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远走它方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响马英雄传正文 第十二章 远走它方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段鸿羽道:“文士这样做也是为大局着想,他就是怕日后万刃山发生分火并才不得已而为之!”

    关云虎道:“如果不是张青山,你早死在文士的手上了,难道你认为这也是对的?”

    段鸿羽叹道:“如果我当时死了,就只能认命了。也许——”

    关云虎厉声问道:“也许什么?”

    段鸿羽叹道:“也许我活在这世上,本身就是个巨大的错误!”

    陆星寒道:“少主,我们知道你心系万刃山安危,可你知道不知道?你这样做对叶大侠和夫人也极为不公。你是他们的儿子,理应为他们报仇!”

    段鸿羽道:“家父家母临终时为防止我报仇,曾不惜用剑刺我。我们要报仇,才是真正违背了他们的本意!”

    关云虎道:“你知道什么?那都是张青山编出来骗你的鬼话,他早被过云峰和文士收买了!”

    段鸿羽道:“如果张松山被文士收买了,我就绝不可能逃出虎口。此外,我和张松山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我太了解他的为人了,他可以杀人放火,可绝不会谎。”

    关云虎、陆星寒、谢环虽不情愿,可也不得不承认张松山是个襟怀坦荡的好汉子,否则,以叶剑飞的识人之明,绝不会把他做为最贴身的侍卫,并把和铁弓山联络的重任交给他。沈飞鸿也不会临死前将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他。

    关云虎还是不甘心,大声道:“少主,你是铁了心放弃报仇了?”

    段鸿羽道:“不错!我们大家各奔前程,以后再也不要提报仇的事了。你们放心,如果文士再敢加害你们,或万刃山做了不仁不义之事,不用你们,我就绝不会放过他们!”

    关云虎冷笑一声道:“少主大驾,我们可承受不起!”

    段鸿羽道:“关云虎,你这是什么意思?”

    关云虎道:“少主是过云峰、文士的好兄弟,当然不会找他们报仇,我们这些叶大侠旧部是生是死又哪敢有劳少主了?”

    段鸿羽扯出割裂的衣襟道:“我和万刃山已经割袍断义,和他们再也没有关系了!”

    关云虎、陆星寒、谢环和众喽啰看到段鸿羽少了半片的衣襟,心头不禁也是一凛。

    陆星寒道:“少主,难道……难道你真的不想报仇了?”

    段鸿羽道:“不错!以后谁也不许再提报仇这两个字了!”

    关云虎怒道:“不报就不报!你到底是何居心?”

    段鸿羽厉声道:“关云虎,你想做什么?难道你还想杀了我不成?”

    关云虎道:“你是少主,我不敢!”

    段鸿羽猛地拔出紫蛇腾云剑道:“我从今以后和万刃山已再无瓜葛,这柄剑便是家父生前用过的剑,谁敢再提报仇两个字,我定斩不饶!”

    关云虎厉声道:“不行,不能就这样算了!”

    段鸿羽把剑唰地指在关云虎心口道:“到底你是少主,我是少主?”

    关云虎道:“你是少主!”

    段鸿羽道:“既然你还当我是少主,就该听我的话。我已经放弃了报仇,你们就不要再作乱了!”罢,送剑归鞘,转身大步而去。

    关云虎猛地拔刀在手,忽然向脖子上抹去。

    陆星寒和谢环赶紧抱住他。陆星寒道:“云虎!你做什么?”

    关云虎道:“你们别拦着我,就让我死了吧!”

    陆星寒道:“云虎,少主已经做了决定,你就不要再坚持了!”

    谢环也道:“星寒得对,我们都是叶大侠最忠实的部下。少主无论做了什么样的决定,我们都要服从!”

    关云虎仍不赶心,他猛地甩开陆星寒和谢环,用刀一指段鸿羽,大声喊道:“段鸿羽,你算什么东西?兄弟们苦苦找了你这么多年,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答复吗?”

    陆星寒和谢环听他喊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无不吓得面如土色,赶紧上前将他拉住。

    关云虎猛地抛刀在地,蹲在地上痛哭起来。这样一个铁打的好汉,在文士苦苦追杀之下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如今却哭得如此痛心,只因段鸿羽是他的精神支柱,也是他活下来唯一的理由,他热烈盼望了十几年,吃了无尽的苦,经过无数次死里逃生,没想到等来的竟是这样一个结局,怎么能让他甘心?

    关云虎这一哭,整个山谷顿时哭声一片。

    哭声就根根利箭,每一支都深深刺在段鸿羽的心上,可他没有回头,就这样一直向前走,直到完全消失在夜色中。

    段鸿羽走了两两夜,才终于回到黑山头,只见张松山的尸体仍躺在路中央。段鸿羽在路边挖了个深坑,将张松山的尸体掩埋了。他跪倒在张松山的坟前,禁不住泪如雨下。张松山可以是这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谁想却被他生生逼死,他既感到愧疚,又深感无可奈何。如果没有张松山的书信,万刃山绝不会发生火并,以叶剑飞之英明睿智,肯定会处理好招安事宜。正因为张松山的书信,才让机密提前败露,使叶剑飞惨遭杀身之祸,在这件事上,张松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想他是贫苦人家出身,对官府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当看到信件的内容时,产生巨大反感也是在所难免。张松山在万刃山事变中,等于立下大功一件,本可以留在万刃山享福,可为了自己的安全,宁可抛却一切,远走穷乡僻壤,过那种清贫的生活。他一方面对叶剑飞的死深感愧疚,另一方面又对过云峰的安危和万刃山的前途充满忧虑。对自己的感情更是复杂,既希望自己快乐成长,又担心日后会走上报仇的道路,他每生活在这样一个心境里,想必也是痛苦之极了。

    段鸿羽在张松山坟前坐了良久,才起身向西方走去。玉屏风仍慢慢地跟在他身后。段鸿羽对它不管不问,就好像根本就不认识它似的。

    色变就变,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转眼间黑色的乌云便如巨大铅块堆满空。鹅毛般的雪花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一张张,一片片,就如少女的脸孔般凄婉而宁静。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响马英雄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响马英雄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响马英雄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