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08章 或许我可以试一试!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正文 第1408章 或许我可以试一试!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沐风有些不耐烦:“我瞧你安康的很。”

    “这……隐疾,隐疾……还望沐风使帮看一看。”他一脸的求肯之色,几乎要凑到沐风跟前。

    沐风鼻中忽然闻到一抹熟悉清香,身子一僵,转头看向杨堂主,杨堂主体态有些胖,小鼻子小眼睛的,相貌其实略有点猥琐,此刻一双小眼睛正眼巴巴地看着他,眸底如有波光流转。

    沐风轻咳了一声,依旧冷着脸:“把手给我!”

    杨堂主果然把手伸过去,沐风为他把脉。

    杨堂主能感觉到他的指尖微凉,微抖。

    片刻后,他缓缓放开手,看向杨堂主:“阁下应该是心事太重,思虑过甚,伤至心脾乃至气血亏……”他说了一堆专业术语。

    杨堂主点头:“沐风护法真好医术,可有法子治疗?”

    沐风道:“我可开一药方给你,你回去抓药熬了就是。”

    不知道从何处摸出一张纸来,写了一个药方,正要递给杨堂主,身后有人淡淡地道:“杨堂主是怎么了?”

    众人一起回头,见假左天师站在阴影处,正瞧着他们。

    杨堂主赔笑说了自己的症状,并说明沐风护法给他快了药方。

    假左天师向沐风伸出手:“本座也粗通医术,让本座瞧瞧。”

    沐风便将药方递给了他,假左天师看了片刻,上面的药并不复杂,也是一些常见药,他看了半晌也没看出什么不妥,便将那药方递给了杨堂主:“这药方尚算可以,杨堂主照着抓药便是。”

    杨堂主他们告辞去了,假左天师瞥了沐风一眼,见他垂眸站在那里,倒没其他不妥。

    他缓缓开口:“沐风,本座饿了,去为本座抓条鱼吧。”

    “是!”沐风不假思索地答应,一翻身,跃入旁边的大湖里。

    此时正是深夜,湖水本就冰冷,而这湖底还禁锢着无数怨灵,每到午夜是它们最活跃的时候。

    这大湖中只产一种鱼,一种极凶的鱼,以食怨灵为生,平时生活在湖底深处,身子滑溜,极为难抓。

    午夜的大湖,怨灵凶猛,鱼也凶猛,沐风跳进去对这些怨灵和鱼来说,无疑进来一盘美食血肉,湖水像开锅似的沸腾起来……

    一刻钟后,沐风从水中冒头,手里抓着一条摇头摆尾的大鱼,他身上被咬出许多血口子,周身的衣服也结了冰,全身结了一层冰甲似的。

    水中是阴气的冷,和普通的冷不同,沐风整个唇都是苍白色的,他抓到鱼后正想上岸,假左天师淡淡开口:“这鱼太小,再另外抓一条个头大一些的。”

    “是!”沐风一句废话也没有,又一头扎入水中。

    水里再次沸腾,有血花一团一团地冒出,也不知道是是沐风的,还是那些鱼的……

    “你这是做什么?”假左天师正站在岸边看着,身后传来女子清脆声音。

    他回头,站在他身后的正是丽王仙子。

    “这湖里鱼很有营养,本座想弄一条熬汤补一补。”

    丽王仙子小嘴一抿:“这湖中鱼可不是什么美味……你如此做又是试探他对你的忠心吧?放心吧,中了我独心蛊的人,都会对主人极为忠心,不必你用这个来测试。”

    假左天师被戳破了心事,笑了一笑:“本座觉得这鱼确实美味……”

    丽王仙子声音微冷:“午夜这湖正是凶灵肆虐的时候,就算你我下去也未必能毫发无损地上来,你让他下去真为解决口腹之欲?看来你对本王的术法不怎么相信啊。”

    假左天师明显不想得罪她,强笑道:“仙子多想了——算了,这鱼我也不想吃了。沐风,上来!”

    片刻后,沐风从水中冒头,整个人几乎冻成了冰坨子,身上的血口子纵横,看上去有些吓人。

    他想上岸,却明显力不从心——

    假左天师手一抬,衣袖飞卷而出,将他卷上岸来。

    沐风全身结冰,在那里止不住地抖,却依旧死死地拎着那条鱼向着假左天师躬身:“主上。”

    假左天师有些意兴阑珊:“本座忽然不想吃鱼了,将这鱼放生罢。”

    “是。”沐风垂眸将拼了半条命才捉到的鱼放入湖水之中。

    左天师仔细看了看他的脸色,沐风脸色虽然青白的厉害,却没有一点被捉弄的不忿之色。

    他这才满意,抬手丢给他一个药瓶:“吃下此药罢,回去再打坐三个时辰可解阴寒之毒。”

    沐风再次答应一声,道一声谢接过药瓶去了。

    丽王仙子微笑:“没想到他也能像狗一样听话。”

    左天师牵起她的手:“这里风大……”

    丽王仙子脸色微变,衣袖一抬,直接将假左天师拂开,冷冷地道:“说话就说话,不要动手动脚的!”转身去了。

    假左天师望着她的背影眸中现出厉色,手指缓缓握紧……

    假正经什么?左右不过是上界被贬的人而已,还真当自己是这世上的主宰了?哼!

    ……

    沐风慢慢回到自己住的屋子,他表面一直很平静,心里已经浪卷浪翻!

    主上!主上真的归来了!

    他终于看到希望了!终于快熬出头了!

    主上居然化妆成那样猥琐的人来救他们,如不是他闻到独属于左天师身上特有的味道,他还无法认出他……

    在认出主上的那一刻,他激动的几乎想要翻跟头!如不是这些年跟着左天师锻炼的淡定功夫到家,他刚才说不定就露馅了。

    他心里虽然激动的不得了,表面上却看不出什么来。

    那个假左天师很变态,这个庄园里四处都是摄像头,他的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的掌控之下,所以他回到屋子后,就开始木着一张脸为自己涂抹药膏。

    上好药后,他又像往常那样四处溜达一圈,做正常的防卫工作。

    他和他的同伴是分开的,分住庄园的四个方向,他每天无论多晚都会到其他三人那里转一圈,今天也不例外。

    他先转到沐雷那里,沐雷正在练功,见他进来和他打了一声招呼,就又练功了。

    沐风微微点了点头,也没说别的,就又出来了。

    这次浩劫他们几个会中招是意外中的意外,事前压根没有一点征兆!

    左天师进入那阵眼后,他们几个日夜悬心,几乎隔几天就要到暗黑森林去转转,和左天师联系的金牌更是一天掏出来瞅八遍。

    左天师一去不复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几个心里也越来越没底。

    两年前的一天沐云沉不住气独自出外寻找,一个月后回来,兄弟几个为他接风洗尘,吃了一顿,然后就陷入了一场噩梦!

    他们看到左天师回来了,这位左天师明明各种行为都和他们的主上不同,但他们心里就是莫名其妙忠诚于他,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甚至他说球是四方的,他们也会附和。

    明明心里是什么都明白的,但身体语言动作皆不听自己指挥,跟在那假左天师身边鞍前马后地跑……

    那感觉就像是自己的身体是木偶,被人操控了似的,完全无法自主,偏偏神情动作和原先并无区别,没有人能分辨出来。那种感觉极为恐惧也极为绝望,就像明知道前方是个悬崖,也得跳下去似的。

    幸好沐风或许是体质特殊的原因,这种状况他仅仅持续了半天,半天后他就抢回了身体的主动权。

    而他的兄弟们却没有他这么幸运,他们始终没真正醒过来。

    沐风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试探自己的三个兄弟,发现他们依旧中招后,他只能使用秘术让三个人失去关于左天师大人的记忆,这样才避免了把左天师的秘密全部泄露的灾祸……

    沐风虽然脱离了那种蛊的控制,但他也不敢离开,他的三位生死与共的兄弟都在对方手中,他如果逃走,他们三个怕是有意外。再说那种失忆术必须一个月施展一次,要不然会失效。

    再说这个假左天师和那丽王仙子功夫绝高,他们四个就算是全盛期也不是对手。

    也或者说这世上除了真正的左天师大人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所以沐风隐忍下来,他一直装做中招的样子听从假左天师的安排,暗地里他也在研究解开兄弟们蛊术的法子。

    奈何这蛊极为罕见,沐风在最开始甚至不知道他们到底中了什么招,只能慢慢试,跟在那两个人身边的时候在他们的谈吐中寻找蛛丝马迹。

    这半年他才知道他们是中了一种罕见蛊,而沐风对蛊术是一窍不通的,他一时也没咒念……

    这个假左天师是个多疑的,虽然控制了他们,但对他们并不放心,时不时想出各种缺德法子试探,甚至让他们四个给那个女人牵马坠蹬,给那个女人当小厮使唤……

    所以他们四个这两年过的日子很有些苦不堪言,沐风一直苦熬,在等待时机。

    现在时机终于来了,他们的主人回来了!

    他们的主人只要回来,那就一切好办!

    他给‘杨堂主‘开的药方看上去平平常常,其实暗藏了很多玄机。

    他跟随在帝拂衣身边这么多年,主仆之间自然有一套特殊的相认方式,要不然帝拂衣当年一人千面游戏人间,他们几个依旧能准确寻到他也是这个原因。

    他相信主人看到那药方后,应该就能明白他们四个现在的处境……

    ……

    城中一处客栈内。

    帝拂衣确实很快将那药方破译出来,药方总共构成两句话:三人中独心蛊行动不能自主。每日寅时三刻院西一棵槐树下怨灵会失灵半个时辰。

    帝拂衣指尖轻点着独心蛊三个字,眉峰轻聚,他对蛊术也只是有所涉猎,并不算精通。

    他刚才趁沐风为他把脉时,也暗测了一下沐风的,沐风体内有蛊,但被压制住了,所以他是明白的,而其他三使却直到现在依旧是受控的。

    他已经看到沐风装出来的那些症状,应该和其他三使是一样的。

    如果给他一些时日,这种解药他差不多能配制出来,不过他们现在时间并不多,他必须争分夺秒才行!

    “惜玖,你为我护法,我开炉试炼解药。”帝拂衣决定试一试。

    顾惜玖挑眉:“试炼?你没有明确的配制方法?”

    “是,这种蛊我也是第一次见,只能多试验几次。”帝拂衣也不瞒她。

    顾惜玖轻吸了一口气:“或许我可以试一试!”

    帝拂衣诧异:“你?”

    顾惜玖点头:“这种蛊很像我见过的独情蛊,我知道独情蛊的解法,两者之间说不定解药是共通的。”

    帝拂衣松了一口气:“好,你先试,我给你护法!需要什么药材?”

    顾惜玖说出一些药材名,其中几味帝拂衣原本就备着,还有几味必须去药店能新鲜的。

    帝拂衣立即吩咐梁长老去弄那些药材,对暗影门的人来说,去药店弄药材是手到擒来的事。所以小半个时辰过后,顾惜玖所要的药材都备齐了。

    炼制丹药时会有灵气外泄,为免引起那假左天师的疑心,顾惜玖和帝拂衣干脆去了扶苍宫。

    扶苍宫内景物依旧,只不过里面的侍女侍从流失了大半。

    二人是隐身进入的,没惊动任何人,偶尔碰到几个巡夜的侍从,听他们偶尔的交谈中,二人知道了那些侍从侍女的下落——

    被假帝拂衣给弄到新宅院去了!

    顾惜玖心沉了下去,她在假左天师的府邸中并没有看到熟面孔。

    按道理说,那一半的侍从侍女足有几十位,她和帝拂衣进去的时候,所看到的那些侍从侍女都是新人,一个老人也没看到。

    那么那些人被弄去了哪里?是弄到一些角角落落干一些杂工,还是已经遇害了?

    而以假左天师那种性子,那些人遇害的可能性最大……

    那些被挑走的侍女侍从都是这里面最顶尖的,可以说是帝拂衣曾经的亲随。

    虽然不如四使那样亲厚,但对帝拂衣那也是忠心耿耿的。顾惜玖居住在扶苍宫的时候,那些侍女侍从对待她也极友善极尊重,在顾惜玖心里,已经把那几个人当成好朋友看。如果他们已经遇害……

    她心情沉重,足下也慢了下来。

    ……

    十点以后应该还有哒。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