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最后欢聚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响马英雄传正文 第九章 最后欢聚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段鸿羽打马来到聚义厅前,早有人报到里面。过云峰、文士率众兄弟出来迎接。过云峰大笑道:“十弟!你终于回山来了,众兄弟都想死你了!”

    段鸿羽走上前道:“大……大哥!”这一句大哥!他真不知是怎么出口的!

    过云峰笑道:“十弟!快到里面坐!”拉着段鸿羽的手走进聚义厅。

    段鸿羽知道文士精细过人,怕被他看出破绽,便努力控制,和众兄弟谈笑风生,看不出和往日有任何变化。

    过云峰道:“十弟!京城情况如何?”

    段鸿羽道:“京城秩序还好!只是劫掠事件还是有所发生!”

    过云峰叹道:“大顺军一定要严肃军纪,要是失了民心,可是大为不妙!”

    喻凤豪道:“大哥!现在下已定,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过云峰道:“你知道什么?当年唐朝的冲大将军黄巢曾攻下长安,就是因为不思进取,耽于享乐,才最终一败涂地的,我真为大顺军担心呀!”

    梁见太道:“哥哥多虑了!就凭吴三桂、左良玉那几支孤军已根本威胁不到大顺军了!”

    过云峰道:“其实现在大顺军所面临的局面要比当年的黄巢还要危险得多,东有吴三桂、满清,南有明军、大西军,如果稍有失策,就会落到四面夹击的境地!”

    梅颜笑道:“吴三桂不过是一个的总兵,崇祯老儿都被我们打败了,他还能翻不成?”

    过云峰道:“你有所不知,吴三桂的舅舅祖大寿,上司洪承畴都投降了满清,他和满清之间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倘若突然倒向满清,对大顺军可是危害极大!”

    唐马道:“大顺军一路东征,所向披靡,吴三桂必不是对手。哥哥他可能投靠满清,弟倒觉得不太可能。以吴三桂的性格,他一定想做独霸一方的枭雄,要他做满清的鹰犬,他不会那么傻的!”

    喻凤豪道:“不错!吴三桂是老狐狸了,他身为山海关总兵,其地位很是微妙,危险和好处同样大,在这种情势下,他肯定会按兵不动,待价而沽。”

    过云峰道:“可闯王如果满足不了他,只怕他就会乱生事非了!”

    文士道:“大哥的担心有道理!可以弟之见,吴三桂暂时不会和满清靠得太近。像吴桂这样的人,肯定和大顺、满清都有接触,这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他当然会把自身利益放在第一位。正因为他西有大顺,东有满清,他的地位才显得至关重要。他肯定清楚这一点,不到万不得已,他是不肯轻易交出他的老巢山海关的。我只怕他会设计引起大顺和满清的冲突,以便坐收渔翁之利。”

    喻凤豪道:“可他在大顺和满清的夹缝之中,无论大顺攻清,还是清攻大顺,他都首当其冲,他怎么可能设计引起大顺和满清的交战?”

    文士道:“不要忘了崇祯在位时清军就曾数次入塞,如果吴三桂向满清许以合作承诺,难保清军不会再次冒险!”

    梅颜笑道:“二哥!你得也太可怕了吧!”

    文士道:“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现在大顺军刚攻下北京不久,民心不稳,暗中还有很多明朝残余势力在搞破坏,后续援军也未到达,要是清军突然绕过长城出现在北京城下,对大顺军真的好危险!”

    梁见太道:“可有吴三桂在山海关,清军不一定敢倾巢入关。”

    文士道:“现在大清皇帝换成了年轻的顺治,野心勃勃的多尔衮做了摄政王,此人深有谋略,能做出怎样的行动谁也不敢保证。现在也确实是满清偷袭顺军之最佳战机,这样的机会可以是千载难逢。他们若放弃了这次机会,等大顺军在北京站稳脚跟,民心安抚,再想偷袭可是难了!”

    文士分析得虽然有些道理,可众兄弟还是觉得太过离奇。

    唐马一向佩服段鸿羽,见以前一向活跃的他此刻竟缄默不语,问道:“十弟!想什么呢!你看,多尔衮敢不敢进关?”

    段鸿羽道:“进关怎么样?不进关又怎么样?”

    唐马道:“当然大不一样了,要是清军入了关,不定杀成什么样子呢!”

    段鸿羽道:“这都要看意了!”

    梁见太笑道:“十弟!我们的是地上的事,你却扯到上去了!”

    段鸿羽叹道:“大顺军能不能在北京呆下去,并不在清军,而在自己。如果能严明军纪,保境安民,以北京之险固,加上民众的拥护,不要清军,便是清军和吴军联合起来也不再话下。如果不能好好控制,只顾贪图享乐,既使没有满清,就是南边的明军反扑过来,也抵挡不住了!”

    众兄弟听了段鸿羽话,无不摇头叹息。

    是夜,过云峰在聚义厅中大摆筵席,为段鸿羽接风洗尘。众兄弟开怀畅饮,无不尽兴。

    席间,唐马忽道:“怎么不见野兔子?”

    梁见太道:“对呀!有这么多好吃的,她竟不来,真出息了!”

    梅颜笑道:“野兔子一回到山上就坐在寨前的青石上发呆,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梁见太站起身道:“我找她去!”

    过云峰道:“有她指不定怎么闹腾,没她也好,她不想来,就由她好了!”

    野兔子回山虽然什么也没,可众兄弟已猜出她和段鸿羽吵了嘴,又不便明,便装作不知。

    段鸿羽酒量本来不大,这次是想饮醉的,可谁想喝了整整两大坛,一点醉意竟也没有。众兄弟无不大奇,都以为他是为和野兔子吵嘴的事烦心,根本没想到他此行的真实目的。

    又喝了一会儿,众兄弟招架不住了,都先后回寨去了,聚义厅内便只剩下了段鸿羽和过云峰两个人。

    过云峰喝得十分尽兴,为段鸿羽满满斟了一大碗酒道:“十弟,今大哥难得这么开心,来,我们干!”

    两人举起酒碗都是一饮而尽。

    两人又饮了一大坛,以过云峰酒量之宏也完全醉了,而段鸿羽仍是没有一点醉的感觉。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响马英雄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响马英雄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响马英雄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