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章 乌龙事件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铸梦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章 乌龙事件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怎么一提打架,你一身都来劲。”赵泽君听完经过,忍不住笑。

    “我现在是打不了了,当年是牛仔裤紧身体恤摩托车。”

    姜萱站在柜式空调前面,敞开领口吹冷风,头也不回的说:“现在再瞧我这一身,白衬衫,黑西裤,牛皮鞋,再加一条领带,打起架来不给力,感觉不是那么回事。”

    大热天,出趟门就一身汗,姜萱刚才没怎么动手,白衬衫也汗透了,老赵从后面看,半透明的白衬衫紧紧的贴在脊背上,清晰的看到那个阿修罗的纹身。

    还真是许久都没见到这个意味着少年轻狂的纹身了。

    “操。”赵泽君笑骂了一句,才说:“这么讲,今天就是个意外,不是有人故意指示他们来给我上眼药的?”

    “现在也不好说。”姜萱吹干了汗,回头朝沙发上一靠:“他们是没承认,我看着也不像在说假话。不过这年头人人都会演戏,所以才找你借调了两个保镖,跟着那几个人。哦对了,那两帮人前前后后卖了三个号,一共19万,我还没提,他们就非要还,我也不好意思不收。”

    “放到泽业保安部经费上吧。”赵泽君点点头,“商铺卖的怎么样?”

    “提价了10%到30%不等,全部售罄。”姜萱幽幽的叹了口气,一本正经的问:“当初你为什么不弄快五百亩的地呢,那能多盖多少商铺啊。”

    “我滴哥,这是国家的土地,不是马路边的大白菜,我想弄多少就多少。”老赵失笑:“就我这一百多亩,还是捡漏捡来的。”

    “也不能总是捡漏啊,人家房地产公司,都有土地储备。远的不说,承业最近又拿了两块地,还都距离我们不远,一块就在两条街外,一块在南屏那边。”

    姜萱坐直了身体,收敛起笑容,正色道:“说真格的,等商铺销售结束,咱们还是多关心关系土地招拍挂市场,有好地,可以出手拿下。”

    “嗯,可以看看,不过不着急出手。”赵泽君神神秘秘的说:“说不定有人会给我们送地。”

    姜萱一愣,却也没多问。

    自从高中买房事件之后,姜萱也越来越习惯赵泽君的神来之笔。

    古人说‘秀才不出门就知天下事’,诸葛亮安坐草庐,却能看透天下纷争预测未来二十年,世界上的道理在本质上很多都是想通的,无论是把书念透,还是把人活明白,或者经历了足够多的事,都能做到这一点。

    姜萱觉得,赵泽君就是这样的人。

    赵泽君说有人送地,其实指的是老牛。

    泽业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点点火起来,牛胜利这段时间没特别忙别的,不动声色的买下了不少地皮,其中有几块还是赵泽君专门圈定的黄金宝地。

    其实承业的这两块地,老牛也准备出手,结果当时德源内部有点事耽误了,要不然未必就会落到欧阳靖手里。

    天气太热,老赵在泽业办公室呆着,也懒得出门,干脆留到了晚上,把最近泽业需要自己批的业务都处理掉。

    到了晚上七点多才处理完,又开了一个短会,安排落实后下周最后一期的泽业工作任务,好不容易算是忙完了。

    离开会议室,肚子早就饿得不行,就听到边上姜萱肚子里也在咕噜噜叫唤。

    让人出门买了几个熟菜,在办公室里吃。

    军子和安德烈也在,四个男人吃东西稀里哗啦的,场面相当震憾。

    还没吃到一半,姜萱派去跟梢的保镖回来了。

    20个保镖,除了安德烈和军子,剩下的在工作中都按照年龄排序,给了个代号,回来的这位是老十三老十四,小武的那对双胞胎师妹。

    “吃了没?”赵泽君拿了两副一次性筷子放在桌山,“一边吃一边说。”

    两个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女孩同时‘嗯’了一声,坐下来,又同时拿起个馍咬了一大口,连咬出来的缺口都差不多大,就跟复制人似的,把姜萱和老赵都看愣住了。

    不过倒是没同时开口,姐妹俩一人跟一群票贩子,两批人先去了不同的小诊所包扎,第一批又去了个麻将馆打麻将,打到下午六点半,吃大排档去了,老十三坐在边上听了会对方几个人聊天,只说是倒了大霉了,应该没有幕后指使。

    倒是第二批不太对劲,从诊所出来之后,领头的那个票贩子去了‘双凤大厦’。

    “双凤大厦?”赵泽君随后把一盘牛肉挪到姐妹俩方便下筷子的地方,说:“看见他上几楼没?”

    “11楼,承业地产公司。我怕露了脸,没跟进去,一直在楼梯间等,没十分钟,承业的老板欧阳靖就带着一个中年人,还有两个保镖,和这个票贩子一起出门了。”

    老十四微微低头,说:“他们车开得太快,我没跟上。”

    “没事,不怪你。”赵泽君对军子歪了歪头:“去买几辆性能稍微好点不太惹眼的汽车和摩托,以后你们安全组专用。”

    “好。”军子点头。

    “欧阳靖?这小子脑子是进水了还是怎么着?”姜萱放下筷子,摸了根牙签剔牙,皱眉说:“咱们和他井水不犯河水,他想干什么?”

    “谁知道他想干什么。”赵泽君想了想,也想不出什么头绪。

    要说这个欧阳靖,初来建武市的时候,倒是也传出过风声,想要和自己别苗头,可后来一直风平浪静的,没有任何动作。

    几次面对面碰上了,对方其实还挺客气的。

    老赵和丁岚好上之后,还专门琢磨这事。

    估计欧阳靖当时放风要和自己斗一斗,说不定根本就是在‘蹭热度’,他初来乍到,蹭自己的名声,为他提高知名地而已,和高价买地皮成地王是一个道理。

    否则的话,完全没有任何理由初来乍到就和自己这个地头蛇闹矛盾。

    再后来,双方一个商业地产,一个住宅地产,各打各的,没什么交集。丁岚在他那的投资,赚了一倍多也撤回来了。

    按理说,欧阳靖没理由来找自己的麻烦啊。

    再说了,就算找麻烦,也不至于用这种下三滥的方式,哦我开盘,你找几个人捣乱,有意义吗?不疼不痒的,除了激怒自己,毛用都没有。

    如果欧阳靖只有这种水平,那根本不用太放在心上,这位所谓的‘欧阳家的千里驹’盛名之下其实不符,也就是个靠着家里名声吃饭的纨绔罢了。

    想了想,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干脆挥手一笑:“王炎跟我说过,他们欧阳家的人,脑子都不太好使,天才和疯子,天才和蠢货之间,一线之隔。咱们卖好咱们的楼,军子你最近留点神,派两个人盯一盯他,也别太紧。”

    ……

    世事如棋局。

    棋局中,大部分招都是经过周密计算,有深远目的的。

    但是再厉害的高手过招,都不能排除昏招,甚至是完全没想到的意外情况。

    欧阳靖现在就是这样,好像正在下棋的人,一不留心,手里的一粒棋子从指尖滑落,滴溜溜的滚到了棋盘中。

    对方固然一头雾水,打破脑袋也想不透他这招棋到底是什么意图,欧阳靖自己更是一头黑线。

    看着在别墅里,在自己面前哭诉的巴军,欧阳靖一脑门官司。

    今天这事,尼玛纯粹是个意外,是一脚乌龙!

    欧阳靖才来建武市开创场面的时候,手下没人,就薄叔一个,为了尽快打开局面,他不论良莠,只要能派得上用场的人都招纳。

    巴军是建武的一个小混混头目,吃得就是‘号贩子’、‘当托’这碗饭,当初承业的楼盘开业,造势工作,就有巴军的功劳。

    欧阳靖和欧阳家族当前的紧张关系的内幕,只有到了一定层次的人,才有机会得知,巴军自然更无从得知,只把欧阳靖是当成欧阳家的少爷、欧阳家进军在苏南省的代表,以为遇到了一条通向天空的大腿来抱,处处讨好巴结。

    也正是因为巴军的层次比较低,当初欧阳靖放风要和赵泽君‘较量较量’,巴军根本不理解主子的真实心思,还信以为真。

    这次他去泽业广场倒卖中签号,一来是想自己赚点钱,二来也想着,要是能顺便给泽业找点麻烦,在欧阳靖面前,也能邀功。

    哪知道被狠狠打了一顿。

    他这回头一想,哎呦,这一身伤,不同样能邀功吗?说不定欧阳靖一发火,还能帮着自己报仇雪恨。于是跑来找欧阳靖一通添油加醋。

    欧阳靖面无表情的听他说完,心里却是恼火到了极点。

    “行了,你到楼下等着吧。”薄叔冲巴军点点头。

    巴军小心翼翼的看了眼欧阳靖,从对方脸色上看不出喜怒,他巴结的说:“欧阳少爷,我这可都是为了您!”

    欧阳靖挥了挥手。

    等巴军下了楼,欧阳靖才沉着脸恨恨骂了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少爷,依我看,这样未必是坏事。”薄叔淡淡的说。

    “怎么讲?”欧阳靖说:“我和赵泽君本来就不对付,他这么一闹,万一赵泽君知道他是跟我混的,以为是我在幕后指使,那不是加剧矛盾?放在以前倒也罢了,可老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建武市,到时候我岂不是腹背受敌。”

    他想了想,眼睛里闪过一抹寒光,眯着眼朝楼下看了一眼。

    “没必要。”薄叔看出了欧阳靖的心思,摆摆手,说:“就是因为你以前和赵泽君不对付,所以我才说这是个弥补关系的机会。巴军不是我们的核心成员,他做的事,代表不了你。赵泽君这个人我观察过,霸道归霸道,但还是讲理的。”

    “薄叔,你的意思是?”欧阳靖眼睛微微一亮:“以退为进?”

    薄叔笑了:“少爷,您的天分比老爷不差,缺得就是时间。只要您能隐忍,懂取舍,用不了十年,您就一定能从家里拿回原本该属于你的东西。”

    欧阳靖想了想,对身后的保镖说:“把人给赵泽君送去。不,我亲自送去。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铸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铸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铸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