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九十八章 DY县的地条钢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铸梦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九十八章 DY县的地条钢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欧阳德敢于留在苏南省,并且短时间内能聚拢一大笔钱,开发城市综合体,背后一定有欧阳家的支持。

    这未必不是一次欧阳家对自己的试探。

    当初,欧阳靖仅仅是欧阳家一个不受待见的第三代,被赶出国,对欧阳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打击,说不定还去掉了一个争家产的隐患。

    欧阳德却是正牌的大少爷,这一次务必要把欧阳家给真正打疼了,不再生出觊觎之心,省得将来碍手碍脚。

    “他要是一直这么稳当的话,短时间内把他赶出去,还真不是太好办。毕竟是法治社会,总不能叫人炸了他的楼吧……”

    丁岚顿了顿,说:“再说了,欧阳家在苏南省也不是没有后台,刚才资料你也看见了,如果不是跟你比,他家在省里的交游其实能算得上是广阔的,以前欧阳靖利用不到这些关系,现在欧阳德却可以。”

    丁岚一番话很有道理,欧阳德身上有一个‘金钟罩’,**的手段对他作用不大,正当途径,无非就是竞争,如果对方宁可亏本也要做下去,想把他赶走很难。

    赵泽君却是摇头笑了笑。

    “你有办法了?”

    “暂时没有。”赵泽君很老实的摇摇头。

    “那你笑得那么自信?”丁岚似乎被感染到了似的,也笑了,说:“我发现你在好像在任何时候都有种很……嗯,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

    自信这种东西,装是装不出来的,而是在一次次面对困难克服之后,积淀而来的底气。

    一个学霸,每次考试都第一,即便不知道下一次考试会考什么题目,但也会自信的走进考场;一个剑客,未尝一败,哪怕面对风头最劲的对手,也不会退缩。

    何况赵泽君在水面下,早就有各种安排,只不过丁岚不知情而已。安保组的人,撒出去了接近一半在做事,反馈来的各种信息,并不比尚荷里得到的少。

    “一个人想永远不犯错误,几乎是不可能的,何况是一个新成立的企业?而像欧阳德这样习惯性犯错的人,即便一时间收敛了,谨慎了,犯错也是早晚的事。也许,他已经开始犯错而不自觉。”赵泽君说。

    现在要等的,也许只是一个契机而已。

    如果能等到最好,等不到,那就想办法自己创造一个。

    ……

    ……

    就在赵泽君寻找‘战机’的时候,白市长正在办公室里发火骂人。

    东源县李县长站在办公室中央,被骂得狗血淋头。

    白市长一番火发完了,似乎有些口渴,拿起水杯准备喝,一看茶水已经见了底。

    李县长赶紧拿起水壶给添满了,小意说:“白市长,我知道我这个要求过分了,可是您也考虑考虑我们实际情况,这个小厂,在市里看来是小事,可在我们县,那就是财政大户,关系到上千人好几百户的生计……”

    “你怎么讲不听,还不死心?!”

    白市长一皱眉:“你们县里那个厂还叫厂吗?连许可证都办不了,典型必须淘汰的落后产能!依我看,正好,趁着这次机会,直接取缔了!”

    省市两级淘汰减少落后产能,分为两类,一类是取得了相关许可证,但设备和技术跟不上,生产出的产品,都在国家落后产生名录中的,这一类逐年减少淘汰,有个缓冲;

    第二类,则是连许可证都过期或者没有的企业,技术设备更不要提了,根本无法满足标准要求。这一类,需要立刻淘汰。

    东源县目前唯一一家有些规模的企业,也是县里的支柱企业,东源冶炼厂,就是属于第二类,需要立刻淘汰的。

    “市长,我没说不淘汰啊!可是淘汰企业,那些员工总要安置吧,后续收尾工作总要做吧。”

    李县长为难的说:“县里没钱,市里又不肯拨款,那我只能来跟你诉苦了……”

    “培养你们这些干部,就是用来诉苦的?!”

    白市长瞪眼说:“工作干不了,诉苦倒是一个顶两个,还要你们干嘛?你干不了,我换个能干的人去!”

    “领导,我这……”李县长头皮也是发麻,这工作实在太难了。

    “东源县那边这几年搞成什么样子?我还没跟你算!市里没给东源县拨款吗?你去财政局查查,哪一年你们东源县不是几个县里拨款最多的?现在跟我说财政解决不了!解决不了是吧,把你们县政府的公务车卖了,宿舍楼卖了!”

    “领导,怪我没汇报清楚。这趟不是来找市里要钱的。”李县长趁着白市长再次喝茶的机会,赶紧把话题拉回来,要这么说下去,下面就该让他们把工资捐出来,房子抵押了。

    “不要钱你跑我这说半天?我告诉你,这个厂是一定要关的!国家政策,没得讨价还价!”

    李县长连忙说:“关肯定关,不过,冶炼厂仓库里还有几万吨钢,要是能全卖出去,那就是好几千万,有了这笔钱,县里也就好进行后续工作了,保证把冶炼厂顺利关停!”

    “那你去卖啊,跑我这来干吗?我又不买钢材。”白市长莫名其妙的问。

    “领导,这不是因为卖不掉才来找您的吧。”李县长小声说:“那批钢,都是地条钢。”

    ‘地条钢’是某一类不合格钢材的统称,以废钢材为原料进行冶炼。

    由于技术不达标,原料材质层次不齐,在生产中,不能有效地进行成分和质量控制,无法控制产品质量。

    地条钢的最大特征,就在于生产中‘不可控制’,出来的产品质量‘不确定’。

    不确定到什么程度呢?同样一个厂家生产的地条钢,其中可能有一部分质量勉强过关,另一部分却是劣质品;同一批次的钢材,每一根之的质量都不一定相同。

    甚至在同一根钢材上,不同的部位,质量都可能不同,这一截达标,下一截就不达标。

    它的生产过程,类似把一大堆来源、质量、性质甚至化学元素都五花八门的废钢丢在一起,在设备、技术都不行的情况下,进行大乱炖。

    谁知道能生产出什么来?

    就连生产地条钢的厂家,都不确定自己生产出来的,到底是什么玩意。

    有些类似几十年前大跃进时期全国大炼钢铁,土高炉练出来的豆腐渣钢。不过技术毕竟还是在发展的,地条钢从表面上看,卖相要比当年的豆腐渣钢不知道要多少倍。

    总之,地条钢存在重大安全隐患,根本不适合用于生产建设,所以被列入了淘汰名录,还是重点项目之一。

    以前完全粗犷式发展的时候,这些钢材还能卖得出去。

    不管怎么说,毕竟比废钢强点,以前也没有特别明确的法规要求。

    可全省近期在花大力气淘汰落后产能,全国也刮起了这阵风,各种法规条文都出台了,正抓典型呢,谁敢顶着风口浪尖硬上?

    “市长,几万吨钢对我们县是了不得的大事,市里那么多企业,随便消化消化就没了。您看,市里是不是帮我们解决一下,哪怕解决一部分呢?”李县长小心翼翼的问。

    “我说老李,你还真是敢想敢干啊!”

    白市长差点没被气得笑出来,质问:“你告诉我,市里怎么解决。是用它来修地铁,还是盖天桥,要不建设居民小区?!等着出事故呢?!你是不是准备让建武市被全国树为典型?”

    “市长,也不是说就用来修桥盖楼,市里这些年大建设,总有些项目能用得上嘛。”李县长为难的说。

    “这个事你不要想了,不可能的!”白市长断然一挥手。

    白市长有白市长的坚持,李县长虽然官小一些,但也有自己的立场。

    而且以他对白市长的了解,虽然领导作风强硬,但下级干部,只要是抱着一颗公心,还是允许讨论的。

    于是他的态度也稍稍强硬了一些。

    “领导,这样的话东源冶炼厂就实在不好办。厂子暂时不关,员工还能看到点希望,要是贸然关闭,又拿不出补偿,还不闹翻了!我也要对县里老百姓负责啊,您说呢。”

    白市长又瞪了他一眼,然后捧着茶杯微微沉吟。

    在发展过程中,各地的确都会遇到各种恨棘手的问题。现实情况非常复杂,不是一个简单的政策,一个粗暴的行政命令就能解决的。

    尤其在这次淘汰落后产能的工作中,类似东源县的例子很多,一方面是科学发展,国家大策,一方面则是具体地区,切切实实的经济效益和民生,两方面都同样重要。

    落后产能是一定淘汰的,这是国家的大方针,不容置疑,也没有商量的余地;

    但东源县的确太穷,穷则易生变,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很容易激发出新的矛盾来。

    “这个事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来想想。”白市长挥了挥手。

    等李县长离开后,白市长给市里发改委打了个电话,要求他们抽调精干力量,去东源钢厂实地考察,把情况调查清楚,以便再做对策。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铸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铸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铸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