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三章 慢一步就是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铸梦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三章 慢一步就是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聚光灯下,最近名噪一时的小武登场。

    从面向上看,武鹏看着比实际年龄还要小一些,就像个才进大学的大孩子,脸很嫩,也没什么凶悍的神情。和查旺站在一起,就像是一个大学生遇到了抢劫犯。

    主持人开始介绍双方选手,祁明尘忽然沉着脸起身,走出了隔间。

    尚未开打,场上人都是坐着的,祁明尘这么一站,鹤立鸡群,台下的武鹏顿时看见了他,脸色微微一变,和身边的主持人小声嘀咕了两句。

    主持人皱了皱眉头,招呼来两个拳场保安,指了指上面的的隔间,吩咐了保安几句。

    两个保安,即像是陪伴,也像是押送着小武,离开擂台径直朝赵泽君这边走来。

    拳手忽然下台,观众嗡的一下炸锅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鼓噪起来。

    “各位老板,小武和朋友聊两句,没事啊,大家现在可以下注了,十分钟之后,比赛开始。”主持人说。

    ……

    小武走进赵泽君他们所在的隔间,看到里面坐了不少人,微微一愣,紧跟着就低下头,走动祁明尘身边,小声叫了声‘师父’。

    “别打了,跟我回去。”祁明尘面无表情的说。

    小武开没开口,一个跟着他来的保安先冷冷的开口了,“几位老板,你们来玩欢迎,但是要捣乱,那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德子面无表情的站出来:“这位兄弟,小武是我们朋友,家里有点事急着回去。你们有多少损失,我们赔。”

    “没这个规矩,要是每个拳手都像他这样,说走就走,我们场子还怎么开?”保安摇头。

    祁明尘眉头飞快的皱了皱,看向小武。

    “师父!”小武低着头,声音不但,但语气却很倔强:“你一辈子心血都在这上面,我跟着你练了十年,打不出个名堂来,不搞清楚我到底练了些什么,我咽不下这口气。”

    “名堂?什么名堂?”祁明尘反问:“是杀人的名堂,还是被人杀的名堂?你在这种地方打拳,就能打出名堂了?你跟我学了十年拳,拳学会了,做人呢?”

    “师父,我就是想抬起头做人!”

    小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盯着祁明尘,毫不示弱的反问:“传统武术,传统武术,被吹得神乎其神,那些所谓的高手宗师,满大街的骗人,还能上电视!你知道老百姓都怎么说我们?说我们太极都他妈是说相声的,研究辩证法的!”

    小武脖子上青筋都爆出来了:“师父,你经常跟我们说,堂堂正正做人,我来打拳,就是想堂堂正正的抬着头走路!”

    祁明尘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忽然叹了口气:“小武,做人不一定都要当宗师,好好的找份工作,当一个普通人不好吗?”

    “那我这十年算什么!”

    “算是在师父这里混一口饭吃吧,还不行嘛。”祁明尘凄凉一笑:“有些事你不懂,一句两句说不清,但不懂可以,绝对不能做,你做了,一辈子都洗不干净。”

    “师父,无论如何,我要打完今天的比赛。”小武坚定的说。

    “那我现在就废了你!”祁明尘脸一沉:“你以为你天下无敌?与其你早晚被别人打死,不如我亲自动手!”

    刚说完,跟着来的一名保镖朝前跨出一步,拦在小武身前,顺手撩起了衣服外摆,露出枪柄。

    “几位老板,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出来混要讲规矩的。”

    “规矩?规矩是人定的,人是可以花钱买动的,你们老板没教过你们这个道理?敬我的酒,就凭你们两,还没这个资格。”

    赵泽君淡淡的开口了,扫了两个保安一眼。

    两个保安面露怒色,但他们在场子里,见过各路的老板,这个年轻人一看就是有来头的,如果因为口角之争,得罪了他,最后倒霉的肯定是自己。

    对方说得没错,别看他们腰上有枪,可人家真拿出一大笔钱,当场就能买他们的命!

    赵泽君冷笑一声,却没跟他们多罗嗦,冲小武笑了笑,顺手拍了拍小武的胳膊。

    对方手臂就跟铁打得似的,完全没有肉的感觉,赵泽君不禁有些惊诧,问:“下面这个人,你有多少把握?”

    “我看过他打拳,问题不大。”小武沉声说。

    赵泽君回头看了看祁明尘。

    “这不是能不能打赢的问题,就算打赢了这个泰国人,后面呢?擂台比武,早晚被人打死!”祁明尘说。

    听他们师徒两说话的意思,其实还都挺有把握。

    赵泽君想了想,对祁明尘说:“既然如此,要不,就让他再打一场?你今天就是把他抓回去,他心里不服,早晚还是要跑出来的。你能看他一天,难道还能看住他一辈子?这次他跑出来,我们是找到了,下次他再跑,说不定闹出的事更大。”

    “师父,他说的对,你就让我打吧!”小武倔强的说。

    祁明尘目光在赵泽君和小武脸上扫过,长叹一声,闭口不语。

    “老板,时间到了。”一个保安沉声提醒着,语气客气了很多。

    “师父我去了!”小武微微一低头,转身就走。

    祁明尘下意识想要拉他,跨出半步,手还停留在半空中,却停住了,看着他这个大徒弟走下看台,跳进擂台。

    “哎,都是命中注定。”祁明尘长叹一声,坐会原处。

    “祁师父,你传他屠龙术,却指望他安心杀鸡,怎么可能呢?”

    赵泽君劝道:“再说了,你难道真的不想亲眼看一看,你研究了一辈子的东西,到底是说什么样子?”

    “赵总,时代不同,有些东西,其实不必在执着。”祁明尘今天苦笑的次数,大概比一辈子加起来都多,“都说传统武术的精髓是文化,是人生,可笑我练了半辈子拳,却一门心思钻研怎么打人,里面那些冲虚谦退,宁静抑和,真正的宝贝,却是一点也没学到。难怪教出来的徒弟,也跟我一样,满身的戾气。”

    赵泽君笑笑摇头:“武术是武术,文化是文化,我觉得这是两码事,武术里可能有文化,但武术就是武术,是‘武的技术’,绝对不是文化。你没什么不对。”

    说话的功夫,下面的擂台赛已经开始了。

    开场之后,查旺和小武都异常的温和,两个人保持了一段安全距离,不紧不慢的移动着,偶尔一两次试探进攻。

    “你们怎么看?”赵泽君回头问三个保镖,要说打架,他们是专业人士。

    安德烈咧嘴一笑,想都不想就说:“我压小武。”

    德子没吱声,军子想了想,也说:“我也压小武。”

    说着话,查旺的忽然展开了一轮快速进攻,两条手臂看似毫无章法的劈面一通暴打,但身体重心却始终停留在两腿之间,没有便宜。

    这种打法在拳击里很常见,重心不动,不容易露出破绽;但无法利用身体的惯性和冲力,所以拳也重不到哪里去,是试探。

    小武边挡边微微后退,手臂上被对方的玻璃拳套打得血肉横飞。

    眼看着小武就要退到擂台边,查旺收回右拳,顺势毫无预兆的一个右脚侧踹,对着小武小腿膑骨狠狠踹下。

    泰拳高手的肢体很硬,正面硬抗拳头还能受得了,但如果用小腿硬抗对方的腿,腿就算不当场断掉,也要骨裂。

    带着一条伤腿,后面压根没法打。

    小武后面就是擂台边缘,无处可躲,朝两边躲的话,重心同样会出现瞬间的失衡。以查旺拳脚的力量,一旦小武重心失衡的瞬间,被他捕捉到了机会,后果不堪设想。

    千钧一发之际,小武居然原地跳起了三十多公分,被攻击的腿朝后一缩,用一种很难看,像猴子一样的姿势,缩成一团,躲开了查旺的那一脚。

    ‘唔’……全场一阵惊呼。

    祁明尘豁然站起,脸色巨变!

    力从地起,人在空中根本无从借力,做任何肢体动作都是事倍功半,一个跳起来的人,在行家眼里,就是个活靶子。

    很多搏击比赛,都没有禁止跳跃,但很少看到有人跳起来的。

    果然,查旺脸上就闪过一抹狰狞笑容,身体朝前一冲,跟着踹出去的那条腿顺势朝前跨出一步,重心跟随腿部朝前移动!

    左手手肘一横,对着小武敞开的胸腹侧面就一记要命的肘击。

    小武身在半空,根本躲不开,唯一的办法,只有用右手手臂挡在肋骨脆弱之初,虽然泰拳的肘击凶猛,即便挡住了,小武手臂受伤也在所难免,但总好过肋部要害受伤!

    就在此时,跳起来比查旺略微高出一个多头的小武,非但没有做出任何防御动作,却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动作!

    他右臂朝前微微一抬,把自己的肋部要害,百分之百的暴露在查旺的肘击之下!

    “金刚捣锤!”祁明尘在心里惊呼一声。

    不得不说,这个徒弟太有天分了,在练武方面,甚至要超过他本人。

    无论任何传统武术,还是现代竞技格斗也罢,绝大多数发力,都是力从地起。

    但太极拳里这一招是个例外,是从上朝下打击的拳法,恰恰不需要‘力从地起’,通过自身飞快下沉,依靠自身的自重带动,用拳,甚至干脆用手肘,去击打下方的敌人。

    如果时间定格,进行一次理论分析,就会发现,查旺左肘的速度和力量,来源于自身前冲的惯性,手臂、腰腹部的联动发力,打击的目标,是小武空荡荡的右肋骨。

    而小武下坠在中,右臂的速度和力量,则来源于自身体重、下坠的加速度,以及在半空中能使出来的一部分手臂力量,击打目标是查旺的头顶。

    至于为什么不打小武下阴,也很简单,只要腿没出现大破绽,打下阴就有难度,小武是练太极出身,两只手在不进攻的时候,习惯一上一下,此时左手放在小腹附近,随时可以对下阴进行防御。

    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火石之间,就听场中几乎同时响起两声闷响。

    查旺的左肘狠狠的打中小武的右肋,小武整个人明显在空中就出现了一个扭曲,肋骨肯定断了。

    但是小武的右臂,像一条鞭子,先是右肘在查旺的脑袋上重重一磕,人一落地,紧跟弯曲的小臂顺势朝前一弹,拳背啪得一下,狠狠打在查旺的脸上。

    电石火光之间,血花四溅,胜负已分。

    小武落地之后,站立不稳,痛苦的捂着侧腹,倒在擂台上。

    查旺顶门遭受一击,紧跟着面门又被击中,第一下已经把他打懵了,第二下很可能直接打断了他的鼻梁骨,要是运气不好,骨头渣子刺进脑子里,连命都保不住。

    所以查旺倒是站住了,但神情呆滞两眼无神,像喝醉了酒似的,身体晃悠了两下,仰面朝天,噗通朝后摔倒在地。

    立刻有医务人员上前检查。

    片刻后,主持人跳下擂台,举着小武的手大喊:“查旺晕厥,小武胜!”

    全场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的欢呼。

    “打得好!”隔间里,祁明尘一改之间的郁闷,竟然控制不住的狠狠一拍桌子。

    那桌子本就是简易的,祁明尘手劲又大,桌上上几只茶杯猛地一跳,溅了老赵一身水。

    赵泽君笑了,抖了抖衣服,拍拍小张的肩膀,说:“小张啊,麻烦你,请场子的老板来见一见,我们有事和他聊两句。”

    而在距离不远处的另外一个隔间里,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也是重重一拍桌。

    不过桌上的茶杯也就泛起一抹涟漪而已。

    他哈哈大笑,对身边一个人说:“怎么样老弟,我看中的人没错吧?!就这水平,放在澳门拳场也是一流的!”

    “还真有你的,不愧是欧阳家的大少爷,见过世面,有眼光!”另外一个人哼哼笑了两声,皮笑肉不笑的说:“这个小武明显有武术的底子,你带回去好好养一段时间,等年底,我介绍你去澳门打生死战。”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铸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铸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铸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