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十章 暴发户之怒!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铸梦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十章 暴发户之怒!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欣云,晚上干什么呢?”

    受到老爸的指派,乔欣龙要想办法多给乔欣云和赵泽君创造些接近的机会,想了想,给妹妹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乔欣云说:“才从健身房出来,准备回家睡觉。对了,今天赵总不是和爸爸见面了嘛,聊得怎么样啊?”

    如果没有得到乔卫军提醒,乔欣龙还不会留意妹妹这句话有什么问题,人家救了自己兄妹的命,请自己帮忙从中勾兑勾兑地产业务,妹妹问一句结果也很正常。

    可是有老爸那句‘一顿饭就说了五次话,有三次都在说赵泽君’提醒,先入为主,乔欣龙心里微微一跳。

    咦,好像还真有那么回事,别的不问,怎么一开口又是这个赵泽君?

    由于同样是私生子,颇有些同病相怜,而妹妹又不存在和他竞争主要家产的可能性,所以从小乔欣龙和这个妹妹感情就很不错。

    后来大学毕业后,乔欣云一年有半年多都在外国,回国了也不住在一起,各过各的,难免有些想念。

    这倒好,不问我这个当哥的,反而一开口就是赵泽君,真是女生外向,长大就留不住!

    乔欣龙心里酸酸的腹诽了一句,然后说:““不怎么样,差点谈崩了。咱爸要吃人家股份。”

    说完,还特意补充了一句:“赵泽君走得时候脸色不好看。”

    “爸也真是的,一肚子生意经,一点儿情面都不讲。我都不知道我们还是不是他亲生的!”乔欣云不悦的说。

    “要不,找赵泽君出来喝一杯,聊几句,人家毕竟救了我们,他和爸之间闹矛盾,咱们不跟着掺和,免得误会了。”乔欣龙很自然的问。

    “这么晚了,他睡了吧?”

    “他才多大,哪有睡这么早的,我问问。”

    “行啊,你们约好,然后你过来接我,晚上不想开车。”

    挂了电话,乔欣龙看看时间,眼皮一翻。

    这么晚了还愿意出来,果然有猫腻!

    ……

    ……

    老赵始终觉得泡吧这种事,姜萱比自己更适合。

    姜萱从很小的时候,有一种很神奇的能力,能让在场的所有人,无论男女,都感觉自己是对方眼中的焦点,充分的满足所有人的虚荣心和表现**,但是最后全场最受关注的,还是姜萱本人。

    而且无论酒吧里音乐声多大,姜萱总能和所有人谈笑风生。

    老赵就不行了,演艺吧一类根本不必提,就是慢摇和民谣吧,他都觉得吵得脑袋都能炸开。以至于姜萱在建武市泽业新开张的酒吧里,按照老赵的口味,每周都安排了一天,放轻音乐或者很舒缓的老歌,以便老赵去喝两杯。

    大概也是年纪问题,两辈子加一块,老赵心里一惊,都过35朝四张奔了。

    领导特权,在杭城这地方不管用,孔慧挑了一个很热闹的酒吧,老赵连名字都没看清楚,刚进门就被扑面而来的音浪镇住了。

    音浪太强,一晃差点撞到地上……

    喝了会酒,聊了会天,孔慧拉着老赵要去舞池里跳舞,赵泽君打死不干,再一次露出无聊男人的真实面目。

    孔慧翻了个白眼,自己站起身扭着腰肢下了场。

    孔慧白天时候穿得像明星,晚上出来泡吧,却露出了很开放的另外一面,一条露背的银色包臀短裙,踩着一双恨天高,在舞池里扭动着水蛇一样的身躯,不时的冲老赵勾勾手指。

    “老板,她在挑逗你!”安德烈大声说:“如果你愿意,今晚一定能发生点什么。”

    “我不是这样的人!”赵泽君对着安德烈大吼。

    安德烈耸耸肩,一脸莫名其妙。

    “哥,大城市女孩子很开放的,实在不行给她重新安排个工作就是了,无所谓的。”军子在边上煽风点火。

    “我真不是这样的人!”赵泽君大吼。

    军子也一脸莫名奇妙,那你为毛不带周娜一起来?

    其实老赵心里挺痒痒的。

    没想到孔慧还有这么开放狂野的一面,大家都是成年人,如果你情我愿,发生点啥也没关系。

    问题是刚回了个短信,乔家兄妹找自己玩,所以干脆一起叫过来了,等他们到了,换个安静点的场子。

    这种情况下,孔慧的媚眼只能抛给瞎子看了。

    饶是如此,孔慧在下面扭啊扭的,背对着老赵晃来晃去,时不时一个深蹲动作,扭头冲他飞过来一个媚眼,也把老赵给看的有些火大。

    瞄了眼厕所的方向,实在不行……实在不行,去尿一道,眼不见心不烦的。

    老赵假装看不见,可别人却不瞎。

    孔慧本来就有种冷艳女神范,现在化身热舞女郎,两种截然相反的气质混合在一起反而特别魅惑,几个舞池里的小年轻围了上去,凑在她身边一起跳,时不时碰碰蹭蹭的。

    孔慧被‘碰’了几下,皱皱眉,下了台回到卡座里,有些幽怨的看了赵泽君一眼。

    “美女,一个人喝闷酒干嘛,一起玩呗?”

    刚才在台上的几个小年轻也跟了下来,其中一个像是领头的,穿着一件带着很多金属饰物的皮夹克,好像根本没看见卡座里还坐着三个男人,大咧咧的在孔慧和赵泽君之间坐下了、

    孔慧没搭理他,连厌恶的神情都没有流露,而是直接站起来绕到赵泽君身边,说:“赵总,我们走吧。”

    “好。”赵泽君也没多看对方一眼,站起来就准备走。

    年轻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被轻视、无视,何况还是在自己的地头上,当着一群小兄弟的面?皮夹克不乐意了,站起来手朝赵泽君的肩膀上一搭,准备说几句找回面子的狠话。

    不等他说出口,整个人忽然一轻,好像飘了起来,紧跟着重重的摔倒在卡座上。

    酒吧里光线闪烁,周围人就觉得有什么东西一晃,然后就看到这个年轻人躺在卡座上,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赵泽君一行人已经离开了人群,在大门方向一闪而过。

    年轻人火了:“我艹!愣着干什么?干他们!”

    ……

    老赵其实挺烦在酒吧打架这种恶俗的事,档次太低,军子出手一个大背摔把对方掼倒在卡座沙发上,他也没停留,带着人就离开了酒吧。

    车刚离开停车场,刚上环城路,就听后面酒吧方向传来一阵嗡嗡嗡的马达声。

    十几辆摩托闪着大灯从后面冲过来,包围住了悍马团团打转,车上的骑士手里拿着棒球棍和钢管挥舞着,不时的还靠近悍马,用力的敲打着车身。

    从对方骑得车标和发动机声音判断,这帮人应该都是不缺钱的主。一辆宝马的摩托,价格不比一辆进口车便宜。

    “总算遇到了小说中的富二代了。”老赵嘿然一笑。

    富二代的形象是多种多样的,光老赵见过的,就有欧阳靖这样的创业腹黑型,也有乔欣龙这类看起的潇洒追梦型。

    当然,更不缺乏眼前这一类狂拽炫酷吊炸天,拿别人不当人的类型。

    哐当一声,后排侧面玻璃被狠狠砸了一下,和赵泽君一起坐在后排的孔慧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抓住了赵泽君的手臂。

    “别理他们,直接开走。”赵泽君对驾驶座上的安德烈说。

    话音未落,前面一辆摩托上忽然飞来一个小桶砸在前挡风玻璃上,桶里全是颜料,顿时糊住了悍马前排驾驶座的方向的大片玻璃,遮挡了驾驶员的视线。

    一阵急刹车,悍马停在路边。

    “啊!”孔慧吓得花容失色,忍不住叫了起来。

    “跳舞好玩吧?”老赵歪着头,冲她笑笑。

    孔慧脸一红,低着头用力摇摇头。

    安德烈随手就把车门反锁住了,问:“老板,怎么办?”

    赵泽君今天本来情绪就不太好,先是在球场被乔卫军怼了一场,后来又忙活了半天,心里就有股子‘人离乡贱’的凄凉感。

    心想老子在苏南省也是一霸,整天尽欺男霸女作威作福了,来杭城这才几天,这就连续被怼?

    被乔卫军给怼了也就罢了,谁让人家是浙省一霸呢,自己这个苏南省一霸到了人家地头上,该忍还是得忍。

    可现在居然连一群飞车党也想怼自己?

    是个人就想来怼老子,这尼玛老子浑身有再多的洞,也他妈不够用啊!

    哐当,哐当,又是几声巨响。

    悍马的引擎盖挨了两下,一边的玻璃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幸亏是防弹的,没裂。

    “报警吧赵总。”孔慧一脸抱歉,说:“实在不行,我给我爸打个电话,让他请分局的朋友帮帮忙……”

    赵泽君冷笑一声,冲着孔慧一咧嘴:“小丫头,你记住,跟我出来玩,动你就是动我。从他们砸我车的时候开始,这就不关你事了!”

    这么漂亮的姑娘,不就扭了几下屁股吗,有什么啊?

    上来动手动脚,还砸我的车?

    有没有法律了?有没有正义了?!

    带个妞出门玩,栽几个飞车党手里,还得靠警察来救命?

    到时候怎么向苏南省的父老乡亲交代?!

    这口气都能忍,还有脸自称暴发户,土大款,预备煤老板?!

    那也不用混了,连牛石头都能鄙视自己!

    论泡吧,姜萱比赵泽君在行,可要是论打架,赵泽君上学时候就不输给这个帮人看场子的双花红棍!

    这两年经济条件好了,大裤衩破汗衫变成了西装革履黑皮鞋,可老赵骨子里那份小混混出身的混不吝的劲头,一直也没变过。

    有什么啊,死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能咽这口气?

    “能打得过不?”赵泽君问安德烈。

    “当然打不过。”安德烈理直气壮的给了老赵一个很无耻的答案。

    想想也是,安德烈和军子两个人,对付十几个手持凶器的飞车党,就算他两一巴掌拍死一个,另外的人也能借机攻击他们。

    铁棍、棒球棍这些玩意,搂后脑砸一下可不是开玩笑,少林寺十八铜人来了,脑浆子都得爆出来。

    保镖不是超人,一个空手的步兵打十个武装骑兵,常山赵子龙来了也不好使。

    再者,就是动手,也不可能真下死手。

    话音未落,耳边又是哐当一声巨响,侧面车窗被一根钢管愣是打出一片龟裂来,把老赵耳膜震得都发疼。

    领头的一辆摩托已经停住了,骑士摘下头盔,正是那个被摔在沙发上的年轻人,嚣张的冲着悍马比起一根中指。

    身后还有几辆摩托也停下了,车上有男有女,一张张年轻的脸庞上,写满了桀骜不驯和张狂,纷纷对悍马比划出挑衅的姿势,肆意张狂的辱骂着。

    孔慧都要哭了,吓得直朝赵泽君怀里钻。

    “哥,直接撞过去吧,我不信他们不躲。”军子说。

    “呆车里,别出去,给小武打电话,剩下四个全叫来。”

    老赵一手搂着孔慧,顺势抚摸着光滑的后背,一手摸出支烟点上,咬在嘴里狞笑:“今天不把这帮孙子打得大小便失禁,我赵泽君三个字倒着写。”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铸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铸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铸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