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英雄传 最新章节 第十五章 身世之谜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响马英雄传响马英雄传 最新章节 第十五章 身世之谜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他走到近前,果见有数十名壮汉正把一捆捆的木柴往木屋四周垒,霍龙标和易飞升淫笑着站在人群前面指挥,在他们身后,有三排弓箭手,把一支支寒光闪闪的利箭直指木屋。

    段鸿羽从暗处闪出,大声道:“霍龙标,你这卑鄙无耻的奸贼,你若要报仇,便正大光明的前来找我,却为何用此歹毒手段?”

    这一声,直把霍龙标和易飞升吓得肝胆俱裂。两人一见是段鸿羽,各把兵器握在手中。霍龙标颤抖地道:“段小贼,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时,天诛、地灭已各握大棒追赶上来。霍龙标厉声骂道:“你们这两个忘恩负义的混球,我一向待你们不薄,没想到你们竟向这小贼来通风报信,我真恨没杀了你们。”

    天诛道:“你怪我们无情无义,倒是你无情无义在先。”

    霍龙标直气得七窍生烟,身形一起,狠狠两刀向两兄弟斩来。

    段鸿羽知道天诛、地灭根本不是霍龙标的对手,手上银笛一起,一招“闻鸡起舞”挡住霍龙标的钢刀。刀笛相合,金星四冒。两人这一下都下足了功力,霍龙标被震得倒退三步才稳住身形,段鸿羽也觉得虎口微微发麻。

    易飞升领教过段鸿羽的厉害,琢磨大哥不是段鸿羽的对手,忽地从斜刺里杀出,狠狠一棍,斜叩段鸿羽太阳穴。段鸿羽没有接招,身形向后一退,让开来招。这时,围在屋外的弓箭手都围聚过来,一支支利箭有如雨点般射向段鸿羽和天诛、地灭。

    段鸿羽大声道:“两位,我对付霍龙标和易飞升,这些弓箭手交给你们怎样?”

    地灭道:“就这几个小虾米,都不够我们兄弟划拉的,连那些背柴禾的也交给我们了。”

    段鸿羽道:“好。”一阵手挡脚踢,无数支射来的利箭立时回射过去,七八名弓箭手瞬间受伤倒地。

    天诛和地灭看准时机,大吼一声杀入人堆。这两兄弟对付这些弓箭手还是绰绰有余。一阵银轮过后,众箭手叫喊阵阵,一个个东倒西歪,四下溃散。

    段鸿羽今天太过劳累,在霍龙标和易飞升强大的攻势面前一时抵挡不住。他步步退却,只能用巧招与两人周旋。

    霍龙标眼看为儿报仇在望,不禁精神一涨,刀风呼呼,全力向前,恨不得立即将段鸿羽碎尸万段。

    段鸿羽身形稍稍一缓,正被易飞升右脚勾住左腿,一理摔倒在地,同一时间,霍龙标一刀狠狠斩落。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忽然一条人影有如鬼魅般欺到近前,还没等易飞升和霍龙标反应过来,却早被此人的利爪抓住后心,两人被扔出了三丈多远,同时摔倒在地。

    段鸿羽从地上跳起,却见出手的正是紫云上人。在他身后,云青和张松山也已来到近前。紫云上人满脸怒容,喝道:“你二人如此歹毒,定要斩尽杀绝。我不想取你们性命,你们快快逃命去吧!”

    霍龙标和易飞升从紫云上人的出手一招便知此人武功高不可测,哪里还敢再斗?他们从地上爬起,转身便逃。

    逃出不远,霍龙标忽然转回身,他仔细打量了一下紫云上人,脸色骤变,惊道:“莫剑愁,你是‘今古一人’莫剑愁,所有人都以为你死了,原来你是躲在这里。”他拉着易飞升,咬牙切齿地去了。

    段鸿羽跪倒在地道:“上人,是晚辈错了,你罚我吧!”

    紫云上人面色沉重,他长叹一声道:“鸿羽,你随我来。”段鸿羽不知紫云上人找他做什么,也不敢问,只是静静地跟在他身后。

    紫云上人把段鸿羽引到石屋中。他望着烛火中的人像,眼中慈爱横生,但不久,他忽又变得满脸怒容。

    段鸿羽不解紫云上人为何如此,悄悄注视着紫云上人的神情变化。过了好长时间,紫云上人才道:“鸿羽,你知道这墙壁上的人像是谁吗?”

    段鸿羽道:“晚辈不知。”

    紫云上人叹了口气道:“孩子,你是一个习武奇才,你的武功也都是我教的,你实际上也是我的弟子,可你知道我为何一直不肯让你拜师吗?”

    段鸿羽也经常为此事纳闷,摇摇头表示不知。

    紫云上人道:“那是因为你本就是我徒弟的儿子。”

    段鸿羽大吃一惊,半天没省悟过来。紫云上人用手一指墙壁上的人像道:“他便是我的弟子,名叫段一鹏,也正是你的亲生父亲。”

    段鸿羽只觉得浑身一颤,他几大步跨到人像前仔细观瞧那段一鹏,虽一时不敢相信,可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滚落下来。他平生还是第一次听人讲起自己的身世,他以前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段鸿羽颤抖地道:“上人,我我父亲现在何处?”

    紫云上人长吸口气,痴痴地吟道:“雏鹰初试翼,回首望苍穹。十月添新羽,展翅破长空。这首诗便是你父亲十五岁时所作,他那时也像你现在一样年轻。他侠肝义胆,谋略过人,并胸怀大志。你的资质虽也极佳,但若论起谋略来,还是比不过你的父亲,他也是我最大的骄傲。”紫云上人缓了缓口气,又道:“他是当世难得的俊杰,从小就想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我见他艺业已成,便在他十八岁时放他出山。可谁想,这竟是我最大的错误,我至今仍为此事痛悔不已。”

    段鸿羽道:“上人,这是为何,他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让您如此痛心?”

    紫云上人道:“他本来投身军营,为国出力,算是遂了我的心愿,可谁知,他后来竟落草为寇,成了打家劫舍的强盗,这实在令我痛惜不已,直至今日,我仍是无法原谅他。”

    段鸿羽道:“上人,他落草之事,也许是别有隐情。他现在何处,您可以找到他好好质问。他若真的是为害一方的恶盗,便是杀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紫云上人道:“以他的修养学识,绝不会成为强盗,我正是为此事不明白,难以理解他的所作所为。我得知他落草之后,本该出山清理门户的。只因我三十年前已立下重誓,终身隐居于山野,绝不再过问江湖上的事情,才一直没有下山去找他。他倚仗我教他的武功,竟在中原做出许多惊天动地,无法无天的大事来。我想他终究都要回来见我的,到时我再好好与他对质。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等到却是那样一个结果。”说到这里,紫云上人的眼眶禁不住有些湿润了,他长吸口气,又讲道:“那是十四年前的一个雨夜。一个满身血污,衣衫褴褛的汉子抱着一个三岁大的孩子来到这里,跪在我面前。这青年汉子便是张松山,他抱来的孩子正是你。”

    段鸿羽一惊:“是我?”

    紫云上人道:“不错,他对我说,他正是段一鹏的部下,这孩子便是段一鹏的儿子,取名段鸿羽。段一鹏夫妇已死在中原,他是奉了两人临死时的重托才历尽艰辛找到我的。我恼恨段一鹏,本不愿留下你,可张松山竟在石屋中长跪不起,他在屋中跪了三天三夜,最后晕倒在地上。我被他的诚心打动,才收留了你们二人。所以,你能投入我的门下,不要感谢我,更不要感谢你父亲,你要感谢的是张松山。没有他,你不要说现在这一身本领,便是一百条命也没了。”

    段鸿羽本来很激动,可没想到得到的竟是父母已死,他真的有些万念俱焚。

    紫云上人道:“段一鹏既然已死,他做过些什么我也就不再追究。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是,以他的武功,又有何人杀得了他?他到底是怎样死的?我反复询问张松山,他都是只字不提。我见张松山支支吾吾,说话前后矛盾,料定其中必有隐情,我这才开始教你武功,等你长大后察清父母的死因,是何人害死了他们。你来时身上别无它物,只是在被中裹着这一只象牙梳子。”说到这里,紫云上人从怀中取出一象牙梳子道:“就是这只。”

    段鸿羽接过象牙梳子,只见它虽然已年代久远,却是洁白如玉,除在一侧刻着“鸿鹏比翼”四个小字外,再无特别之处。他观瞧良久,将其小心地放在怀中。

    紫云上人从袖中取出一柄剑来,“呛”的一声拔剑在手,只见剑身波光凛凛,华光万道,整间石屋都已被它的华彩覆盖,让人根本感觉不到烛光的存在。紫云上人道:“此剑名为‘溶血玄冰’,也是天下的名剑。中原高手众多,你带上它去,必有大用,你可以走了,去做你应该做的事。”

    段鸿羽一听紫云上人要自己下山,慌忙跪倒道:“上人,晚辈不愿下山,愿终身陪伴上人。晚辈做了错事,上人体罚便是,千万不要赶晚辈下山。”

    紫云上人抬头望望屋外,幽幽地道:“在遥远的西北边疆,有一片绵延千里的高山,那便是天山。在天山山脉最深处,有一座险峻的山峰,名叫不老峰,峰上的凌霄洞便是我们天山派的总坛,我们都是天山派凌云子的传人。你也听到了,我本名叫莫剑愁,江湖人称‘今古一人’,我还有一个师弟叫玄真子。当年为了件意外之事,我与他决裂,我也正是因为那件刻骨铭心的事才来此地隐居,发誓不再踏入江湖,天山派也因此不复存在了。时隔这么久,真不知道玄真子现在怎样了。今天,霍龙标已经认出了我,我已不能在此隐居下去。这样也好,人总是要叶落归根,我老了,该到回家的时候了,明天我就要带云青回天山不老峰了。”他顿了一下,又道:“你现在的武功也算是出类拔萃,虽算不得天下第一,但当今世上能胜得了你的也是寥若晨星。我天山派剑法流派众多,你用的‘裁云剑法’与段一鹏的剑法完全不同,你不必担心会被人瞧出身份。你为父报仇之后,不要忘了将段一鹏的‘紫蛇腾云剑’带回来交给我。我一切都已向你交待清楚,你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段鸿羽从小便与紫云上人、云青、张松山在梨花村中长大。紫云上人教他武艺,两人情同父子,如今要分手,他根本无法接受。段鸿羽跪在地上恳请紫云上人能带他一起走。

    紫云上人长叹口气,推门去了。

    段鸿羽知道已无法挽回,跪在地上长哭不起。

    ~~b~~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响马英雄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响马英雄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响马英雄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