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32章 幻象,真实?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正文 第1832章 幻象,真实?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三千字一起发了)

    花叶凋零,冰雪遍地。

    隔了半年,顾惜玖又回到了碧梧宫。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有些反感这个地方。

    她那日在海底水晶宫回到陆地,先去了皓月国测试了那位‘天授弟子’,结果测试结果是失望的,那人压根不是,沐风告诉她,按规矩该把这人废掉灵力投入暗黑森林之中。

    她莫名反感,按什么规矩?哪来这么多的规矩?!

    于是,她只是将那人投入暗黑森林并没有废掉灵力……

    处置完那个人后,她先回了碧梧宫,但在碧梧宫她的心情莫名烦躁,压抑。所以她待了半天就离开了。

    这半年她在外面东游西荡,自己也不知道想干什么,心上似乎有一个巨大的空洞,她无论如何也填不满,对任何事也提不起兴趣来……

    她随意浏览着宫内的景致,雪花扑上了她的衣角,围着她的鬓角打转。

    “沐风,你不是说碧梧宫一年四季都如春?”她随口问身边陪伴的沐风。

    沐风苦笑:“原先确实四季如春的,今年特别了些。”事实上碧梧宫这么寒风呼啸已经半年了……

    不但碧梧宫如此,其实整个大陆的天气就不正常!

    半年前这大陆是夏季,但秋季似乎来的特别早,六月就开始秋风吹落叶,然后一天冷似一天,很快就寒风萧萧了,白雪皑皑了。

    顾惜玖抬头看了看天,雪花沁入她如花的脸庞上。

    灵力修炼到她这个级别,已经感觉不到冷。

    她找了一张石凳坐下,观赏雪景。

    沐风在不远处候着,看着一身黑衣的她。她并没有开启护体结界,所以雪花肆意向她身上扑,扑到她身上也不会融化。

    她静静地坐在那里,如同一个雪雕。

    现在的她气场很强,但总是带着一种冰寒之意,她所到的地方,周围的温度会自动下降!

    沐风其实严重怀疑这个大陆的气候异常和这位圣尊的情绪有关。

    但他不敢说,毕竟现在原本就是冬季,冷一些也无可厚非……

    不远处一对仙鹤正在院中觅食,大概也感觉到冷了,片刻后,那两只仙鹤开始交颈而卧,互相偎依着取暖。

    顾惜玖微眯了眸子,她现在讨厌成双成对的东西!

    一抬手飞出一缕指风,扬起一溜雪尘直奔那两只仙鹤,两只仙鹤受惊,一声长鸣扇扇翅膀慌忙飞走了。

    沐风:“……”

    现在的圣尊脾气确实有些怪,一向讨厌有东西在她面前秀恩爱。

    现在沐风和其他三使都不敢成双成对出现,免得招惹到圣尊——

    一切都好像走上了正轨。

    顾惜玖成了真正的圣尊,担起了圣尊的责任。

    她记得她曾经很羡慕那些身处高位的人,但现在她成了这个大陆的最强者,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跪拜百姓一大片。

    百姓们崇拜她,为她建立各种生祠,她的人生明明已经走到了最顶点。

    可是她感觉不到半分快乐,心情如同一潭死水,起不了半丝波澜。

    她甚至感觉不到自己有情绪,行走在这大陆上,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只觉孤寂和冷清。

    或许这就是高处不胜寒?

    她总觉得自己心上像是缺失了一个大角,空的厉害,所以这半年来她在这大陆东游西荡,不但在人界晃悠,还去了妖界和鬼界,三界景致迥异,不乏鬼斧神工让人叹为观止之处,但她同样提不起兴趣。

    她下意识似乎在寻找一样东西,却连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要寻什么。

    这半年来她也到原先的朋友那里转了转,譬如龙司夜的天问宗,譬如千翎羽的皓月皇宫,再譬如蓝外狐和晏尘的家,再譬如黎孟夏那里……

    她去的地方不少,但都找不到什么感觉。

    她无论见了谁都淡如水,说好听点叫冷静淡然,说难听的叫冷淡疏离。她对任何人都热络不起来。

    “主人,我觉得您这种情况很不对劲,您是不是生什么病了?”苍穹玉又开始在她脑海中刷屏。

    顾惜玖懒得理会。

    她是大夫,自然明白自己身体没什么病,还健康的很,就是像丢了什么似的,提不起精神来而已。

    最近苍穹玉常在她脑海中刷屏,对她苦头婆心地劝,劝她对人热络点,甚至怀疑她得了抑郁症……

    抑郁症是暴躁易怒,总想自杀好吧?

    她其实没自杀的念头,只是觉得这漫漫人生太无聊而已。

    “主人,您还有很多术法没修炼,不如您去书房看看?那里有一些修炼的术法书册。”苍穹玉给她找活干。

    顾惜玖无可无不可的,果然去了书房。

    书房还是当初的模样,她的目光落在书案后的两张椅子上。

    眼前稍一恍惚,似乎看到两个人在那两张椅子上坐着,一个在看书,一个在写字,岁月很静好的感觉。

    看书的不知道碰到了什么难题,侧头问旁边写字的。

    那写字的干脆把那看书的人抱在怀中,手指指着书讲解……

    看书的那人干脆搂住了对方的脖子,还偷偷亲了对方下巴一口——

    顾惜玖屏住了呼吸,心区出现了熟悉心绞似的痛。

    她知道她看到的是幻象,她最近半年是常常出现幻象的,只不过幻象出现的时间都很短,眨眼即逝,她看不清幻象中的人,只隐隐觉得自己这些次看到的幻象是同两个人……

    而这次的幻象出现的稍长了一点,足足十几秒!虽然人物还是极为模糊,看不清面目,但她潜意识中觉得那是一男一女……

    “圣尊大人……”沐风看她站在门口出神,忍不住提醒了她一声。

    她略略一顿,眼前幻影迅速散去,再找不到丝毫踪迹。

    她忽然问身边的沐风:“我原先是不是曾经喜欢一个人?”

    沐风搔了搔头皮:“这个……属下不太清楚。”他也觉得自己的记忆有缺失,但却实在想不起到底缺失了什么。

    他顿了片刻,像是想起了一件事:“圣尊大人曾经和天问宗宗主有过一段……关系挺不错的。”

    顾惜玖微微凝眉,她自然记得和龙司夜的一些事情,但她和龙司夜的事在她的脑海中也有缺失,很多事情像是蒙了一层雾……(她和龙司夜相处的那些事,不少是牵连帝拂衣的,凡是牵连帝拂衣的事都被消掉,所以她这段记忆也残缺不全很正常)

    她望着那两张靠在一起的椅子,皱眉思索。

    难道自己看到的两个幻影是自己和龙司夜?

    她隐隐觉得自己一直执念寻找的就是这两个幻影……

    她随手将那沓书塞进自己的储物空间,一转身出去了。

    沐风忙跟出来:“圣尊大人,您去哪里?”

    顾惜玖没答,她是圣尊,没必要自己所有行动都告诉给下属……

    有事自然会用传音符联系。

    沐风看着她的背影瞬间在风雪中消失,低低叹了口气。

    圣尊大人不喜有人跟着她,她更喜欢独来独往。除非有什么需要做的事,她才会联系他们……

    他看了看外面疯狂飞卷的雪花,心里有些不确定。

    现在已经是二月份了,该有春芽萌动了,但这天还是冷的厉害,天寒地冻的,外面的寒冰丝毫没有开化的迹象……

    ……

    笛声悠悠而荡,在天地间回响。

    笛声很动听,顾惜玖站在一株大树上,看着不远处临湖吹奏的白衣男子,略有些出神。

    白衣男子面目俊美无匹,飘飘站在那里的时候,仿佛是遗世独立的鹤。

    他的不远处就是无论多冷也不会结冰的大湖,湖水轻漾,拍打着点缀着白雪的湖岸,此情此景如同画图。

    这画面很美,很赏心悦目。

    但顾惜玖眼前微花,那白衣男子忽然似穿着一身潋滟紫衣——

    她心头一震!

    那人似乎听到动静,回身抬头向她望来。

    顾惜玖心中又是一颤!

    眼前狐眼抹额,黑发如泼墨,微微一笑间似乎天地也失了色……

    当然,这又是幻象,也不过是一眨眼间,那幻象就消失而去,她看到的是龙司夜。

    龙司夜很讶然:“惜玖!”

    顾惜玖稍稍有些失望,她跳下地来:“龙教官,你今日很闲啊。”

    龙司夜双眸如深潭,微微而笑:“我每天都很闲,所以,惜玖,你无论时候来我都很欢迎的。“

    龙司夜干脆在大树下摆了一桌酒席来招待她。

    顾惜玖和他对酌,龙司夜对她殷勤,她却没有什么感觉,甚至那如影随形的孤独感也半点没有消散,莫名的失落感更重。

    她不甘就这么放弃,她对龙司夜吹笛子还是很感兴趣的,便请龙司夜再吹一首。

    龙司夜横笛在唇,双眸如秋水横波:“惜玖,我好久没听到你唱歌了,不如今日你唱一曲我为你伴奏?”

    顾惜玖倒也干脆,她心情一直莫名不好,或许唱唱歌就能一舒心中块垒。

    龙司夜这次吹奏的是两个人都熟悉的歌——凤凰传奇的《指间沙)

    “那一年江南月下你弹琵琶急催我上马

    任心事喧哗你要留下却不叫我牵挂

    你说缘如指间沙握不住就放下

    管它风扫落花赌上一生陪着你挣扎……

    笛声清幽,歌声飞扬,两个人这次的配合可以说很完美。

    顾惜玖恍惚觉得此情此景仿佛很眼熟,眼前再一花,她似乎看到湖水中半浮半沉着一位男子……

    ……

    卡文厉害,直到现在才顺了一些。

    争取白天再更新一些。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我本天骄:调教妖孽邪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