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62章 三句话不离洞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正文 第1362章 三句话不离洞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帝拂衣几不可闻地松了一口气,他高高在上几千年,用威势压人习惯了,凡是不服他的他威势一压,全部乖乖听命。

    而这次他没用一点威势,完全是用心去做的,只为她争得一个真正的名分,也为了能和她成为真正的夫妻,得到这里所有人的祝福……

    他习惯思索世界大事的缜密头脑最近一直琢磨的都是怎么把这些人搞定,顺利娶到媳妇的事,尤其是为搞定百里策绞尽脑汁。现在终于搞定了这个刺头,帝拂衣向罗展羽瞧了一眼:“罗展羽,本座这算是过关了罢?”

    到了这个时候罗展羽也心服口服,答应的很爽快:“过关了!阁下是第一位过关如此快的人,恭喜!”

    众人也纷纷向帝拂衣道贺,帝拂衣眼睛依旧看着罗展羽:“那阁下何时为我们举办婚礼?”

    罗展羽:“……”

    众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心急的。

    一般通过之后,大家要预备一些东西,譬如布置喜堂,喜房,预备膳食……这些林林总总的事预备下来最少需要十几天的时间,所以罗展羽都把通过之后成亲时间定在一个月后,能让大家从容准备。

    所以他这次也依照旧例道:“那就一个月后吧。”

    一个月后?

    帝拂衣微眯了眼睛,这效率真慢!他的手下办事效率如果这么慢早被他给拍飞了!

    按照这边的规矩,他就算是通过了,在成亲前也是不可以和准新娘说话见面的,那他岂不是要再忍一个月?!

    他又瞥了顾惜玖一眼,那丫头坐在那里,手里转着一块啃剩的骨头,低垂着眸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淡淡笑了一笑,悠然开口:“本座的婚事可以暂放一边,关于那大树上显示的天机,不知道大家有何解读?”

    这是大家都关心的事,所以他这一句话立即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

    大家解读了这么久各种解法都有,无奈没有一个靠谱的,现在忽然听他提起这个,自然人人感兴趣。

    “左天师大人,此事还是您来解读的好,不知道左天师大人有何想法?”

    “是啊,我们想出来的那些都不对,大家不知道碰了多少钉子了。”

    “左天师大人是不是有了真正的解读?”

    “……”

    一道道热切的目光落在帝拂衣身上,等着他解惑。

    帝拂衣弹了弹衣襟,淡淡地道:“本座才看到那天机语时原本有了一点新思路,但后来一直为和惜玖的婚事努力,那天机语自然也就放在一边,只隐隐觉得这天机语所指之事和惜玖关系很大,需要我们共同探讨,既然我们的婚期是定在一个月后,那本座还是等婚后和她探讨清楚了再来为大家解读罢。”

    众人:“……”

    片刻后,几乎所有人的矛头都对准了罗展羽。

    “罗头儿,我深深觉得左天师大人既然已经通过,这二人又如此情投意合的,不如早早把这婚礼办了!”

    “是啊,一个月后台迟了!让我看打铁趁热,就今日吧!”

    “对,对!择日不如撞日,今日正好!”

    “你看左天师大人的鱼也预备的很周全了,我们在这里有吃有喝,干脆今夜就当他们的婚礼夜,大家在这里集体为他们主持婚礼,岂不更好?”

    “……”叽叽呱呱,各种催促的话都有。

    罗展羽狠狠瞪了帝拂衣一眼,他还是不想如此草率的:“婚礼大事岂同儿戏?怎么也得准备几天,大家还要为他们预备喜堂不是?”

    “喜堂很容易预备啊,我们这里这么多人呢,一人帮一手,也能在半个时辰内搞定。”

    “是啊,是啊,其实拜堂只是一个仪式,最重要的是他们彼此的心意,总把人家小两口分开太不人道。”

    “放心吧,罗头儿,只要你放话,我们立即就能将喜堂布置出来!”

    “对,对,本来大家因为上次聚会的事对今天的聚会兴致不高,如果能用喜事冲一冲也不错。”

    “……”

    这些人个个发言,话说到这个份上,罗展羽再不同意那就不得人心了,他咳了一声:“喜堂倒不算难预备,可喜房……”

    一直安静不语的顾惜玖说了一句:“我那屋本来就是喜房。”

    罗展羽:“……”

    好吧,看来妹妹也是很愿意立即嫁人的,那他就没必要妄做坏人了,于是他一横心答应下来,不过他也有条件,以后闯出这里后,左天师要在外面再补一场盛大的婚礼,给妹妹一个真正的名分。

    帝拂衣自然答应下来,于是这一场婚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大家都是说干就干的,立即一窝蜂地去布置喜堂。

    因为先前有那几对成亲的在先,大家布置这个还是很拿手的,更何况帝拂衣早有准备,他居然带来了喜堂所用的一切用品,这样布置起来自然更为快捷。

    而女子们则喜滋滋地拉着顾惜玖去换装,反正她嫁衣也是现成的。

    于是半个时辰后,顾惜玖已经身穿凤冠霞帔站在了刚刚布置一新的临时喜堂前,帝拂衣也穿上了他新郎的袍服,和她并肩而立。

    周围的宾客虽然就这几十人,却比几百人还要热闹。

    喜堂是用议事大厅临时改装的,居然也是富丽堂皇,处处透着喜庆。

    顾惜玖看着喜堂上大大的‘天’字,有一种不真实感。

    这两个大字是帝拂衣的手笔,铁钩银划,极有气势。

    其实按照大家以往的思路,中堂上悬挂的应该是大大的双喜字,拜天地只是一种叫法,但像帝拂衣直接悬挂这么一个字的可以说绝无仅有。

    顾惜玖明白帝拂衣的真正身份,这个大陆的神,也只有老天能受得了他这一拜,其他的牙根没资格。

    自己真的嫁给这个人了!

    虽然那个雨夜他为她也穿上嫁衣,也布置了喜堂,但那就像是锦衣夜行,别人压根不知道,他们在一起更像是私奔。但现在她站在这里和他拜堂,那就是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和先前是不一样的。

    她正有些出神,手被帝拂衣握住。

    他的手掌温热,是她一向贪恋的温度。

    而这也是自上一次分离后,他第一次握住她的手,让她心跳不已。

    这一握住便像是一生,那温暖自他手心传递过来,顺着她掌心上移,仿佛一直熨烫进心灵深处,让她整个身心都温暖起来。

    这就是幸福吧?和相爱的人携手一生,不离不弃。

    后面的一切如同做梦,在众人的祝福唱礼中拜了天地,然后她又回到了她的喜房内。

    这房间里的布置她其实一直没再动过,自那一夜后,他离开她独自睡在这里,每天早晨第一件事就是把这里的一切都细细擦拭一遍。所以这里的一切看上去还是崭新的。

    帝拂衣一直牵着她的手,送她进入喜房后,他还一直握着。

    虽然同在此地,但两个人毕竟已经半个月没见,相思已入骨。

    他一直握着她手的时候,顾惜玖其实在强压着扑入他怀中的念头。

    按规矩,新郎将新娘送入喜房后,应该出去和满堂的宾客喝酒谢礼的,所以顾惜玖坐下后直接催他,让他出去会会宾客。

    帝拂衣笑了,手上一用力,直接将她扯入怀中,眼睛看着她的眼睛:“宝贝儿,你现在还要赶我走?”

    那怀抱温暖,她强忍住抱他腰的**:“我没赶你,这是规矩……”

    “去它的规矩!本座恨它!”

    顾惜玖哼了一声:“你不是一直很尊重规矩?”让他婚前不见他就执行的如此彻底,真的是一面也不肯露。

    这半个月顾惜玖其实也曾经偷偷去找过他,结果他太神出鬼没,她一直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自然也就没见着,如不是每天能看到他预备好的饭食,她还以为他跑了哩!

    帝拂衣似乎明白了什么:“你刚才是因为这个生我的气?故意在我身边走开?”

    顾惜玖一抿小嘴:“既然你这么守规矩我自然也要守规矩啦,这难道不是成全你?”

    这明显就是发小脾气的气话了,帝拂衣忍不住想笑。

    原来一贯在别人面前冷静睿智大气的女孩子也有发小脾气的时候,也有这样孩子气的时候。

    而她这句话里有着怨气,怨他没偷偷来和她相会,其实还是想他了。

    因为想念的厉害却见不到,自然就有怨了,所以向他发发女孩子的小脾气也情有可原。这怨也是让他心里甜蜜的怨。

    他笑:“果然是想我了!你不会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吧?”

    “切,才不会,我这些日子可是忙的很,忙的快忘记你是谁了。”顾惜玖才不承认自己是真的想他。

    “呃——是么?那我就给你加强一下印象!让你牢记我是谁!”不由分说吻了下来!

    那吻激烈,霸道,带着浓浓的渴念,瞬间点燃彼此的感官……

    顾惜玖原本微抿着小嘴没反应,但也只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反应他而已,免得这家伙得意忘形。

    却被他强势撬开齿关,强势攻入,逼着她和他共舞,几个回合下来,她终于溃不成军,一直僵在身侧的双臂缠上了他的脖子,如藤缠树,紧紧偎依着他,开始反应他。

    真的很想他!

    想念他的怀抱,想念他的吻,想念他的味道……想念他的一切一切。

    她从来没想到自己会如此眷恋一个人,她一向坚强冷静,但在他身边她却像个孩子似的,只想和他在一起,不想再分离……

    热吻很容易就点燃激情,帝拂衣干脆抱起了她,向床边走去。

    顾惜玖眼睛一花之际,已经被他直压在床上……

    小别胜新婚,更何况他们这种刚刚尝到甜头就被迫分开的人?

    他火热的身躯压在她身上,不重却也牢牢将她控制在身下,他的眼睛牢牢锁定她的:“惜玖,今夜才是我们真正的新婚之夜,你喜欢么?”

    他的目光太有形有质,顾惜玖被他盯的感觉脸蛋似要燃烧起来:“这嫁衣我穿了两回……”

    帝拂衣灼热的气息吹在她的耳边:“上一次算是试穿,这一次才是正式。无论你什么时候穿都很好看。”

    “可是……”顾惜玖伸手制止住他解她衣襟的手。

    “可是什么?”帝拂衣不解,他想要她,现在就要!

    顾惜玖想咬唇,她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可是我还没有洗澡……”

    她每天晚上临睡前都会沐浴的。

    她怎么也没想到今夜会成婚,刚才大家决定了以后,就把她拉去换衣打扮了,压根没时间洗澡……

    太急了!真是太急了!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帝拂衣愣了一愣,忍不住笑了起来。

    顾惜玖被他笑的脸更红了,抬手就捶他肩:“你还笑!都怪你,结婚这么急……”

    帝拂衣任她捶,她现在捶他的力气就像个孩子,明显没舍得真下手,他当挠痒痒了。

    顾惜玖连着捶了他七八下才反应过来,貌似自己这个动作很有些孩子气……

    她有些赫然,讪讪停了手,自己也没想到有这样孩子气的时候。

    帝拂衣等她停了手,这才握住她的手,和她十指紧扣,俯首轻吻了她的耳垂一下,看着那耳垂迅速像珊瑚豆子一样红,他的气息愈加火热:“宝贝,你要洗澡?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来,先闭上眼睛。”

    他声音温柔中透着强势,她如受催眠,果然闭上眼睛,然后感觉帝拂衣将她抱在怀中,再然后就是一阵天旋地转,风声呼呼。

    她心里好奇,这个地方虽然面积不小,但像个倒扣的铁锅,他们在锅内压根出不去,他能带她去哪里?

    她在这里待了一个多月了,可以说所有犄角旮旯都转遍了,没觉得哪里是能让她惊喜的地方。

    这样过了十多分钟,顾惜玖估摸着以帝拂衣这样的脚程,应该能跑出几百里路之外了,他却还没有停止的打算。

    不会是已经出了那结界了吧?

    她觉得从结界这头跑到那头也没有这么长的距离。

    ……

    又过了片刻,他终于停住,吻了吻怀中她的睫毛:“好了,睁开眼睛。”

    顾惜玖果然睁开眼睛,然后怔在那里。

    她这是进了什么仙境了吗?

    四周都是半透明的水晶似的物体,这些物体有粗有细,有宽有扁,有的如同一面墙,有的又如同一根不规则柱子,有的像是鹿角……光怪陆离,不一而足,更稀奇的是,这些物体似乎都是中空的,里面似水波似的冒着气泡。

    这是什么东西?

    顾惜玖打赌她一辈子也没见过这个,忍不住上前伸手摸了一摸,触手温凉如玉,不算太硬也不算太软,她如果大力戳一下的话,说不定能将这些东西戳破。

    “这是什么?这里是哪里?”顾惜玖好奇。

    “这里是地下三十里处,这些都是蕉奶果树的树根。”帝拂衣给她解惑。

    顾惜玖心中一跳,一句话脱口而出:“我能来这里?”

    大蚌不是说这个地方是帝拂衣练功之地,极为绝密吗?

    只有帝拂衣能来,连大蚌来这里也是因为当时帝拂衣确实伤重自己来不了,所以才让大蚌当坐骑进入这里的。

    而且大蚌就进来过那一次,后来它贪恋这里极浓的灵力,还想自己再悄悄进来,结果都无功而返,因为没有帝拂衣的带领压根进不来。

    帝拂衣牵着她的手向前走:“以后我能去的地方你都能去。”

    如果说,这片阵眼之地里面的灵力是外面世界灵力的两倍的话,那顾惜玖现在所处的地方流动的灵气几乎是外面的十几倍!

    浓郁的灵气在这里转化为流动的风,顾惜玖感觉在这里呼吸上一口,也能感应到体内灵力的搏动。

    “大蚌还说这里面没有空气,普通人进来会死呢,原来那货是骗我!”

    “也不全是骗你,你如果不是我的人,大树树根周围的结界你压根进不来,而结界外确实是没有任何空气的。”

    顾惜玖福至心灵:“你的意思是说,因为我和你……有了那层关系,身上有了你的味道,所以能进这里了?”

    帝拂衣转了转她手上的戒指:“聪明!不过还有这戒指的功劳。”

    没想到和他滚床单还有这种好处。

    顾惜玖知道有些地方只有圣尊能进去,只对圣尊开放,没想到成为圣尊的妻子也可以,顾惜玖有一种傍大款的感觉。

    帝拂衣带着她向里走了约莫有半里路,前面现出一道池子,池水浅碧,如同透明翡翠,有淡淡绿色烟雾自池水中升腾而起,缭绕似仙气。

    最显眼的是,在这池子旁边不远处安放着一张淡红色的云床,薄雾一样的红色床纱低垂,在这样的地方这床就像绿叶中烘托出来的红花,漂亮的不可思议。

    顾惜玖:“……”

    不用问,这床是帝拂衣准备的,看来他早就有所准备。

    顾惜玖看着那床愣神。

    “宝贝儿,喜欢这个地方吗?今夜我们也可在此处洞房,这里才是我为你布置的喜房。”帝拂衣牵着她走向那池子:“你想泡澡可以在这里,我们同泡。”

    顾惜玖脸又不可抑制地红了,她发现帝拂衣现在和她说话很放得开,三句话不离洞房,这家伙得有多饥渴……

    毕竟是第一次来,她对这里很感兴趣,挣开帝拂衣的手,开始在附近转悠着看。

    帝拂衣干脆拎出一把椅子坐下,看她转悠,偶尔看到她在哪里驻足有点长,他还会为她解说一下。

    譬如在这里练功要注意什么,哪个位置灵力最充裕对她修炼最有好处,他随口讲解,倒是让顾惜玖增长了不少知识。

    这个地方并不算很大,也就是一个足球场大小,片刻的功夫她就转悠遍了,她忍不住叹气。

    帝拂衣目光一直跟着她转:“叹什么气怎么了?”

    “这个地方真是修炼圣地,当初你在外面打坐静修那么久,也没把灵力修回来,但来这里后,你居然在短短八天内回复了全部功力,你那时出来时都吓我一跳……”顾惜玖感叹,她半开玩笑:“早知如此,该让你早来这里。”

    帝拂衣眼眸微微一闪:笑了一笑:“所以说我这是因祸得福?”

    顾惜玖轻抿了抿唇:“其实这些日子我一直很后悔,后悔逃那次婚,让你受重伤险丧命……”

    帝拂衣将她拉坐在自己怀里:“惜玖,你不必愧疚,其实这也是天意,如不是你这一逃,也找不到你的哥哥不是吗?再说我也平安活着,事情发展也不算糟……”

    “可是你却被困这里啊,还不知道要困多久,你堂堂圣尊被困在这样一个地方,外面没有你坐镇,不知道会怎样。”这是顾惜玖心里的结,从未说出来过,现在忍不住说了。

    “放心,我们早晚能出去的。”他略沉吟了一下:“其实我应该已经破解开那天机,只要条件达到了我们出去是很容易的事。”

    顾惜玖眼睛一亮:“你破解开了?需要什么条件?”

    “九人九阶,带头之人必须为女子,灵力阶别到达十阶大圆满。”帝拂衣几句话就总结出应达到的条件。

    顾惜玖微微一愣,现在这些人中,只有帝拂衣和罗展羽达到了九阶,其他人基本全在七八阶上转悠,现在达到八阶的人算上她共有七位,已经八阶半即将到达九阶的有三位,其他则是刚刚升上八阶的。

    做所周知,八阶升九阶难如登天,很多人已经达到八阶的人再修炼五六十年也未必能把这一阶升上去。

    那这几位八阶的要想升上九阶只怕没有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也达不到。

    带头之人是女子,如无意外,那说的就是她了。

    她现在才八阶,升九阶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年月,让她升十阶那岂不是更遥遥无期了?

    还有,其实这里的人都想出去,大家共同进退这么久,如果只能出去九位,那其他人怎么办?只怕他们会绝望!

    这个真相帝拂衣一旦说出来,怕是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她有些出神,帝拂衣却仿佛读懂了她的心思,缓缓开口:“惜玖,为上者要懂得取舍,不能有妇人之仁……”

    ……

    到此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