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60章 来自大舅哥的刁难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正文 第1360章 来自大舅哥的刁难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继续六千字一章)

    罗展羽挑眉:“这么说阁下已经有了出去的法子?”

    “暂时没有。”

    原来他也一时没法子,罗展羽心中也不知道是喜是忧:“阁下既然暂时没法子,那怎能保证一定给她风光婚礼?如果一直出不去,阁下是不是就一直这样不明不白着?”

    “那以你的意思是?”

    “这里有这里的规矩,阁下既然进来这里,那么一切就应该按照这里的规矩走,你必须在这里为她预备一场大家都认可的婚礼。”

    ……

    这个地方男多女少,又是一夫一妻制,所以这里的男子要想娶到媳妇非常不易,确实和媳妇情投意合是必须的,还要经得住各方面的考验,只有考验通过才能获得大家的认可,大家才会为其办一场体面的婚礼,让他把媳妇娶进门。

    因为太艰难才会异常珍惜,所以那些考验都是千奇百怪的,极难达到,有的人为了娶到媳妇需要预备七八年!

    譬如要得到所有男子的同意就要分别投其所好。

    毕竟狼多肉少,一位女子常常有七八位男子喜欢,这个女子成婚那就代表着其他人没希望,那这些人肯定是不满的,想要取得他们的同意就极难……

    顾惜玖虽然来到这里的时日尚短,却不知道赢得多少男子的垂青,几乎在场的单身男子都喜欢她,摩拳擦掌地想要赢得她的欢心,像百里策他们就不用说了,已经明确表示出追求之意。

    还有一些比较慎重的,因为时间还短,她又如此优秀,让他们有点相形见绌,大家暗地里比着赛着想要提高自己的修为,锤炼自己的本事,以达到能和她比肩的条件,然后再设法追求她。

    帝拂衣没来之前,顾惜玖身周的这些男人们已经为争的美人芳心暗中展开竞赛,做了好几种计划,都想赢得美人归。

    现在帝拂衣来了,还是以未婚夫的身份杀进来的。

    他又和大家或多或少都有点过节,虽然他在那一夜及时力挽狂澜救了大家,但也就是让大家心里的疙瘩小了一些,并没有完全消失,大家对他还是很有些防备的。

    现在大家对他的态度是敬而远之,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他们甚至还没将他认同为这部落中的一分子,他要想取得这些人的同意那自然是难上加难。

    取得大家的同意只是其中一项条件,还有一个条件是他必须用他最不擅长的本事为大家谋得一份福利……

    譬如擅长干采集的人要独自上山打一次猎,猎回来的兽必须是最美味可以供所有人大吃一顿的,而满足这个条件的兽个个十分凶猛,稍不小心就会把小命搭上。

    擅长打猎的则要上树去采集够全部落人使用一天的果子和叶子,同样也是独自前去,被狒狒们揍个满头包那是妥妥的事。

    因为这些苛刻的条件,所以男人们想要婚配需要下很大很大的决心,经过这么九九八十一难娶进门的媳妇自然会如珠如宝似的宠着。

    现在罗展羽就把这些条件在帝拂衣面前亮了出来,问他可敢经过这些考验?

    他唯恐帝拂衣耍横不答应,又加了一句:“左天师大人,我知道你本事大,你如果硬要赖在小玖这里,我也拿你没办法,但你如果连这些条件也不敢答应的话,如何能证明你对小玖的真心?小玖当初逃婚定也是对你有所不满的,以致让她没有安全感才这样做……所以你如果这也不敢应的话,我很怀疑你的真心,我也永远不会承认你是我的妹夫!”

    这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威胁感十足。

    顾惜玖微微皱眉,她和帝拂衣的事是私人的事,她其实不想任何人干涉,就算亲人也不行。

    帝拂衣对她的真心她比任何人都明白,压根用不着这样故意设置障碍,她正要开口,旁边的帝拂衣已经出声:“罗展羽,原本我和她的事没有你置喙的余地,你承认不承认对本座来说也都是浮云,但既然我来到这里想要娶她,就不想让她让人闲话,所以入乡随俗,依了你的规矩便是。”

    他居然就这么痛快地应了!

    顾惜玖心中一暖,忍不住传声给他:“你可以不用答应的,我不在乎这些。”

    帝拂衣将她揽在怀中,在她耳边轻笑:“没事,以我的本事轻松过关,放心好了。”他们还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他不想让别人说顾惜玖的闲话,毕竟在这里如果得不到大众的认可就像是非法同居一样,说不定会让其他女子讥笑……

    这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直到帝拂衣点头同意了,罗展羽又说出了另外一条规矩:未婚的男女是不可以同住的,在这些条件未完成之前,男方也不可以见女方……

    帝拂衣:“……”

    顾惜玖:“……”

    左天师大人有些咬牙:“取得大家同意这点本座自有法子,你想让本座用什么不擅长的本领做事?速速说出来,本座自有法子完成!”他现在好不容易才和顾惜玖冰释前嫌,重归于好,刚刚在一起一天,实在不想分开。

    罗展羽咳了一声:“这个……你先完成其他的,这一条我琢磨琢磨。”

    帝拂衣:“……”他很干脆地说出一句:“给你半个时辰琢磨,过时不候!”

    “好!”罗展羽也答应了,拉着顾惜玖就走:“小玖,你先跟我走,我有话对你说。”

    拉着顾惜玖去了,将帝拂衣晾在了那里。

    此刻在这里围观的人还是有不少的,毕竟今天大家还在建设家园,只有少数人去参加打猎和采集去了。

    大家看着站在那里的帝拂衣,男人们普遍幸灾乐祸,在心里已经打定主意,不会轻易同意这件事,难得找到一个为难这位左天师大人的机会,不捉弄个够本怎么成?趁机报报小仇也不错!

    女人们则报以同情,觉得高高在上的左天师大人这次只怕是踢到了铁板,想要太太平平地娶到媳妇只怕比登天还难。

    ……

    “小玖,他最不擅长的事是什么?”罗展羽问顾惜玖。

    顾惜玖微抿了唇,硬邦邦地回答:“不知道!”

    “小玖,你在生我的气?”罗展羽沉默片刻询问。

    顾惜玖微拧了眉,淡淡地道:“我的事不想让任何人插手。”她是现代女性,很反感家人插手儿女的婚姻之事,更何况现在横插一杠棒打鸳鸯的是她的哥哥?

    罗展羽沉默了,半晌才道:“小玖,你可能是觉得哥哥多事,但是你想想我们的母亲,当年不顾家人阻拦硬要嫁给那位顾将军,自带嫁妆,甚至也没要婚礼,不知道挨了多少人的白眼和诟病,说咱们的娘亲是倒贴,当年他们夫妻吵架,那位顾将军还说过什么‘娶为妻,奔为妾’,他能让她做将军正夫人已经是很大的情分了,按道理说她应为妾侍,虽然后来他因为这句话向母亲多次赔礼,说是一时口不择言,但从这里可以看出,在他心里也觉得女孩子什么也不求嫁给他也是不矜持的,他也没真把我们母亲如珠如宝地宠爱,大部分男人对太容易到手的女子普遍不珍惜……玖儿,我不想你重走母亲的老路,我希望你会被夫君捧在手心里,一生一世珍重相待。”

    他这一番话说出来,让顾惜玖也有些感动,她叹了口气:“哥,其实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他其实为我付出的已经很多很多,那些事你压根不知道,我们在外面已经生死与共很多次,我和他这一路行来并不容易,不是普通夫妻可比拟的……”

    罗展羽叹了口气:“好吧,小玖,既然你这样说,我不会故意为难他,就按照这里正常流程走就可以,你们既然在这里成为夫妻,为免其他人说闲话,这过场他还是要走一走的。”

    话说到这里顾惜玖也无法再发对。

    好吧,那就入乡随俗!她其实也很想看看帝拂衣是如何征得大家的同意,怎么降服他们。

    她在这里待了这十几天已经把几十个人的性格掌握的差不多,或许是这恶劣环境的原因,一个个都是如狼般孤狠,如熊般桀骜的男子,他们虽然崇拜强者,但也不畏强权,悍不畏死。

    按百里策的说法,老子是吓大的?脑袋掉了碗大的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头可断血可流节操不能丢!

    所以帝拂衣想要得到他们的认可用身份压是不成的,他会用什么法子?

    “对了,小妹,他到底不擅长什么?”罗展羽还没忘记这事。

    上树采集上山打猎对这位左天师大人来说,都是小菜一碟,所以不能出这种难题。

    当然,也不能出做饭洗衣制衣这类的活,这里是男人的世界,罗展羽要考验还是考验他男人的本事。

    顾惜玖叹气,帝拂衣擅长的东西太多了,他不擅长的事还真不多……

    她蓦然想到了一个:“他不擅长钓鱼!”

    罗展羽半信半疑:“真的?”

    顾惜玖说出来后也有些后悔,左天师大人已经够悲催了,她怎么可以也跟着落井下石捏?

    所以她咳了一声:“假的……他不擅长……不擅长打猎……”

    罗展羽看了她一眼,居然看穿了她心中的小九九,微微一笑:“那就考验他钓鱼吧,让他抓够全村寨人吃一天的鱼。”

    顾惜玖:“……”

    左天师大人,我没想卖你,你自求多福……

    ……

    全村寨的人都在等待左天师大人上门求他们,他们已经在肚子里想了无数花招想折腾这位左天师大人,结果——结果三天过去了,左天师大人愣是没登任何人的门。

    他也守诺,这三天并没有找顾惜玖,当然,晚上他也是睡在他自己的屋内。

    这三天大家已经把家园重建的差不多,也基本恢复了曾经的生活,该采集的采集,该打猎的打猎,顾惜玖原本想看帝拂衣的手段,结果这家伙压根没动静,生像是忘了这回事。于是顾惜玖暂时也不管他了,自顾自修习炼丹术。

    倒是罗展羽有些沉不住气了,见到帝拂衣的时候还旁敲侧击了一下,帝拂衣却压根不理会。他依旧神出鬼没,无人能真正掌握他的行踪。

    这让罗展羽很气愤,不时在顾惜玖这里吹吹风。

    “小玖,男人其实骨子里都有点贱性,一旦征服成功便不会再放在心上,你让他得到了你,他知道你跑不了他也就沉住气了。”

    “这个人如此沉住气,是不是他高高在上习惯了,习惯别人去求他?他大概觉得你这么爱他,又已经成为他的人,肯定会沉不住气找他的,这样他就能化被动为主动。”

    “小玖,我看这人就是没把你放心上!要不然不可能是这样子的。”

    他天天来顾惜玖这里吹风,让顾惜玖偶尔一走神,险些炼废一炉药!

    到最后顾惜玖被他唠叨的没法,忍不住道:“哥,你比老太太还唠叨呀,更年期提前了?来,送你一丸药降降你的燥气。”

    顾惜玖将一颗药丸塞到罗展羽掌心。

    罗展羽唇角一抽:“小玖,他这样你不伤心?”

    顾惜玖一耸肩:“有什么可伤心的?我相信他。”

    罗展羽:“……”

    好吧,算他白说!

    “小玖,这几天怎么没见你来食堂吃饭?给你送的饭你也没吃多少,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罗展羽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你不会是有……”

    顾惜玖用一指竖在唇间,制止住他的天马行空:“你真想多了!”

    她就算怀孕要想有反应也需要大姨妈过去四十多天以后,而她大姨妈才走了十多天而已。

    再说她也不相信一次就中奖……

    不过她真的很期待怀上他的宝宝,他和她的颜值这么高,相信他们的宝宝颜值智商都是爆表的。

    “那你为何不去吃饭?”罗展羽不依不饶。

    顾惜玖略顿了一顿,说出实话:“其实他每天都给我预备饭菜的。”

    罗展羽愤怒:“看来他还是违约了!明明说好未成亲前不许来见你的!”

    顾惜玖回头继续炼药,声音也淡淡的:“他没有见我,只不过我每次回去都有一桌热腾腾的饭菜等着我而已。”他给她预备的饭菜都很丰盛,量小而精,正好够她一个人吃的。

    罗展羽顿了一顿:“没想到他还会做饭……”

    顾惜玖笑了笑,慢条斯理地道:“那是他从外面带来的,嗯,是这个大陆各地的美食,他都带了一些。”

    因为帝拂衣给她预备的饭食是在外面带进来的,色香味俱全,和这里的缺滋少味的饭菜自然不可同日而语,她自然就不想吃这里的饭了。

    罗展羽:“……”

    他怒其不争:“小玖,他这是让你贪恋他的美食,让你愈发离不开他!这人真阴险!”

    顾惜玖笑了一笑,没再说话。

    罗展羽的意思是帝拂衣拿美食做糖衣炮弹让她对他死心塌地,那又如何?她喜欢!

    她对他的糖衣炮弹喜欢极了。

    不过,顾惜玖对帝拂衣迟迟没有动静也是有些小纳闷的,帝拂衣到底在憋什么坏水呢?

    ……

    帝拂衣的行为其实有些让人摸不到头脑。

    譬如大家在树上采集,碰到大批狒狒的围攻,大家紧张和狒狒搏斗的时候,他忽然出现在不远处的树梢上,颤悠悠踩着一根小枝条,悠闲的如仙人临凡,让正有些灰头土脸的众人恨得牙痒痒的。

    这位左天师平时喜欢坐山观虎斗,双方就算是把人脑袋打成猪脑袋,他也能做到见死不救,对他这个特性众人那是早有耳闻的,所以也没指望他能出手帮一下忙。

    采集队的头儿觉得这位左天师大概是想趁这个机会提条件做为帮把手的报酬,没想到他这次直接出手,一首曲子自他指尖流泻,然后那些狒狒就去手舞足蹈去了,压根再顾不上追人。

    众人被他所救,正满心戒备地等他提出什么条件,没想到他转身飘然而去,挥挥袖没带走一片云彩,压根没和他们说一句话。

    众人面面相觑,有一种一脚踏空的不真实感。

    相同的,狩猎队也能碰到类似的情况,危机时刻这位左天师从天而降,解除他们的危机后,他又飘然离去。

    这些人毕竟是恩仇必报的热血汉子,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他们也想把这个人情债还一还,奈何找不到其他机会。

    这样的次数多了,众人对他的戒备消散了不少,遇到危险的时候,习惯性地盼望他能来……

    这样过去了五天,帝拂衣再出现时开始偶尔指点他们几句,譬如一些修炼心法上的错误,招数上的不足……

    他的指点几乎都是一针见血,让他们如醍醐灌顶,受益匪浅。

    这些人都是好武的,对武学一道极为痴迷,所以到后来开始有人主动找这位左天师请教,赶上这位左天师心情好,多指点他们几句就够他们自己领会十几年的!

    渐渐的,除了和帝拂衣真有竞争关系甚至有些小仇恨的人,基本都被帝拂衣收服了,主动说明同意帝拂衣和顾惜玖的婚事。

    帝拂衣并不是时时刻刻都高高在上,他还是很亲民的,于是他偶尔会拿出酒来和他们分享共饮。

    男人酒桌上是最容易交朋友的,一场酒喝下来,这些人已经把帝拂衣当成哥们。

    不但他们自己同意这桩婚事,甚至有很多人开始劝那些不同意者。

    说顾惜玖和帝拂衣原本就是天生一对儿,人家为了寻找妻子都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追到了这里,此情可以撼动天地,再加上顾惜玖顾姑娘对他也是一片痴心,他们没必要再做那根棒打鸳鸯的大棒,再反对的话一点也不爷们!

    也不过是短短十天的功夫,这村寨里除了百里策之外,几乎全成了这桩婚事的拥护者,大家纷纷找到罗展羽,表达出自己这种观点。

    罗展羽没想到帝拂衣十天之内就能把这些桀骜不驯的汉子搞定,心中还是有些小佩服的,就等着他把百里策这个难啃的硬骨头拿下了。

    百里策喜欢顾惜玖这是众人皆知的事,他很有个犟牛脾气,认准什么就会用百倍的力量去争取,九头牛也休想拉回来!

    他在顾惜玖这个问题上软硬不吃,谁劝也没用,谁说的多了他就直接要和谁绝交!

    他态度上如此强硬,他的那些朋友们也不敢深劝他了,免得被他殃及池鱼。

    这样过了将近半个月,他依旧没吐口风。

    又到了半月一期的聚会日。

    众人聚在了一起,顾惜玖也难得从炼丹房出来和大家相聚。

    这将近半个月她真的没和帝拂衣见上一面,最多就是远远看到对方一眼,然后各自忙自己的。

    篝火,烤肉,各种美餐……

    只是人们有点提不起精神来欢歌笑语。

    在这个地方混虽然生死基本都看淡了,但上次的篝火会毕竟损失了四五位同伴,给人们的打击非小。这次的篝火会上有人忍不住提起他们来,那气氛就更压抑了不少。

    罗展羽为了鼓舞人们的士气,便让人们围坐了一圈行酒令。

    大家所会的酒令自然是很有限的,无非是击鼓传花之类的游戏,大家也玩不出什么精神来,依旧死气沉沉,让罗展羽颇为发愁。

    一直坐在旁边安静听他们侃大山的顾惜玖忽然提议了一个节目——真心话大冒险。

    这节目对现代人来说那是玩烂了的,但对这些人来说还是极新鲜,果然让大家提了不少精神。

    她简单讲了规则,于是大家就玩了起来。

    大部分人输时还是选择了真心话,毕竟大冒险太百无禁忌,大家还是有所顾忌的。

    顾惜玖也输了一回,而赢家恰好是百里策。

    百里策已经喝了不少酒,此刻他微红着一双眼睛望着她:“惜玖,你是选择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顾惜玖转着手中的筷子问他:“大冒险是什么?真心话又是什么?”

    百里策轻吸了一口气:“大冒险就是你要当众亲我一亲,真心话那自然是要从实回答我的问题,绝对不能有半句谎言!”

    一言说出,全场俱静。

    ……

    今日到此。

    大家猜猜,百里策会问什么?

    这一章算是过渡段哟,大家稍安勿躁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