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三章 收购一家基金公司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铸梦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三章 收购一家基金公司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小企业贷款吃屎都难!</p>

    尤其是在金融危机的余波下更是如此。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国有银行不要说了,没过硬关系,想都不要想,股份制银行也是关卡重重,华元的存在,自然让众多小企业趋之若鹜,业务一单接着一单,跟不要利息似的抢着。</p>

    甚至有些不缺钱的企业,都会有事没事来打一杆子。</p>

    以至于欧辰都会觉得,赵泽君这次实在是‘大方过头’了。</p>

    按照现在的利息,再提高两三个点,照样有大把企业愿意来贷款。</p>

    赵泽君本人善良与否,外人不得而知,不过作为一个企业家,在业务‘发善心做善事’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外界很多人也觉得,赵泽君这么做,一来是配合市里招商引资的政策,二来是更好的控制南屏。</p>

    “这几个点的利息倒是不重要。”</p>

    赵泽君摆摆手,说:“你在那边,只帮我做好两件事。第一个,观察这些贷款企业,一番发现缺乏还贷能力的企业,哪怕没有实际证据,只是你怀疑,都立刻告诉我;第二,华元会适当的加大贷款范围和额度,你从配合一下。”</p>

    “你是要做业绩,在短时间内,把华元的业绩做得漂亮?”欧辰也是历练出来了,立刻反应过来。</p>

    “是的。”赵泽君点点头:“这个话,不要外传,你知我知可以了。”</p>

    欧辰心微微一动,点了点头。涉足到金融行业,后面的水太深,很可能不仅仅是一个华元,甚至不是泽联科金融事业部的事了,事关整个泽字系的大战略。</p>

    这种事,赵泽君说多少,他听多少,绝不多问;让他怎么做,他怎么做,必须要做好。</p>

    赵泽君见欧辰脸色明显变得有些凝重,意识到自己把问题搞得过于‘神秘化’了,于是语气放轻松了很多,说:“华元是个药引子而已,也不用太紧张。”</p>

    “嗯,我心里有数。”</p>

    说完了正事,欧辰又道:“原来咱们寝室的那个白骏你还记得吗?”</p>

    “当然记得!”赵泽君笑了起来。</p>

    谁不记得,也不能不记得白骏啊。</p>

    辈子,自己是在给白骏打工,白骏老爹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领导,有实权,给白骏弄了个能源公司,说白了,是几个加油站。</p>

    白骏吃喝玩乐不管事,自己在他那做个副总,什么大事小情都是自己一把抓,最后活活喝酒喝死了。</p>

    这辈子大学期间,白骏经常不在寝室,和寝室其他几个人的关系很一般。</p>

    “老记这么一调离,市里从到下,有一批领导都受到了波及。白骏家老爷子提前退居二线,白骏顶不住石油压力,把公司连地皮带土地一起卖了。次来找我,想成立个模具加工厂,给市里几家电器厂供货,手头还缺点钱,希望我从给你说说,给他贷一笔款子,五百万的样子。”</p>

    赵泽君听到这个话,心里有些感慨。</p>

    对于白骏,这个辈子的老板,赵泽君最初的感情很复杂。</p>

    一方面,白骏虽然不管事,对自己的态度也谈不特别好,也不坏。如果没有他,自己靠着原来那点死工资,根本买不起房,可以说辈子能成所谓的‘成功人士’,要感谢白骏;</p>

    另一方面呢,毕竟是曾经的同床,下铺,在学校里对方样样不如自己,可离开学校出了社会,对方根本什么都没做,天然自己高出了一个阶层。</p>

    赵泽君也是人,也有情绪,有些情绪,有些情绪甚至是很负面,很庸俗的。</p>

    谁遇到这种事,心里都会多少不平衡。</p>

    凭什么?因为你老子是个处级干部,你这一辈子,能啥事不干,过得全国大多数人都舒服?能在同学会,喝多了酒,当着那些老同学,一口一个小赵小赵的叫自己?</p>

    这辈子穿越过来的最初,尤其是在大学和白骏‘重逢’,泽阅和泽建都有了些起色之后,赵泽君曾经有些幼稚的想,早晚要在白骏面前扬眉吐气。</p>

    不过,这个想法也维持了不到半年而已,随着发展得越来越好,眼界越来越高,赵泽君已经很久没有想到白骏这个人了。</p>

    此时回头,蓦然发现,心里那点怨恨、不平已经完全不知去向。</p>

    要说还剩下点什么,反而是对这辈子那短短一年多,见面次数不多的大学生活、不算太深的同窗之情的怀念。</p>

    “你做主吧。毕竟都是曾经的室友,能帮帮一把。”赵泽君笑笑:“如果华元不方便走账,我个人借钱给他,别让他知道是了。”</p>

    说起同学,引出了不少往事,又和欧辰聊了聊大学的那些室友、老师、同窗们。</p>

    赵泽君这些年和大学故人接触很少,欧辰稍微多些。</p>

    当年称兄道弟的哥们,有的早已成为陌路,那时候暗恋的姑娘,也已嫁为人妇。</p>

    按照当年某位老师的话,生命像一辆巴士,不停的有人来,也不停的有人下车,不知道下一程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也不知道身边的人,何时会忽然离开,永远无法再同行。</p>

    且行且珍惜,来者不负,去者不留罢了。</p>

    送走了欧辰,赵泽君揉了揉脸,把思绪重新拉回来。</p>

    既然华元的截至目前一切顺利,可以找包和平聊一聊了。</p>

    “包总,我赵泽君啊,最近有时间嘛?有些金融方面的事,想跟你当面请教……是,请你帮我出谋划策参谋参谋,这方面你是专家嘛。”</p>

    ……</p>

    ……</p>

    赵泽君当天飞了沪市。</p>

    华海证劵正在搬家,新地址在沪市最繁华的金融聚集区,和正在施工的泽业广场,直线距离不到两公里。</p>

    包和平是秦沁的长辈,一见面,三句话又说到了秦沁。</p>

    在这件事,老包的聊天方式,完全不像一个全国知名证劵公司的董事长,倒是和路边抠脚下棋闲聊八卦的大叔没什么两样。</p>

    “听说秦沁最近一直都没去找你,你们年轻人,是不是闹情绪了?”</p>

    老赵被他问得一愣,秦沁好端端的来找我干嘛?再说了,她犯得着和自己闹情绪嘛。</p>

    蹭饭安排工作这种事,一个乔欣云,一个孔慧,前者是偶尔小暧昧,后者是半个真情人,再来了个秦沁算啥?</p>

    打麻将三缺一?还是她们商量好了,三个来斗自己这个地主?</p>

    “咳咳,博客国那件事,秦沁后期居联络,帮了不小的忙。等她有时间,我请她吃饭。”赵泽君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p>

    “你们年轻人的事,我是真搞不懂。不市敲钟,带了一个女性朋友嘛,多大点事啊。秦沁这个小丫头,犯得着心里别扭嘛。”包和平说。</p>

    赵泽君觉得有点恍惚,我带苏昀敲钟,秦沁有什么不痛快的?</p>

    这次真不关我的事,从到到尾,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撩过。最不喜欢那种不板着脸好像没法办公事的女人了……</p>

    好在这些没啥营养的对话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说到了正题。</p>

    “你想收购一家基金公司?”</p>

    这次轮到包和平被赵泽君搞得一愣一愣的。</p>

    泽字系朝金融发力,在包和平看来,是早晚的事,即便不知道赵泽君到底想做什么项目,但包和平并不意外。</p>

    可是,也没必要收购吧,那么多优秀的基金公司,大可以合作,合作模式都是现成的,即简单安全,又不用巨额投入。</p>

    要吃鸡蛋,还专门去养一只鸡,这未免……</p>

    这未免,野心勃勃,或者说雄心勃勃。</p>

    “赵总,你这次是要有大动作啊。”</p>

    包和平眼神一闪,饶有兴致的说:“直接收购基金公司,动作是不是太大了点?别的不说,光算经济账是一笔天数字。你如果真的想把控制权掌握在自己手里,完全可以去申请牌照。依我看,你去申请,问题应该不大。”</p>

    “自己申请牌照,过于耗时。”</p>

    赵泽君说:“从申请到批准至少需要一年半的时间,新基金公司往往还要经历几年的亏损期。再者,这不仅是一个牌照的问题,还有团队,组建培养一支成熟的队伍,也需要时间和精力。因此,我想了想,收购自己开办新公司效益立竿见影。不过,我对国内的基金公司,了解的都很皮毛,想请您帮我参考参考。”</p>

    见赵泽君决心已定,包和平也不再多劝。</p>

    “你要收购的话,有两个法律问题你先要解决。”</p>

    包和平说:“泽联科是境外公司,不允许直接在境内控股基金。这是其一,第二,按照新规定,基金公司的大股东,必须有从事金融行业管理的成功经验。这两条是死的,细节可以讨论,但是大原则绕不过去的。”</p>

    “这没问题,泽联科在放这方面已经根据相关法规,提前做好了准备。”赵泽君点点头。</p>

    成立华元,宁可少收利息,也要让华元的业绩好看,是为了收购基金做准备。所以才会和欧辰说,华元只是一个药引子。</p>

    “哦?”包和平眼睛一亮,指了指赵泽君笑道:“看来你这次是有备而来,志在必得啊。还跟我这客气,说什么了解得都是皮毛。”</p>

    “基础工作还是要做的嘛。”赵泽君也笑了。</p>

    “这样的话,理论没问题。”</p>

    包和平点点头:“这几年互联发展很快,要是说合作,倒是有很多基金公司愿意和互联大户联手,你泽联科也算是行业内的巨头了。不过……”</p>

    顿了顿,说:“但是大型基金公司、银行系基金公司,不太可能拿股权去抱互联的大腿,你想要收购,不光是花钱的问题。”</p>

    说着,看了眼赵泽君,又补充说:“即便对方愿意,像华夏、广发这样的成熟优质基金公司,给你收购,你也没钱。你总不至于把泽阅卖了吧。再者,基金公司只是运营管理基金,并不是基金的所有者,短时间内很难有爆发式的收入,很多还会亏本,如果一次性把全部资金都投入下去,太冒险了。”</p>

    本来自  http:///html/book/39/39558/index.html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铸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铸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铸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