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二百八章 真相究竟是什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铸梦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二百八章 真相究竟是什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戒心和杨勇信的嘴脸彻底曝光!</p>

    即便是那些明知道孩子会遭受‘体罚’的学生,看到这些资料之后,也是目瞪口呆!</p>

    这已经不仅仅是体罚的问题,而是虐待!</p>

    在络,已经没有任何人再敢于帮助杨勇信出声,这时候,谁再敢帮杨勇信和治疗心,谁是反人类!是禽兽!</p>

    包括之前的同盟,陶宏凯教授也噤若寒蝉,据说在戒心被爆料后第二天,陶宏凯在出席某个大专院校的‘瘾治疗’讲座的时候,还没讲三分钟,台下忽然打出一道横幅标语:</p>

    ‘让伪科学滚出大学校园,反人类的罪犯得到审判!’</p>

    愤怒的大学生冲了讲台,一阵拳打脚踢,幸亏保安拦住,不然陶叫兽恐怕也得被打成残疾,和杨叫兽作伴去。</p>

    至于已经疯了了杨叫兽本人,倒是挺安全,每天躺在床吃喝拉撒,望着天花板,神游天外。</p>

    在络兴起了一轮对杨勇信和戒心口诛笔伐的同时,也有大批人,声援行凶的学员。</p>

    从视频和资料里可以看出来,治疗心完全是一个恐怖的集营,学员们遭受着心理和生理的双重折磨,随时可能面临生命危险,无奈之下才被迫反击;有人认为,电疯杨勇信是正当防卫,甚至是为民除害。</p>

    是谁把一群花季少年逼成了杀人犯?</p>

    从法律角度而言,患者的行为自然算不正当防卫,是标准的‘故意伤害’。</p>

    但是最后的判决,却让人大呼过瘾。</p>

    14岁以下未成年人,不承担法律责任;满14岁,未满16岁的,承担有限法律责任。当时行凶的学员,全部未满16岁,有三个人,未满14岁。</p>

    再加这次事件,的确是‘情有可原’:当时杨勇信正在对那个未满14岁的女患者,进行高强度电击,很可能威胁到她的生命安全。</p>

    最终几个‘行凶’者,都没有受到实质性的法律惩罚,交由父母带回严格管教,最严重的一个,也是判了两年的缓刑。</p>

    14岁以下熊孩子做坏事,却不用承担法律责任,这条法律原则被诟病了许久,然而这一次却让人拍手称快。</p>

    法院最后的判决,有一段话,“本法庭希望各位被告的父母能够真正意识到,在教育下一代之前,每一位家长都有责任和义务,提高自身的素质。”</p>

    ……</p>

    反游联盟、瘾、电击治疗,这一连串风波以杨勇信疯癫入院画了一个句号,之前的瘾治疗心由于存在大量违规行为,被有关部门查封。</p>

    全国也掀起了一场‘瘾治疗心’的整改、治理运动,大批的家长改变了初衷。</p>

    正在接受治疗的患者纷纷出院回家。</p>

    何光也回到了建武市,回家之后,像变了一个人,对父母彬彬有礼,但是再也没有和父母主动说过话。</p>

    相反,他找到了赵泽君。</p>

    “赵总,我想退学,出来找一份工作。”何光说。</p>

    赵泽君看了他一眼,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而已,何光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p>

    赵泽君沉默了片刻,忽然眼皮一翻,淡淡的问:“这件事,是你做的吧?”</p>

    第三次见到赵泽君,何光和之前两次判若两人,身有一种和年龄、阅历都不相符的沉稳和内敛,治疗心的遭遇,以及后来的一些不可告知外人的事情,让这个‘瘾’少年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的成熟起来。至少是某方面,显得非常成熟。</p>

    再次来到泽联科赵泽君办公室,何光的态度虽然还是很客气,但没有第一次来的诚惶诚恐,刘姥姥初进大观园的新和紧张,情绪一直很平静,似乎已经可以和眼前这位泽字系的大佬进行‘平等对话’。</p>

    直到赵泽君这句话说出来,何光脸的淡然神情猛地一下敛去,原本平静的眼神之闪过一抹明显的惊愕,虽然这抹神情变化仅仅只有一瞬间,但依旧被赵泽君捕捉的一清二楚。</p>

    ‘还是嫩了点。’赵泽君心里淡淡一笑,不过转而又想,他才多大,能隐藏到这一步已经很难得。</p>

    何光故作镇定的挤出一抹笑,说:“赵总,您说的,是什么事?我不明白。”</p>

    赵泽君没有和他去解释到底是什么事,而是望着他,很平静的说:“整件事有三个疑点。”</p>

    何光微微一怔。</p>

    “第一嘛,正常情况下,电疗肯定是应该有助手在场,如果助手在场,那群学员没法得逞;可是那天晚,这个助手偏偏跑去喝酒去了,虽然叫助手去喝酒的是治疗心的吴科长,可是据我所知,当时你也在场。而且,是你在那天,忽然请吴科长去门口小酒店吃饭,又提议邀请助手一起来,增进感情。”</p>

    何光神情剧变!这个细节非常隐蔽,事后为了推脱责任,无论是吴科长还是助手,都隐瞒了这个细节。</p>

    远在苏南省的赵泽君是怎么知道的?!</p>

    正要忍不住发问,却被赵泽君挥了挥手打断了,只听他继续说:“第二个疑点嘛,是那个受治疗的女生,巧的很,她和你都是苏南省人,她入院之后,你恰恰没多久被提拔成了‘班委’,那个女生和当天几个行凶的‘患者’,都是在你的这个班,接受你的管理,和你交流的机会很多。至于第三……”</p>

    赵泽君眼皮一番,笑呵呵的说:“班委有一项权力,考核患者‘治疗’效果,安排恢复较良好的学员帮着治疗心做一些打下手的工作。”</p>

    话说到这个份,何光心里已经明白了七八分,对方能知道这些细节,想必已经对整件事了如指掌。</p>

    但是这种事是打死也不能承认的,他犹豫了一下,说:“大概都是巧合吧。我什么也不知道。”</p>

    顿了顿,似乎在为自己开脱似的,笑了笑,说:“治疗心每天都发生很多稀古怪的事情……”</p>

    “巧合?”赵泽君依旧在微笑,“那实在是太巧了。那几个心里对杨勇信都抱着极大怨恨的学员,在当天被同时安排到了一个班组,充当杨勇信助手。听说这几个人,不光有瘾,大多还是不良少年,别看年纪不大,打架、欺负人可是经验十足,更巧的是,这个班组还是通过你安排的。再说助手,你以为你一个班委,有资格请治疗心的吴科长吃饭?你不觉得吴科长,平时你对的态度,似乎太好了一些?”</p>

    这个吴科长,恰好是军子收买的内线之一,正是因为赵泽君通过军子层层打了招呼,对方才会对何光另眼相看,间接导致了何光的计划能够成功。</p>

    所以,赵泽君才会知道的这么详细。</p>

    “赵总,这,这,是不是有些牵强了。”何光咽了口口水,额头控制不住的冒出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p>

    赵泽君不轻不重的哼了一声,“你真的以为,所有人都是瞎子,可以被你这点自以为是的小花招迷住眼,蒙混过关?只要有人想去查,这几个疑点,随便抓入一个切入点插下去,根本不用废太大事,能把嫌疑锁定在你身!</p>

    14岁以下未成年不用承担法律责任,可是,在背后教唆的成年人,不但要承担责任,还要从重从严!”</p>

    赵泽君眼皮一翻,悠悠的说:“你今年多大了,20还是21,总之,成年了吧?”</p>

    “赵总,是我干的。”何光终于无法在隐瞒,在赵泽君面前卸下了伪装,额头渗出大颗大颗的汗珠,脸色苍白,咬着牙低声说:“我实在没别的办法了,跑也跑不掉,只能出此下策,真查到我头,我一力承担!”</p>

    赵泽君扫了他一眼,语气转为温和,淡淡的说:“你这个事嘛,做得破绽很多,之所以没人查你,主要还是因为治疗心的确太不像话,存在的时候,有人维护他,现在杨勇信疯了,各种证据都爆出来了,自然没人愿意去趟浑水。至于那些证据,尤其是那个助手和吴科长,你不用太过担心,我已经帮你摆平了,他们不会乱说话。”</p>

    听到这里,何光猛地抬起头看着赵泽君,整个人如释重负。</p>

    被赵泽君当面揭穿之后,虽然嘴说什么‘一力承担’,可他心里紧张的要命,毕竟是个大学还没毕业的年轻人,真要是面对几年甚至十几年几十年的牢狱之灾,一生算是毁了。</p>

    何光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前一次,赵泽君阻止他父母,是帮了他一个忙,出了一口气;而这次,却是实实在在的有恩与他,说是救命之恩也不为过。</p>

    要说感谢,何光知道,自己和赵泽君根本不是一个层面的,倾家荡产都拿不出像样的东西去感谢对方,千言万语,话到嘴边,只说了一句:“谢谢赵总。”</p>

    “工作还要找吗?”赵泽君问。</p>

    何光一愣,继而明白这是一次机会,连忙说:“我想好了,不想继续在家里,学,我其实也不是那块料,一个凭意义不大,我想早一些接触社会。”</p>

    “工作机会倒是有,不过不是普通的做办公室、跑业务,类似助理,工作内容很繁杂,也很辛苦,甚至有时候会有一定的危险。当然,你做得好的话,待遇会超过你能想到的最大极限。”赵泽君问:“做不做?”</p>

    何光想了想,点头。</p>

    “嗯……”赵泽君沉吟了片刻,说:“这样吧,你先去找军子,他会安排你接受一段时间基础的培训,然后我在酌情再安排。”</p>

    本来自  http:///html/book/39/39558/index.html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铸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铸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铸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