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八十八章 我来帮他下决心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铸梦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八十八章 我来帮他下决心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少爷,怎么说?”

    电话那头,薄叔有些紧张的盯着欧阳靖。

    欧阳靖放下了手里的电话,点点头,说:“赵泽君愿意见我。”

    “他愿意出手帮忙?”薄叔闻言,反而有些忐忑不安。

    论手段之狠,就赵泽君以往的战绩来看,战例或许比欧阳家要少,因为他毕竟太年轻,但老辣程度却几乎不属于欧阳家上一代;论名声,对方为人做事的名声没得说,圈子里交口称赞,但任何涉及到商业利益的事,却从来都是公事公办,一切以利益为第一准则。

    如果刚才欧阳靖在电话里和赵泽君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讨价还价之后对方最后达成一致,薄叔会觉得比较合理,可是欧阳靖仅仅只说了几句话,前后不到一分钟时间,对方就同意了,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帮承业这么大一个忙,就要顶着欧阳德的压力。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何况赵泽君和欧阳靖之间本就无爱。

    那么所图,究竟为何?

    恐怕不在欧阳德之下!

    欧阳靖沉吟了片刻,说:“他约我下周三见面。”

    “下周三,还有七天?”

    薄叔奇怪说:“事情紧迫成这个样,晚一天,承业的危险性就大一分。他现在人就在建武市,既然表现出愿意帮忙,为什么要拖这么久,是不是要等我们最危机的时候,好借机狮子大开口?”

    欧阳靖想了想,摆摆手说:“我倒是觉得,他的格局不至于这么小家子气,如果决定了要帮我,会立刻出手。”

    顿了顿,说:“答应见面,未必就是答应帮忙。要是我没猜错的话,他有帮我的意向,苏南省是他的地盘,没有哪只老虎愿意看到外来者在自己地盘上撒野,所以他先同意见我,稳住我,免得我自己撑不住了。但毕竟不关系他的直接利益,没有最后下定决心。”

    “少爷,既然如此,我们要利用好这段时间。”

    欧阳靖一狠心:“他下不了决心,我来帮他下。薄叔,你还得当初我们怎么说的?如果欧阳德来苏南省,惹上了赵泽君这头座山虎,他下场会怎么样?”

    薄叔微微皱眉。

    “收容巴军,还有那句当地恶势力,已经是在撩拨赵泽君了。不过这还不够,我来帮他在添一把火。帮我联系欧阳德,我请他喝酒,去尚荷。”

    “嗯?少爷……”薄叔隐隐约约猜到了欧阳靖的意图,“分寸一定要把握好!”

    ……

    ……

    食色性,这三个字向来不分家。

    要说尚荷只有健身餐饮和普通娱乐,那是谁都不信的,但要说尚荷和那些大陆化的夜总会一样,动不动就拉出一群露大腿的小妞让客人海选,那未免格调也太低了。

    有种传闻,在尚荷的客户里,只有到了一定层次的客人,才能享受到更‘高档’的服务,层次越高,服务的层级就越高,什么外国名模、日本女星、国内一线明星之类的,都能找到。

    当然,最高档次的,还是那位尚荷老板娘亲自服务。

    最后这点,外界尤其相信。

    男人卖命,女人卖肉,自古有之,一个女人能在男人的世界里,支撑起这么复杂的一个大摊子,自然要有所牺牲。

    但诸如赵泽君牛胜利等,对尚荷有着很深入了解的核心客户,对这些话嗤之以鼻,如果仅仅依靠卖肉就能支撑起一个尚荷,建立苏南省最大的关系脉络中转点,那钱未免也太好赚了点。

    其实在最初,尚荷的确就是一个夜总会性质的会所,走**路线。

    后来规模渐大,接待客户的层次越来越高,会所的核心价值不再是皮肉色相,而是人脉消息,格调也随之提高。在尚荷里,基本看不到浓妆艳抹的袒胸露背的女人。

    赵泽君也问过丁岚这个问题,丁岚没搭理他。不过根据老赵自己判断,那些莺莺燕燕的高尔夫球陪练、健身房里前凸后翘的男女教练、桑拿的技师、卡拉OK厅的陪唱,甚至门迎,应该都是‘可啪’的,只是价钱不同。

    换句话讲,到了老赵这个层次的客户,只要愿意花钱,基本可以做到看上谁,就拉过来啪一顿。

    这他妈就比较刺激了。

    偌大一个庄园里,所有的女人,无论看上去是良家妇女,还是打工小妹,青春女学生,都予取予求,简直就是真正帝王享受,比在包厢里选妃高出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当然这只是猜测,至于真相如何,赵泽君也不清楚,尚荷里能啪的漂亮姑娘再多,他也就只能在林子里的小别墅混混。

    因此老赵经常在丁岚面前得意洋洋的炫耀自己‘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丁岚一般会翻个白眼,回一句‘真不要脸’。

    连赵泽君对尚荷的真实情况,都不能完全掌握,更何况外来者?

    尚荷的包厢里,欧阳德志得意满,拍了拍欧阳靖的肩膀:“老三,如果你早点约我出来谈,事情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毕竟是兄弟嘛。”

    欧阳靖神情沮丧,“大哥,承业这边我会尽快处理好……”

    “我考虑过了,承业将来还是交给你打理。你毕竟是姓欧阳的,交给你,比交给外人放心。只要你愿意跟着我走,你就还是欧阳家的老三。”欧阳德若有深意的说。

    “大哥,我明白,我父亲去世的早,欧阳家里没有其他值得依靠的人。以后在欧阳家的前途问题上,我坚定的站在你这一边。”欧阳靖说。

    “好,老三,在外面历练这两年,你算是活明白了。”

    欧阳德满意的拍了拍欧阳靖的肩膀:“有你这话句话,大哥我也给你打个保票,只要我接管了家里,以后你再干什么,家里全力支持你,不会再出现类似的事。”

    “大哥,我这些年想问题有些偏激,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多包含,未来仰仗了!”欧阳靖道。

    今天欧阳靖主动约出来谈,欧阳德本还有些疑惑。

    这个老三从小脑后就有反骨,多年来不服管教,这次怎么忽然认怂了?是不是缓兵之计?

    见面后,三言两语,欧阳德明白了欧阳靖的意图。

    他愿意在未来关于欧阳家掌舵人的问题上支持自己,换取自己掌权后,放松对他的控制,让他自由发展。

    欧阳家会玩弄阴谋诡计,权诈之术的人很多,但真正会做生意的,还是数欧阳靖,有了欧阳靖在商业上的支持,未来的争取家里控制权的把握会大很多。同样,如果始终和家里对着干,欧阳靖再会做生意,走到哪都要受到家里的打压,很难出头。

    欧阳德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欧阳靖。

    至于欧阳靖到底是不是真心投靠,这其实无所谓,拿下承业,在家里露脸,等将来等真正掌权之后,欧阳靖,还不是一个可以随意搓揉的角色。

    “恭喜两位少爷,两位双剑合璧,将来苏南省就是两位的天下。”巴军见两人重归于好,心里多少有些忐忑,陪着笑在一边倒酒。

    欧阳靖却把酒杯一翻,盖在桌上,笑容收敛,脸一沉,冷冷的喝道:“滚出去。”

    巴军一脸尴尬的拿着酒在一边,“大少爷,您看……”

    “好了,你先走吧,我们兄弟自己聊几句。”欧阳德挥挥手。

    等巴军讪讪的离开了包厢,欧阳德呵呵一笑,起身亲自给欧阳靖把酒倒上了,拍了拍他肩膀,说:“老三,你也要多理解理解我,这次是父亲的意思,我必须把承业给拿下。不过你放心,未来承业有什么好处,少不了你一份。”

    “大哥,不是给你难堪,我就是烦巴军这个人。你以后让他滚远点。”

    “行行行,这个人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卖主求荣,一直在挑拨我们兄弟,不过嘛,还有不少事要他去做,暂时先留着他。我让他走,以后不给你添堵。”

    欧阳靖又一次表现出强硬执拗的一面,欧阳德反而更加放心了,如果对方真的有什么其他盘算,此时没必要为了一个小人物坏了大事。

    冲巴军发火,恰恰说明欧阳靖是真心愿意合作。

    干脆打了个电话,让巴军先离开尚荷,留下司机和保镖等他就行。

    巴军一走,‘兄弟俩’开始互飙演技。

    昨日的不共戴天的仇人,一下子就变回了推心置腹,坦诚相待的兄弟,三杯五盏下肚,欧阳靖不经意的说:“大哥,苏南省这两年最赚钱的,还不是住宅地产。”

    “互联网?那东西我不懂。”欧阳德一副‘我是大老粗不用提防我的’样子。

    不碰互联网,倒不是因为不懂,而是互联网的股权构成和传统实业不同,背后有众多大风投,甚至有国家队的身影,即便是欧阳家也不愿意招惹这些麻烦。

    欧阳靖一副‘我真心为你好’的样子,说:“不是互联网,而是商业地产。住宅地产,卖了就卖了,赚一笔就走,商业地产不一样,一大半产权还在自己手里,即能收租也能升值的固定资产,还能用来辐射自己的关系网,大哥你将来想要在家里站住脚,只有钱恐怕不行啊。”

    “哦,商业地产……呵呵……一步步来……喝酒喝酒……”欧阳德哈哈一笑,心想你小子还是不老实啊,想让我这时候就和赵泽君碰上,二虎相斗,你趁机解围?

    门都没有。

    “是我多嘴了,不提这个。喝酒。”

    酒过三巡,包厢门被推开,丁岚风情万种的进来,陪着兄弟俩喝了几杯酒。

    作为老板娘,虽然不必真的来什么特殊服务,可是迎来送往的场面还是要做足做够的,欧阳靖之前就打了招呼,今天要在这里请首都欧阳家的大公子,邀请丁岚来作陪。

    初次见面,却如同老熟人一般,调笑了几句,你夸我有钱,我赞你漂亮。饭局里有个漂亮女人,而这个女人身上又带着成功者的神秘光环,无论妩媚劲头,还是气度谈吐,都比那些夜总会里的庸脂俗粉高出不止一个档次。

    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气氛却颇为热烈。

    一阵推杯换盏,逢场作戏,丁岚起身告辞。

    一顿酒下来,欧阳德回想着刚才丁岚眼波流转,旗袍下的成熟**在行走中扭动出的波浪,酒、精同时上脑,又聊起了男人在一起最常聊的话题,嘀咕了一声:“这骚娘们……”

    “大哥,要说玩,尚荷在苏南省是这个!”欧阳靖咋了眨眼,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神情。

    “她也下场?”欧阳德眯着眼问。

    “大哥,你这话说的,怎么跟什么都不懂的雏似的。她一个女人,靠什么支应这么大一摊子事?她自己就是干这个起家的。不过嘛,一般人肯定是碰不到。”

    欧阳靖笑笑,指着窗外黑暗中,远处一栋若影若现的小别墅,说:“看见没,她平时就住那。能进那栋楼的,在苏南省都是有头有脸的男人。”

    “你进去过没?”欧阳德问。

    “差一点。”欧阳靖一脸可惜的说。

    “什么叫做差一点?”

    “还不是因为你来了。承业要是不出事,说不定我现在就在那个楼里。你别看这娘们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表面清高。这种女人,把男人的心思都摸透了,越是不容易上手的,越刺激。要不然刚才干嘛跑过来陪我们喝酒,又没人请她。”欧阳靖说。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铸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铸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铸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