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英雄传 最新章节 第二十四章 将门虎女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响马英雄传响马英雄传 最新章节 第二十四章 将门虎女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天已渐明,东方亮起了鱼肚白。一路打听,段鸿羽终于找到了梅李村计家。这是一普通人家,只有数间瓦房。段鸿羽见郭潇趴在计家门前的柴垛中向里偷看,便悄声来到近前,小声道:“此事关重大,你可不要乱来。”

    郭潇笑道:“那可要看你待我怎样了。”她见段鸿羽没理会,便道:“我们现在告诉他们一声,让他们也早做些准备。”

    段鸿羽道:“不行,他们不会相信我们,说不定还会把你我当做敌人。”

    郭潇道:“那你说怎么办?”

    段鸿羽道:“我们只能等着,看情形而定。说不定计远朋神通广大,根本就用不着我们出手呢!”

    郭潇正要再说,段鸿羽忽然伸手把她的嘴捂住了。郭潇不明白怎么了,正要叫喊,却听马蹄声四起,十余匹快马已旋风般来到,正是虎头光棍、关猛和“天残六怪”。那大宝身形庞大,竟是四驾马车拉来的。

    郭潇头上直冒冷汗,暗道:“这些人来得好快。”

    计家人十分警觉,听到马蹄声,马上从屋中走出一位两鬓斑白的老者和一个十六七岁,面目清纯的绿裙少女。

    虎头光棍等人从马上下来。虎头光棍一抱拳道:“计老英雄,久仰久仰。”

    计远朋一怔,问道:“各位是——”

    刘武一一做了介绍,说道:“计伯父,这些人是特地赶来拜会您老人家的。”

    计远朋忙道:“各位辛苦,快里面请。”

    众人到屋中坐定,只是那大宝体形太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强挤进屋。

    计远朋对绿裙少女道:“小雨,快伺候客人。”

    绿裙少女正是计远朋的女儿计小雨,江湖人称‘绿莺剪水’,她答应一声,端上茶来放在众人前面。

    虎头光棍是个爽快人,寒暄了几句,便把此行的目的讲了。

    计远朋听后勃然大怒,拍案而起道:“我身上没有什么藏宝图,也不知道藏宝图的事,你们找错人了,马上出去。”

    刘武利欲熏心,站起身道:“计伯父,你我两家为此图守了几百年,如今各位英雄前来,您老人家就不必再隐瞒了吧!只要你交出藏宝图来,众英雄定是亏待不了你,为你家小雨多置办几件嫁妆也就是了。”

    计远朋气得胡须直颤,骂道:“小贼,你整日价的吃喝嫖赌,偷鸡摸狗,如今无处撒疯,竟陷害起我来了,且吃我一掌。”他大喝一声,一掌“排山倒海”向刘武当头便是一掌。他此时正是盛怒,这一掌当真是势如千钧。

    刘武身形一跃,让开来掌,只听“叭”的一声,一张实木的太师椅被重掌击了个粉碎。

    马九大喝一声:“挡驾。”起双拐斜刺里攻向计远朋。计远朋纵身跃开,取下墙壁上宝剑,厉声道:“老夫与你们拼了。”

    计小雨取出子午鸡爪鸳鸯双铖跳到前面,秀眉一立道:“爹,让女儿先对付他们。”

    计远朋想了一下道:“这些人武功高强,你可要小心了。”

    计小雨答应一声,一扬双铖说道:“是爷们便上来陪小女过几招,别在边儿上卖呆。”

    段鸿羽见计小雨一副英姿飒爽的巾帼之风,心中不仅暗喝一声采。

    郭潇见段鸿羽目不转睛地看着计小雨,陡然间升起一团怒气,骂道:“小色鬼,见一个爱一个。”

    段鸿羽扭头道:“谁是小色鬼。我怎么见一个爱一个啦?”

    郭潇也不回答,只管低头生闷气。

    这时,关猛哇呀呀一声大叫跳上前来,嘻嘻一笑道:“小娘子,你别急,你老公这就到了。”象鼻子大刀向前一递,一招“关公挂印”向计小雨面门就是一刀。

    计小雨不知对手虚实,不敢贸然对攻,头一偏,让开这一刀。关猛叫道:“好身手。”大刀往回一领,用刀背来砸计小雨头。计小雨左手铖向上一架,只听“波”的一声,关猛的大刀被弹了出去。哪知关猛并不收招,就势刀杆一扬,疾戳计小雨面门,这一招当真是迅捷无伦。

    计小雨“啊”的一声惊叫,身形尽力向后一仰,才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关猛身形一旋,大刀起处,竟又已拦腰扫到,计小雨一个卧鱼,那大刀几乎是擦着她的头顶飞了过去。她一时摸不清关猛到底在多深的功夫,惊得香汗淋漓。

    在柴堆中偷窥的段鸿羽和郭潇也暗暗吃惊。郭潇心道:“若那日关猛用出此刀法,我恐怕也是难以抵挡。”

    这时,计小雨和关猛已过了三十余招,那关猛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招,再无出彩的功夫,计小雨已缓过气来,回铖发起反攻,关猛不住退却,全赖兵器优势苦苦支撑。

    刀铖闪动之中,计小雨一声轻叱,一铖“九天落日”正削在关猛右手臂上,关猛大叫一声,拖刀败下阵来。这次关猛的表现总说还可以,没给虎头光棍太丢脸,虎头光棍心里还是满意的,他把金疮药扔给关猛,提镩便要上前。

    马九道:“虎爷,你是领头的,不可轻战,等我来对付她。”说完,架着双拐一瘸一拐地来到近前。

    计小雨见来的是个瘸子,又瘦得像痨病鬼一般,笑道:“老头,你快回去,等养好了病再来与本姑娘斗吧!”

    马九黄板牙一龇,奸笑道:“老马害的是相思病,小娘子若肯陪老马几夜,老马的病是不治自愈。”

    段鸿羽听马九言语下流,对他好生厌恶。计小雨气得花容失色,骂道:“痨死鬼,看招。”一招“白蛇出洞”闪刺马九面门。

    计远朋深知马九武功古怪,大声道:“小雨,不可轻敌。”

    马九左手拐一起,将来招开出,同时右拐已随风点至计小雨前心,别瞧他是个瘸子,身手比正常人还要快上三分。

    计小雨一声惊叫,奋力一侧身,才逃过这一拐。

    马九足一点地,双拐竟同时飞起,一招“龙凤呈祥”分袭计小雨左右太阳穴。

    计小雨不敢迎架,一个缩头躲了过去。马九的双拐在空中相击,发出“叭”的一声巨响,她不待马九再进招,右铖一舒,直捅马九小腹。马九拐往下走,竟直击向计小雨天灵盖,这是两败俱伤的功夫,就看谁能胜在心理上了,到底还是马九久经战阵,沉得住气,计小雨收回双铖,在地上一滚,让开双拐。又是一声巨响,马九的双拐将地上青砖砸了个粉碎。

    段鸿羽心道:“这马九下得好重的手。”

    计小雨和马九转眼间便过了四十多招,计小雨招法轻快凌厉,妙招层出不穷。马九双拐如风,站在地上稳如泰山,任计小雨在他周围反复冲击,他就是不给对手一丝破绽。时间一久,计小雨额头见汗,已有些力不从心。

    计远朋瞧在眼里,暗暗为女儿担心。

    马九求胜心切,忽地发起强攻,他虽是残疾,脚下移动却是迅速无伦,根本让人瞧不出他另一条腿是不能动的。

    段鸿羽暗道:“一个好人要将功夫练到如此境地已属不易,他一身残之人竟能到达此等之高度,其付出的艰辛,真是可想而知了。”在心里对马九竟有些钦佩。

    马九正思如何取胜,忽然窥见计小雨出现破绽,他一阵狂喜,双拐同时飞起,用一招“双虎出山”,疾点计小雨前胸。

    计小雨一声惊呼,抛铖在地,一个后仰倒是地上。

    眼见对手倒地,马九心头一喜,正要变招,忽然计小雨双手向后一撑地,双脚已凌空踢到,马九始料未及,正被计小雨双脚踢在手中,只听“呼”的一声,双拐同时落在地上,还未等他回过神来,计小雨已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跃起,双铖眨眼间便攻到近前。计小雨这一招来得绝妙,在场众人无不惊叹。

    计小雨正要结果了马九,忽听身下有风声,她见不到人,大吃一惊,只得向后一跃,这时才瞧见地上站着一个矬子。这矬子是天生侏儒,高不盈米,却长着一张成人脸孔。

    计小雨喝道:“哪里来的小东西,你快滚开,我可不想杀你。”

    矬子田平把手中捣药杵一扬,笑道:“小娘子,你瞧我如何?”

    计小雨道:“我从没见到你这样一个怪物,你快些走,我见到你,都快吐出来了。”

    田平道:“不好,不好,小娘子,田爷还少个夫人,正想讨你做个夫人,你现在便这样讨厌老公,可是如何使得?”

    计小雨怒极,骂道:“好不要脸的矬子。”一招“灵蛇吐信”向田平面门狠狠扎来。

    田平大叫一声:“反啦!反啦!这娘子要谋害亲老公。”身子一滚,已从计小雨跨下滚了过去。他身材极小,动作看似笨拙可笑,其实十分实用。田平叫道:“各位,我什么宝贝都不要了,便要了这小娘子啦,你们可不许同我争。”手中杵一晃,已是三招向计小雨后背打来。别瞧他身小,力道竟是不弱。

    计小雨不及回头,用一招“苏秦背剑”将三棒挡出。

    田平笑道:“好娘子,功夫不坏,现在不降服你,到时可要受闺中气,田田不要。”捣药杵一旋,又是二招打到。

    这时,计小雨已转过了身来,她闪身躲过来招,狠狠一铖向田平当头斩下。

    田平在地上只一滚,计小雨这一铖便已斩空。她恨田平轻浮,“唰唰”十几铖如影随形般刺向田平。

    那田平地上左躲右闪,前滚后翻,任计小雨招法精妙,又哪伤得了他分毫?

    郭潇见段鸿羽对计小雨一脸关心的样子,心里老大不高兴,她白了段鸿羽一眼,低下头去不再看。

    计小雨铖铖刺空,心中焦急。那田平只是又躲又闪,并未见有什么厉害功夫,可计小雨就是伤他不得。

    田平嘻嘻笑道:“小娘子,你先收了双铖,瞧瞧老公的棒槌如何。”他突然向计小雨发起进攻,捣药杵上下飞舞,攻的尽是计小雨的下盘,他左右翻腾,真如从地下蹦出的土行孙般,计小雨难以适应他的打法,一时手忙脚乱。

    计远朋大声道:“小雨,不要跟他打法走,用绝招胜他。”

    一句话有如醍醐灌顶,使计小雨清醒过来,她改变招术,一连三铖向田平当头罩下。

    田平见计小雨双腿分开,便又想从她腿间钻过,再到后方去进攻。哪知他刚一滚到计小雨身下,计小雨便收了双铖回来,反手向下一刺,骂道:“好无耻的东西,拿命来。”原来,计小雨这个破绽是故意露给他的。

    田平无处可藏,吓得大声叫道:“不得了,不得了,这下田田可死在小娘子手上了。”

    柳恨见田平危险,猛地抢下场来,叫道:“好毒手的小妮子。”九节链子枪一挥,忽地卷向计小雨足踝。

    计小雨忙舍了田平,回铖来格链子枪。

    柳恨本来是用头发盖住脸的,此时经风一吹,一张脸已完全呈现在众人面前,只见她脸上的皮肤已被揭去,上面尽是疤痕。

    计小雨惊得一下叫出声来,暗道:“瞧她面目也算是个美人了,是何人如此狠心,把她的面目弄成这样?”

    柳恨一枪不成,第二枪又向计小雨脖颈卷来,她冷笑道:“好美的的人儿,让我在你脸上也划上几道,好让天下所有男人见了你都避而远之,让你也少些痛苦。”

    计小雨左铖一挥,挡住链子枪,那枪在铖上打个卷,枪尖忽地向计小雨脸颊上扫来。

    计小雨一声惊呼,迅速歪头,才躲过这一枪,她右铖回圈,倏地一招“银河落日”反挑柳恨左肩。

    柳恨一声冷笑,左手握枪尖向外一绷,将来招弹出。她枪影闪闪,眨眼已攻出二十几枪,一阵枪影已将计小雨包围。

    计小雨左躲右闪,已是无力回击,并不是她的武功比柳恨差得太远,而是这柳恨的枪法太过诡异,她根本无法适应。

    ~~b~~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响马英雄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响马英雄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响马英雄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