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十四章 兔子那一脚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铸梦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十四章 兔子那一脚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也不知道是因为和王处长认识的原因,还是杭城警方的执法素质比较高的缘故,在笔录过程中,老赵受到的待遇还是不错的。

    没带铐子,甚至还给他泡了一杯茶,见老赵掏出香烟,对方从抽屉里摸出个烟灰缸放在桌上。

    06年的时候公务机关管得还没后世那么严,抽烟很正常,再早十年的话,随便哪个层次的会议,会场上都是一群烟不离手的大烟枪。

    赵泽君掏出烟冲对方扬了扬,对方抬手微微一笑拒绝了。

    笔录中问得问题也都比较客观,只不过把老赵和几个保镖、孔慧,分开来问。

    老赵没什么好隐瞒,基本上都一五一十全部交代。被坏人包围、叫保镖来救命,保镖来的时候,对方手里有武器,所以打了起来。

    6个人打12个人,对方打不过这就没办法了。

    “你当时为什么不报警呢?”警察问。

    老赵点点头,自言自语的说:“对啊,我当时怎么不报警呢,报警不就没这些事了?同志,我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一定第一时间报警。”

    警察翻起眼皮,看了赵泽君一眼,摇头一笑,如实记录。

    “当时六个保镖在车外和对方动手,你和孔小姐在车里干什么?”警察又问。

    之所以说老赵是‘基本’如实交代,就是因为这个小细节,他没法说。

    “嗯……孔小姐很害怕,我又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下去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就在车里保护她。”赵泽君一本正经的说。

    “那好,你看看记录的内容是不是你说的,没有问题的话,再右下角签名,按个手印。”对方把笔录内容递给赵泽君,让他确认后签字。

    几拨人全部问完,已经过了大半天时间了,赵泽君被告知,由于涉嫌重伤害,暂时还不能走,先在拘留室呆着。

    “重伤害?”

    赵泽君微微皱眉,几个保镖下手轻重他还是有数的,为了‘保护’对方不被打得大小便失禁,自己宁可食言把赵泽君三个字倒着写。

    刚才在笔录上的签名,他就是从右到左倒着写的……

    都最后那一下废了对方,是乔欣龙出手,自己这方从哪来的重伤害?

    “赵总,最后那下……”孔慧正要辩解,赵泽君脸一沉,打断了她。

    “问你的时候,你没提到乔欣龙打人吧?”赵泽君正色问孔慧,同时看了看几个保镖。

    “没有,我就说我在车里吓坏了,一直到最后才出现,好多都记不清了。”孔慧小声说,在这种事上,一个成年人都是知道轻重的。

    另外几个保镖也摇摇头。

    “不许把乔欣龙朝里面扯,先别认账,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赵泽君目光在几名保镖身上扫过。

    小武身子微微一动,就要朝前站。

    军子一挥手拦住了他。

    “哥,我来抗。”

    几个警察进门,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好了,先去拘留室吧。”

    赵泽君冲军子点点头,然后率先走出去。

    刚才一瞬间,他想明白了。

    对方如果仅仅报案打架,根本没有任何意义,飞车党动手在先,危险驾驶,直接危害到了自己这些人的生命,保镖一顿痛打,撑死了是防卫过当,轻伤害,不足以入刑,赔点钱就行。

    但腿骨粉碎性骨折,造成残疾,这个性质就不一样了。

    这一下是乔欣龙打的,对方却只字不提,扣到自己脑袋上,即是为了坑自己,也卖了乔欣龙一个面子,不得罪他,让他不好插手接下来的事;

    如果自己认账,自己这方肯定要有人坐牢。相反,如果为了自保,把乔欣龙供出来,那得罪人的就是自己。

    到时候乔家为了保乔欣龙,甚至可能会不得已,帮着飞车党一方,坐实自己的罪名。

    有点意思。

    老赵嘿然一笑,这年头出来混,果然谁都不是吃素长大的,就是兔兔也有踹人的那一脚,一个不小心被踹到要害也不是好受的。

    对方稍微这么变化一下姿态,顿时就掌握了主动权,利用法律,堂而皇之的对付自己。

    “赵总,这个事,现在不太好办了。”

    王处长隔着铁栏杆给赵泽君递了一杯水,说:“我刚才还在和局长聊,对方这次是拿住了理,打残废绝对不是防卫过当四个字能解释的。他们在场还有十几个证人。另外呢……”

    他顿了顿,说:“这个曹腾虎的父亲,杭城开店多年,很多地方都能说得上话。”

    “王处,你放心,我的事,不会让你们为难的。”赵泽君说。

    “赵总,我倒是有个想法,这件事呢,毕竟是事出有因,他们家也有不对的地方,真闹起来,两败俱伤。如果能争取调解,双方最后和解了,也是一种不错的解决方法嘛。你赵总不缺钱,至于面子上的事,低个头哈哈一笑也就过去了,大丈夫能伸能屈,说到底,他儿子都残废了,你不吃亏。你觉得呢?”王处长问。

    “王处,这事到底是什么内情咱们就不深说了。”赵泽君笑了笑,“可是你认为,他废了这么大力气,就是为了找我赔点钱,道个歉?”

    “我们居中调解调解,试试看嘛。”王处长说。

    ……

    ……

    区分局,副局长办公室。

    “老曹,不是我说你,你儿子也真该管教管教。他们那个飞车党都快成一害了,连我们出警的同志,他都敢骂,这不是胡来嘛!”张副局长说。

    “老张,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我儿子是调皮了点……”

    “那是调皮吗?!”张副局长一瞪眼。

    “他不也没犯什么罪嘛,撞人,该赔的我们赔了,法院都判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既然开了头,曹大鹏就不准备退让,说:“现在情况是,我儿子残废了!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这件事说什么我都要追究到底!”

    要是其他事,张副局长还能摆官腔,拿起架子训曹大鹏,但是人家独苗残废了,这事搁谁身上,谁都得发飙。

    “老曹,你愿不愿意接受调解?对方赔钱,赔礼道歉?”张副局长问。

    “不可能!”曹大鹏直接站起来了,双目圆瞪,脖子上的青筋都爆出来,几乎是吼着说:“我残废了一个儿子,他们必须有人坐大牢!我不要求你们袒护我,依法办案就行!你们分局要是和稀泥,我找市局,市局不管,我他妈去检察院!我还不信了,杭城就没王法了?!”

    “老曹你坐下,叫什么叫!”张副局长一皱眉,起身拿起水壶,给对方面前的杯子加满水,然后才重新坐自己的位置上,说:“既然这样,那就按照程序来,你拒绝调解,那我们就开始立案调查。你确定?”

    “对,就该这么办!法律就是对付这种王八蛋的!”

    说完,从包里掏出一张卡,放在张副局长的桌上。

    “你别给我来这个。”

    张副局长把卡推了回去,抚着额头说:“你啊,少给我找些麻烦,我就谢谢你了。还去什么检察院,你怎么不说去国务院呢?!”

    “嗨,我不是气急了嘛,就这么一说。要是你家宝贝儿子被人砸残废了,你不上火啊?”曹大鹏说。

    “我家儿子敢去飙车,我先砸断他的腿!现在网上有个词,叫做坑爹,你知不知道,咱们这些人辛辛苦苦赚钱、当官,临了临了,给自己生出来的这帮小兔崽子坑了,这就叫坑爹!”

    “嗨,不说这个了。”曹大鹏把卡又推了过去,“收着收着。”

    “你就别坑我了,敏感时期搞这一套!”张副局长摆摆手。

    曹大鹏和张副局长的关系看起来非常铁,既然张副局长都这么说了,他也就把卡收回去,“有空来我那吃饭,不算违反纪律吧。”

    “行,你先回吧。”张副局长看了看曹大鹏,沉声说:“放心,我们一定会秉公办理的。”

    “那就好,谢了啊。”

    曹大鹏刚走没一会,王处长就敲门进来了。

    张副局长看看墙上的时间,都半夜了,不由的叹了口气,说好今天晚上回家陪儿子看电影的,这他妈破事闹得,从上午搞到半夜,一天一眨眼就晃过去了。

    “张局,怎么说?”王处长冲门外曹大鹏离去的方向努努嘴。

    “老曹这次是动真火了,一定要告,不接受调解。”张副局长哼了一声,“他还跟我提了一嘴检察院。”

    “曹老板和市检察院那谁,好像是连襟吧。”王处长皱皱眉。

    “对啊,他就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张副局长哼了一声,然后又摇摇头:“谁家儿子都是宝贝,所以我说老曹这次是来真格的,要拼了。对了,那个赵什么的,他怎么说?”

    “年纪轻轻的,眼光倒是挺准,他当时就说对方不可能接受调解。我还不太确定,哪知道真被他说中了。”王处长说。

    “能把生意做到这一步,他那眼光能不毒吗?这些生意人,一个个粘上了毛,比猴都精明。”张副局长说。

    “那到底怎么处理?在场的,可不止他们两方啊,乔家兄妹也在……”王处长为难的说。

    张副局长给王处长递了支烟,王处长起身帮对方点上了,后者深深吸了一口,吐出烟雾,低声问:“老王,你和这个赵之间……啊?”

    “嗯,法院审判庭的老孔,你认识吧,我老战友。他家闺女在赵泽君公司上班,也是当事人,不过她没动手反而是受害者。大概就是这么个关系。”

    “哦……”张副局长捏着烟,想了一会,“拉倒,让他们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去,咱们办咱们的事,就依法办理!我就不信了,咱们堂堂分局,依法办事还能不行,还能有错?”

    王处长看了看张副局长,“行,听你的。”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铸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铸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铸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