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英雄传 正文 第七十一章 荒岛奇兵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响马英雄传响马英雄传 正文 第七十一章 荒岛奇兵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战伦见岸边拴着一艘船,奇问道:“那是什么?”

    段鸿羽道:“这一定是索龙等兵败时逃跑之用的,却没想到被我们摸来了。”

    战伦笑道:“原来如此,这下倒什么都省了。”

    群雄刚弃船登岸,便围上来一大队清军,为首的正是镶红甲武士。原来,索龙将此地视为自己逃生的唯一希望,才派出了自己的心腹爱将在此镇守。

    段鸿羽、左含冰双双跃起,两柄利剑一左一右直取镶红甲武士面门。

    这两大高手的武功何等之强?镶红甲武士不敢接招,身形一起跃在空中,段鸿羽和左含冰便在他身下蹿了过去。

    还没等镶红甲武士落在地上,战伦的龙蛇判官双笔和庞岳的剑便攻到了了。

    镶红甲武士长剑向下一撩,刚好和战伦的龙笔击在一起,他借力凌空一个筋斗,一下翻到左含冰的头顶,抖手便是十数剑,向左含冰疾刺而下。

    左含冰见镶红甲武士剑术如此精绝,也是暗叫一个好字,长剑在空中一划,瞬间在身前布成一道防御壁。镶红甲武士的长剑击在防御壁上,便如撞在一口透明的铁锅上一般,不但没能击穿防御壁,他自己还被反弹了出去。

    庞岳见镶红甲武士向自己砸过来了,高声道:“哪里走!”双手捧剑,用尽全身力气得镶红甲武士劈去。

    镶红甲武士此时身形已完全失控,只得奋力挥出一剑。两剑相交,只听“铮”的一声,镶红甲武士一下摔入两丈开外的湖水中。他从湖水中一跃而起,一剑斩断绑在船上的缆绳,用力一推船,飞身上船逃之夭夭了。

    群雄忙着占领灵芝岛,也没心思去追他,便转身向大队清军杀去。

    那些清军见主将都逃了,马上一哄而散了。

    群雄立即分散开来,到处插振军的旗号,不久便布满了全岛。

    正是水面上交战的振军猛然见到灵芝岛上插满了振军的旗帜,无不是欢声雷动,瞬间士气大振,向灵芝岛的舰队发起更加猛烈的进攻。

    灵芝岛的军兵以为全岛已被占领,顿时军心大乱,四下奔蹿,急相逃命,相互踩踏,落水纷纷,死伤不计其数。

    唐马大喜过望,指挥水军发起最后的总攻,收获颇丰。

    段鸿羽、左含冰、战伦、庞岳正在指挥军兵抢战灵芝岛的各处要地,索龙、镶白甲武士指挥大队军兵突然杀到近前。索龙得知被振军偷袭上岛后,大惊失色,赶紧将水军交给彭先果指挥,自己带镶白甲武士急匆匆赶了回来,想趁群雄立足未稳之机将其赶下水去,再依靠岛岸上的大炮和有利地形将振军驱逐出碧清湖。

    双方这一场大战乃是最后的较量,无不拼尽全力。段鸿羽、左含冰双战索龙,战伦则和庞岳则与镶白甲武士斗在一起。

    镶白甲武士为人粗鲁,见到这样的危情,反而十分高兴,一对八棱梅花瓮金锤舞得呼呼挂风,甚是骁勇。

    战伦和庞岳乍一遇到这么个猛汉,也是不敢大意。

    镶白甲武士看出了庞岳武功较弱,双锤高高扬起,呈流星赶月式向庞岳肩头便砸。

    庞岳不敢迎架,纵身跳到一旁。

    镶白甲武士叫道:“死老头,你躲什么?”平举双锤,像山羊顶架一般向庞岳攻了过来。

    战伦见庞岳危险,忙将双笔交于左手,向镶白甲武士后心砸落。

    镶白甲武士左锤回收,用出一招“苏秦背剑”刚好迎住双笔。

    战伦猛一受力,双笔险些脱手,暗道:“这猛汉倒是好一身蛮力。”

    庞岳眼见躲闪不开,只得用剑来挡大锤。以他的功力更无法阻止镶白甲武士,猛地向后摔去。

    镶白甲武士一声暴喝,高高跃起,两记重锤向庞岳再次砸下。

    战伦眼见庞岳无法阻挡,挥手左掌向前一撩,随着一股强劲的掌流,庞岳猛地飞了出去。

    还没等庞岳落在地上,镶白甲武士的双锤便先砸在了地上,地上马上多了两个巨坑,一时土屑横飞。

    庞岳从地上跳起,飞起一剑向镶白甲武士咽喉便刺。

    镶白甲武士看也不看,随手一锤向外开去。只听“当”的一声,庞岳的剑便飞了。

    庞岳不敢再停,赶紧退到一旁。

    战伦身形向前一欺,双笔斜插镶白甲武士后心。

    镶白甲武士猛地回过头来,抡锤照战伦前心便是一下。

    战伦只得放弃进攻,举笔架住大锤。同时一记重脚正踢在镶白甲武士的胸口上。

    镶白甲武士挨了这一脚就像没事人一样,一连两锤同时砸到。

    战伦不想和他这样的蛮人拼招,便向后退去。

    两柄大锤对在一起,直迸出一个老大的火星子。

    镶白甲武士收回左锤,右手锤向前一递,一招“单刀直入”猛砸战伦心口。

    战伦双笔呈“十”字型在空中一架,刚好迎住大锤。

    镶白甲武士怒道:“好家伙,竟敢阻挡爷爷好锤,看我推死你。”用尽浑身力气向前推去。

    战伦武艺精湛,气力却远不如镶白甲武士,顿时被推得步步后退。

    只听“嘭”的一声,战伦撞在一棵树上,碗口般粗细的杨树一折两断,而镶白甲武士丝豪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是猛力向前推。

    战伦抵不住镶白甲武士,又脱不开身,只得步步后退。

    没退出七八步,战伦又撞到一棵水桶般粗细的柳树上,他退无可退,只得用出浑身力气和镶白甲武士硬抗。

    镶白甲武士这时如果给战伦一锤,战伦便只有死路一条了,可他脑袋显然不太灵光,口中嗷嗷直叫,只想将战伦压成肉饼。

    战伦根本无法阻止镶白甲武士的进攻,心下一寒,暗道:“没想到我竟死在这莽汉手上了。”

    只听“噗”的一声,镶白甲武士突然不动了,接着嘴中流出一串鲜血,歪到一边去了。原来是庞岳悄悄来到镶白甲武士身后在他脖子上捅了一剑。战伦长舒口气,连迈步的力气都没有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响马英雄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响马英雄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响马英雄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