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二十八章 易乌的代理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铸梦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二十八章 易乌的代理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自从那天从饭局回来后,赵泽君简直要忙爆炸了!

    两块地到手,这一次老赵要玩票大的,准备两个广场同时开工!

    杭城就不必说了,南方的大型标杆性城市,在这里建设城市综合体,有赚无赔。

    而易乌这个地方更是特别。

    说起来,地方不大,县级市,就一千多平方公里,比整个东源县还小一号。

    但这里的经济发展水平,和东源县没法比。

    一百个东源县,也顶不上一个易乌市。

    这个县级市,是中国第一个试点县级市,大陆六大强县之一,人均收入水平、豪车密度在大陆居首位,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被联合国、世界银行等国际权威机构确定为世界第一大市场。

    这里是整个中国甚至世界上最富裕的地区之一。

    总而言之,易乌这块地,赵泽君算是赚到了,绝对的意外之喜。

    在这里盖一个泽业广场,根本不是赚钱不赚钱的问题,赚钱是没得任何悬念的。

    通过这个最大的商品集散市场,会将泽业广场的名气,城市综合体的概念,带到全国各地,尤其是南方发达地区。

    而泽业商铺的购买价值,也会通过来往易乌的小商贩,口口相传。

    要知道,泽业商铺的主要针对客户群,就是这些介于‘中产’和‘富豪’之间的普通有钱商人。

    建武市泽业广场,是孵化器;杭城泽业广场,树立了泽业在南方的地位;而易乌泽业广场,则是扬声器,把泽业带入南方的千家万户。

    赵泽君就是脱了一层皮,卖身去,也得把这两个广场尽快盖起来。

    连夜让姜萱带着团队过来实地考察杭城这块地,介绍和绿国集团认识,又去了一趟易乌,考察易乌的地皮。

    杭城一切顺利,到易乌,遇到点不大不小的麻烦。

    那块地上还有一批商户没搬迁,十几家,就是赖着不肯走。

    土地卖给了企业,企业进行建设,那么住户商户的拆迁补偿问题,也着落在企业身上。

    换句话讲,着落在泽业身上。

    绿国集团派了两个以前负责这块地的工作人员随行,据说这11家商铺,出价奇高,几乎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当时绿国不着急用这块地,也就一直拖着没谈妥。

    摸着良心,如果抛开立场看,对方要价再高,那都是人家的权力,他们又没请你来拆房子盖大楼。

    可一旦有了立场,这11户商家,在赵泽君看来,就是吸血鬼、无耻、钉子户、贪心不足。

    还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在拆迁上,必须承认,浙省比苏南省文明的多,而且易乌情况特殊,小商户是当地最大的资源,所以保护力度很强,政府不会为了赵泽君一个外来户,去强迫那11家在当地也有错综复杂关系的商户。

    在外地没有足够势力,和当地利益集团冲突,这是企业在朝外拓展,迈出第一步普遍会遇到的难题。

    绿国大举进军苏南省,依靠赵泽君和牛胜利来开路,赵泽君进军浙省,依靠绿国。

    可这也不是百分之百能靠得住的。

    就比如这块地,绿国做完了前期大部分的搬迁工作,剩下这一小搓,还是得老赵自己想办法搞定。

    如果真去找乔卫军,不是不可以,赵泽君相信绿国如果动真格的,绝对能摆平。

    可为了这11家商铺,不上不下的,用掉一个人情不划算,还显得泽业能力太差。

    这时候就体现出人脉的重要性了。

    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甚至无法估价,但是有了他,就能完成很多花钱都办不到,或者要花天价的事。

    之前吃过几次饭,有意在南屏工业区建厂的邬梦琪,家里就是易乌小商品市场举足轻重的一个角色。

    赵泽君专程上门拜会了一下邬梦琪的老爸,邬爱国。

    邬爱国在易乌的身份和赵泽君在南屏工业区的身份很类似,是最大的一家老板,同时,也是当地行业委员会的副会长,会长由市领导兼任。

    清清瘦瘦的一个中老年人,五十多岁,打扮的很利落,典型的江浙人风格,有种根本掩饰不住,也无需掩饰的精明。

    邬家有三儿一女,邬梦琪是家里唯一的女儿,排行老幺,小妹妹。

    见面还没寒暄几句,刚道明来意,邬爱国就主动说:“这个事梦琪跟我说了,你放心,我出面,让那11家人尽快搬走,补偿就按照之前和绿国达成的协议就行。”

    老赵几乎愣住了。

    这……遇到雷锋了?

    不对啊,出道以来,不要说那些已经成精的大老板,哪怕一个最普通的销售员、房屋中介,甚至当初那个土痞子任继福,也没这么好说话的啊。

    都说江浙重男轻女,其实经济发达之后,所谓‘轻重’并不是指生活待遇,而是在事业上,一般都由儿子接班,女儿的生活条件却绝对是最好的,经常爆出某某江浙人嫁女儿,陪嫁金银豪车之类的新闻。

    邬家有钱,就这么一个女儿,当宝贝不奇怪。

    可问题是,自己和邬梦琪的关系,也没多铁啊。

    莫非暗恋老子?

    赵泽君这边心思飞快的转动着,邬爱国自己主动说了:“听说你和夏斐一起做电影,他挺相信你的?”

    “也谈不上特别信吧,有些话题,还算能说得来。”赵泽君忽然就有点明白了。

    这世上的事,果然就两个字:交换。

    利益交换、感情交换,爱一个人还希望对方也能给予你同样的爱呢,何况帮人办事?

    “邬叔叔,说起夏斐,我倒是觉得,梦琪对她很不错啊。”赵泽君笑了。

    邬爱国也笑了:“我就这一个女儿,不指望她将来大富大贵,她就是一辈子不赚钱,我都能把她当公主养着。但是女儿婚事嘛,不是有钱就能行的。夏斐这个人不太好说话,你既然和他是朋友,如果能说得上话的时候,敲敲边鼓,我就很谢谢你了。”

    赵泽君好笑,心想邬梦琪对夏斐,也许是比较单纯的感情,可您老人家,未必就是‘不指望大富大贵’吧。

    要不然怎么就看好一个背景雄厚的官二代呢。

    理解,非常理解,说:“邬叔叔,我明白了。不过毕竟是个人的事,我们当朋友,也只能说抱着一番好意,点到即止,说太多了,反而流于痕迹,引得他们反感就适得其反了。我尽力。”

    “嗯。”邬爱国点点头。

    “其实呢,就是没有拆迁这件事,作为朋友,我也希望他们都能得偿所愿。”赵泽君又说。

    “嗯?”邬爱国意外的看了他一眼。

    “这次拆迁呢,邬叔叔您费心了,也不能让您在里面贴钱。我有个想头,等未来易乌泽业广场建成之后,我拿出几套商铺来,作为这次拆迁的补偿,具体怎么分配,邬叔叔您决定。”

    这个意思就很明显了。抛开之前的人情,这是给邬家的报酬,也是换未来邬家在易乌这个地面上,对泽业广场的照应。

    “哦。”邬爱国笑了笑,但没有明确表示什么,甚至没有明确说接受与否。

    赵泽君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份,不会轻易受人情,换过来,在苏南省,有人要送自己礼物,自己也不是随随便便就会接受的。

    想了想,忽然一笑:“其实呢,我还想麻烦邬叔叔个事。”

    “哦?什么事,说来听听?”

    “邬叔叔您是这里管委会的副会长,等易乌泽业广场建成之后,其中对外出售的商铺,您是不是可以帮忙居中牵线。我想交给管委会代为出售,劳务费嘛,按照市面的售楼提成计算。”赵泽君说。

    刚才赵泽君送对方商铺,邬爱国都没有表现出任何欣喜和明显的感情波动,甚至都没接受。

    可是这次说请他牵线,代售,看上去没有一分钱实际好处,邬爱国的眼睛却明显一亮,认认真真的打量起赵泽君来。

    “赵总……”连称呼都变了,两个字说完,却没有继续多说,而是和赵泽君相视一笑。

    一笑之间,大家都明白了。

    几套商铺的价值,对于邬家无足轻重。

    邬家不缺钱。

    但是未来泽业广场的销售权,能给予邬家的,不是钱,而是更加牢固和广阔的人脉、人情。

    邬爱国是委员会的副会长,会长是政府领导,实际上具体操作售卖的,就是邬家。

    当初赵泽君给了丁岚三十套商铺,都做出了天大的人情,易乌泽业广场的规模虽然不能和建武相比,但少说也有小两百套商铺。

    这次把易乌泽业广场全部给了邬家代售,可想而知,在邬家手里,又能变成多大的一张网络。

    从赵泽君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一件好事。

    易乌这个地方很特殊,地域面积实在太小,发展过于迅速,导致权力高度浓缩,各种关系错综复杂,宗族、政府、地方势力交错,外人很难插进来,连绿国来拆迁都能遇到钉子户,泽业可想而知。

    想在易乌立足、建设、发展,必须要和当地的强力人物搞好关系。

    这些商铺如果由泽业自己去卖,当然也能卖得掉,但交给邬家显然更加方便,邬家对易乌和周边的情况太熟悉了,完全可以做到即合理的分配商铺,又卖出高价。

    “好好好,这个想法好。”邬爱国满意的点点头,“难怪年纪轻轻就能和乔卫军坐而论道,赵总,今天我真是要说一句后生可畏。定了酒店没,晚上在我这吃饭吧。”

    “那就叨扰了。”赵泽君笑道。

    跟着赵泽君来的几个人,坐在边上一直没怎么说话,心里却是波澜起伏。

    赵总来易乌一趟,泽业广场地基都还没打,就已经把销售搞定了?!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铸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铸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铸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