卖。

    刀疤吴咬牙切齿地好了接着跟着老大干,然后一定要亲手做了赵红兵那王八犊子。

    石生就已经安排闫云龙和伍庸去把赵红兵给办了,有这两人出马,他赵红兵就算是有三头六臂这回也算栽定了。

    刀疤吴听了心里还在懊悔这俩人出马赵红兵就死定了,报仇也没自己什么事儿了。

    接到了伍庸的电话,原本看见是伍庸号码还以为伍庸他们已经搞定了,这个电话打回来是汇报工作完成情况的。

    还对刀疤吴笑眯眯地:“你看,他们办成了,伍庸的电话。”

    谁知道伍庸却告诉石生闫云龙和那六名骨干栽了,石生的冷色立刻寒得像冰。

    刀疤吴也满怀希望听见老大告诉自己已经把赵红兵给办了,可看着老大的脸色,刀疤吴的心也冷却了下来,连大气也不喘了。

    挂了电话,石生冷着脸问刀疤吴:“大吴,你跟我实话,那个赵红兵是什么来路?”

    刀疤吴结巴道:“没,没什么来路啊,充其量就是他们那儿的一个什么帮派的老大吧,可他们那儿的帮派和咱怎么比?”

    石生道:“那为什么我派出去三拨人都无功而返,还损失了十几个兄弟,这次连云龙也栽了,我看这个赵红兵不是你的那么简单。”..

    刀疤吴不敢石生的判断有误,可也不想让石生误会自己惹了什么太厉害的人物,又没实话。

    害得帮里损失了十几位弟兄,硬着头皮道:“老大,据我所知他真的没什么,你看,第一次,我们兄弟是没想到他有防备,自己带了人护着,这才没得手。

    后来不是在家里躲了一个多星期吗?这就明他还是怕咱们的。

    后来第二次,咱们人手够了,可是那次的兄弟们不是了嘛,警车来得太他妈快了,兄弟们眼看就要追上那子了。可警车到了,兄弟们不得不撤。

    前两次只能算是他命好,咱们太大意。”

    石生:“那这次呢?!

    云龙和伍庸两个一起去的,还带了六个身手都不错的弟兄,可是刚才伍庸打电话来了,就他一个逃了,其余所有人都栽了。”

    刀疤吴道:“老大啊,你想想啊,他赵红兵为什么好端端地跑去香港,为什么不去魔都,不去羊城,单单要往香港跑?我猜香港那儿有什么人能护着他,您呢?”

    石生被刀疤吴这么一提醒,冷静了一点,点头道:“嗯,你的有点儿道理。”

    完笑了起来,拍了拍刀疤吴的肩膀笑道:“呵呵,没想到现在也学会分析问题了,不错嘛。”

    刀疤吴的马屁赶紧跟上:“这还不是在老大您身边时间长了,受您的熏陶嘛。”

    石生大笑道:“哈哈哈,我看你是跟伍庸在一起混得时间长了,学会拍马屁了,哈哈哈。好了,你好好休息,这件事儿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不管谁动了我石生的弟兄,我都要他给我加倍还回来。”

    “谢谢老大,老大英明,老大神武!

    哎,老大要走啊,您慢走,我来扶着您,我这哪哪都不行,别碰着您头。到底是老大啊,看着就这么有气势……”

    刀疤吴阿谀的功力直逼伍庸。

    石生回头笑骂道:“滚犊子!哈哈哈!”

    离开了刀疤吴家上了车,石生的脸色又冷了下来,对司机道:“超,送我回家后你立刻去查一查那个叫赵红兵的在香港有什么关系,最迟明早上我就要知道。”

    超只回答了一个字:“是!”

    石生听到了超的回答,将头往椅背上一靠,假寐了起来。

    第二早上八点三十,石生所住别墅的花园里,石生正在花园里练“五禽戏”。

    如果石生走的这套“五禽”让赵红兵或者张平看到的话,一定会吃惊为什么石生也会这套与他们一模一样的“五禽”,他与吴家又有什么交情,只是他们看不见,看见的人是超。

    “赵红兵一年前与‘冯氏涉外’董事长冯晓刚的女儿冯田甜确立了恋爱关系,冯晓刚非常看中赵红兵,据想将其做为自己的接班人来培养。

    可三个月前冯田甜却因为一场误会与赵红兵分手,但冯晓刚依旧希望撮合赵红兵与冯田甜,这次赵红兵在香港的住所就是冯晓刚的私人产业之一。”

    超像是在背诵一篇课文一样,保持跨立着出了他一晚上的调查结果。

    石生刚开始听见冯晓刚这个名字的时候手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正常。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弄潮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弄潮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弄潮时代》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