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五章 优雅的无赖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铸梦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五章 优雅的无赖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黑人选手安东尼很有经验,并没有因为对方摆出了花架子而有任何轻视。

    踩着步点逼近祁明尘,脚下迈出一个短短的弓步,一记直拳迎面砸出。

    祁明尘这个姿势赵泽君是见到过的,第一次切磋,就是这样抓住了德子贸然出击的拳头,把德子重心带偏,摔了出去。

    但是德子的重拳,和这个黑人选手的重拳,显然不能相提并论。

    祁明尘当初能抓住德子的手腕,带偏他的力量,对上这个外号重炮的黑人选手,这一招还能不能管用很难说。

    说时迟那时快,拳头已经呼啸着到了祁明尘的身前。

    不愧是重炮,即便一记试探,也在空气中带起了轻微的嗤声。

    祁明尘似乎根本看不清对方的拳,像是一个完全没有格斗经验的菜鸟,连忙抬起双臂挡在面前,硬抗了这一拳。

    ‘重炮’的外号不是白叫的,最普通简单的直拳砸在祁明尘的双臂上,祁明尘两只手臂都根本挡不住,整个上身被打得朝后仰,眼看着就要仰天摔倒。

    观众愣住了,这他妈就完了?!

    连对方的老板都有点傻眼,什么傻逼玩意,刚才那么狂要一打三,上了场倒好,一拳撂倒?

    祁明尘朝后摔倒,安东尼自然朝前跨出一步,要乘势进攻结束战斗。

    就在安东尼脚步还未落地的时候,祁明尘虚点在前面的半弯曲的右腿小腿,却借着上半身后仰的力道,闪电般一弹。

    噗通一声,祁明尘终于失去重心,仰面倒在地上。

    而黑人安东尼却没有办法借机进攻。

    他一张嘴长得老大,眼珠子都要瞪出来来,扭着两腿捂着裤在原地痛苦的打转。

    又是一记攻击下阴!

    正如祁明尘之前所言,泰拳用膝盖攻击裆部,力度大,硬度高,一击就能要人命,而虚步弹起小腿,用脚尖踢,速度快,力度小,尚不足以致命。

    刚才祁明尘在朝后摔倒的同时,一记弹腿,点中了安东尼的下阴。

    对于下阴、下半身防御弱,是所有拳击出身的格斗选手的通病,因为拳击比赛不会击打下阴,甚至不用腿,拳手多年联系,都习惯将双手放在胸口位置。

    传统武术双手一般都是一上一下,护住上下,相比之下,传统武术的防御更全面,但防御力量却比较分散,顶不住重击。

    饶是如此,此时的安东尼已经在短时间内,丧失了战斗力。

    有人说生孩子的疼痛程度,相当于同时断几十根骨头,超越了人理智能控制的极限。

    但蛋碎的痛疼强度,比生孩子还要高。

    祁明尘没有用电影里那种特别潇洒的鲤鱼打挺跳起来,反而像癞皮狗一样……不,更像是一条鳄鱼在泥潭中咬住猎物后翻滚着,姿势难看滚到了安东尼的侧面,一把抱住安尼东的腿,将他摔倒在地。

    紧跟着一翻身骑在他的背后,双手按住后脑门和下巴,用力交错。

    双手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向相反的方向发力,显然是从太极的云手里演变过来的。

    但此时祁明尘的动作,却没有半点飘逸,和精炼过后部队里常用的杀人手法一般无二。

    通过围栏边的大喇叭,全场清晰的响起一声颈骨折断的‘咔嚓’声。

    安东尼脸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祁明尘满脸通红的站起来,扶着铁栅栏,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刚才挡住安东尼重拳的左臂垂在身体一侧,不知道是骨折了还是骨裂,微微发抖。

    观众台上一片死寂。

    不是吃惊,是傻眼。

    这一局结束,前后用时不到十秒钟,真正出手,就那么俩下,绝大多数人连发生了什么都没看清,大老黑就嗝屁了。

    对面两个老板甚至没有来得及转换表情,在刚才祁明尘摔倒时候的狞笑,依旧还挂在脸上。

    全场安静下来,主持人足足愣了有好几秒,才想起来打开铁笼,走到安东尼身边蹲下,摸了摸他的脉搏。

    “第一场,红方胜。”主持人咽了口口水,举起了祁明尘的手。

    全场观众没有欢呼,一片茫然。

    这啥都没看到,想欢呼也欢呼不了啊。

    看黑拳嘛,就是图个刺激,可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就先看到大老黑夹着裤裆,然后听到咔嚓一下,大老黑就挂掉了,观众的肾上腺素荷尔蒙都没来得及预热,比赛就结束了。

    妈的,老子花钱来,是看打架,又不是看死人的!

    主持人也在心里暗暗鄙视大老黑。

    他妈的,还说什么是在国外打过拳的,一点都不专业,好歹临死前叫一声‘差爱你死空腹,歪瑞古德’什么的,给气氛造起来啊,都像你们这样打,我们还怎么做生意……

    腹诽归腹诽,不过有极少数的观众还是很开心的。

    生死战不仅双方老板对赌,观众也在下注,由于是生死战,下注额度普遍比较大,这一场大老黑是热门,祁明尘是大冷门,有极少数买了祁明尘赢的人,狠狠赚了一笔。

    “***!”

    铁笼外,对方那个身材高大,之前和武鹏签订合同的老板骂了句国骂。

    “欧阳你急什么。”另一个人倒是满不在乎,“笑到最后才是笑,这是车轮战,才第一个人呢。你看看,对方拳手的左手已经抬不起来了,嘿嘿,重炮的外号果然不是白叫的,一记直拳,就废了对方一条胳膊,真厉害。”

    场上,祁明尘的左边胳膊果然还耷拉着垂在身体一侧,抬不起来。

    被叫做欧阳的老板哼哼了两声,拳手安东尼都是他的人,签约、培养甚至是在小圈子里进行宣传,前前后后的他在安东尼身上投入了不少钱,准备带去澳门打擂,哪知道还没到澳门上擂台,就在国内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擂台上被打死了,亏大了。

    安东尼死的太憋屈了,越是厉害,欧阳老板越是觉得心疼可惜。

    “别那么小心眼,赢了比赛,一千万,足够你再买拳手了。”

    “下一场,一定打死他!”欧阳阴沉着脸恶狠狠的说。

    ……

    黑拳对于拳手最大的考验之一,就是体力。

    绝大多数正规的搏击比赛,每一局只有几分钟,期间可以休息,哪怕是很著名的拳手,在一局几分钟高强度对抗之后,都会累的气喘吁吁。

    但是黑拳没有休息间隔,直到分出胜负为止,即有几秒钟结束战斗,也有长达十几分钟的拉锯战,要求选手在随时可能面临生命危险的前提下,很理智的去分配体力。

    即便如此,黑拳中也极少出现今天这样的车轮战。

    第二场几乎是连着开始的,拖走黑人安东尼的尸体,主持人用了不到半分钟,介绍了第二位选手,比赛开始。

    赵泽君和牛胜利都微微皱起了眉头,武鹏更是一脸的紧张。

    在场外,他们看得很清楚,祁明尘的左臂到现在都抬不起来,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渗出来,不知道他到底是脱臼、骨折还是骨裂。

    在格斗中,绝对一条手臂临时报废,不仅仅是失去了一个可以进攻防守的途径,伤处疼痛这么简单。

    会打破选手正常的习惯感觉,导致重心失衡、动作变形,影响到全局。

    赵泽君和老牛嘀咕了两句,实在不行,两个人联手花一笔钱,一笔大钱,先把人救下来。

    怕就怕来不及,刚才那一场已经证明,真正要杀人,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阻拦。

    第二个拳手,是一个目光凶狠的韩国人,从体型上看,比不占太多优势,但浑身的肌肉密度很高,像是老树根成精似的。

    第一眼看上去,就让赵泽君想到了李小龙。

    韩国人显然精通腿法,一开局,就不断的用腿侧踢,对祁明尘下盘发起攻击。

    祁明尘左躲右闪,在笼子里被追得到处跑。

    由于第一场祁明尘干脆利落的取胜,给观众带来了很大的震憾和信心,有不少人在第二场转而压注祁明尘。

    看到这副狼狈相,看台上观众先坐不住了,大吼:“踢他蛋!”

    “打爆他的蛋!”

    一两分钟过去了,祁明尘始终没再出阴招,反而因为胳膊不灵便,有好几次躲闪不及差点摔倒,撞在铁笼子上,韩国人钢鞭一样小腿踹到笼子上,把大拇指粗的钢筋都踹得一阵晃动。

    安德烈小声对赵泽君解释说,这个韩国人虽然是用腿,但非常的专业,两条腿从来没有冒进,进攻高度始终保持在对方的膝盖下方,这么一来,就把下阴保护的很严密。

    对方攻击自己的下阴,正是这个韩国人希望的。

    祁明尘无论是用手还是用脚,都等于把自己的手脚主动送到对方最厉害的兵器‘腿’之前,一旦发生碰撞,吃亏的肯定是祁明尘。

    “这个韩国人很有经验。”安德烈说。

    韩国人好像一台不知疲倦的发动力,不停的使用腿法进攻,偶尔利用拳法弥补进攻间隙和防守。

    四五分钟过去了,他居然还保持着最初高频率,高强度的进攻,技术动作没有丝毫的变形,反而越踢越顺。

    又是一脚,祁明尘朝左边躲开,但动作过大,牵动了受伤不能动的左臂,剧痛让他产生了一个瞬间的失误,技术动作变形,没有完全躲开韩国人的脚,跟在后面悬空的右腿还没落地,就被对方踢中。

    祁明尘百忙之中小腿朝后一抬,总算卸掉了对方大部分力气,但整个人已经失去重心,打着横摔倒。

    韩国人顺势抬起膝盖,冲着正在下落的祁明尘头部侧面撞去。

    半空中无处借力,膝盖朝上,人自由落体,反应再敏捷的人都来不及躲避!

    生死关头,祁明尘忽然探出右手,奋力朝前击打。

    他的拳头前方,正是韩国人的裆部。

    两败俱伤!

    韩国人的膝盖先出,肯定能率先撞到祁明尘的头部,以他的腿部功力,有很大把握能撞死对方;

    但两人距离实在太近,即便撞死了祁明尘,祁明尘的右手余势不衰,也会对他的下阴造成重大伤害。

    第一场祁明尘爆蛋对所有人的震憾都太大了,尤其是接下来两场的拳手。

    世上根本没什么铁档功,再怎么练,都练不到下阴和眼球这两个柔软致命的地方。

    人都有自己的私心,拳手也不例外,打死了祁明尘,韩国人就算不废了,也要重伤。

    既然已经全面占据了上风,显然没必要冒险两败俱伤,韩国人毫不犹豫的用支撑在地的另一条腿猛地发力,朝后跳开。

    噗通一声,祁明尘落地摔倒。

    韩国人正要进攻,忽然眼前一花,好像无端的弥漫起一阵沙尘暴,这档住了视线。

    他猛地想起来,脚下的擂台地面,不是水泥地,而是沙地!

    打了几年的擂台,韩国人经验不可谓不丰富,可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人会从地上抓沙子迷他的眼!

    要知道,即便是黑拳,擂台的地面也是以水泥和橡胶居多。

    这他妈穷乡僻壤,连点橡胶地面的钱都省!

    其实韩国人错怪赛场老板了,之所以用沙子铺地,不是为了省钱,而是为了减轻拳手摔倒受到的伤害。

    只有拳手活着,比赛才能好看,才能长久。

    要说韩国人倒霉,真不是倒霉在拳场老板的抠门上,而是运营者的商业套路上。

    至于他所认为的‘流氓打法’,一手掏蛋,没掏中紧跟着撒沙子,其实也是太极拳懒扎衣的实际打法精神,练起来很好看,打起来很无赖。

    演练时候潇洒的一招,在体能速度跟得上的情况下,真正的关隘就四个字:掏蛋,撒沙。

    要知道,中国古代,大部分地方是没有砖地的。

    眼睛一迷,韩国人急忙后退,下意识冲正面敌人最可能进攻的角度,踹出一脚。

    以攻为守!敌人如果趁势追上来,会被一脚实实在在踢中。

    果然,脚上传来的感觉,应该是踢中了。

    但他根本来不及高兴,几乎与此同时,喉结一阵剧痛!

    由于不是小范围腾挪,双方最后都是大开大合,所以这次擂台周围的观众看得一清二楚。

    祁明尘摔倒后顺势扬起一把沙子,紧跟着跳起来,整个人合身扑过去,手臂伸的笔直,像一柄剑,手掌就是剑锋,直插对方的咽喉。

    同时大腿硬生生了挨了对方一脚。

    腿比手臂长,这是个常识,腿可以提到对方,对方的手未必能打到自己。

    但是韩国人习惯了低出腿,削弱了腿部长度的部分优势,而祁明尘变拳为掌,增长了手臂攻击的长度。

    拳硬而短,掌尖而长。

    一进一出之间,就多出那么几公分的距离差距,祁明尘被踹到的同时,右掌的三根手指也狠狠的插在韩国人咽喉上。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铸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铸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铸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