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三章 坚强的假象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铸梦重生铸梦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三章 坚强的假象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坚强的假象</p>

    “冰冰,你出来!”</p>

    陈德伟一只胳膊掉在胸口,简单的包扎的绷带里隐隐约约的有血渗出来,另外一只手用力的敲打着房间门。   w w w . v o d t w . c o m</p>

    金老师、刘军、苏童,还有几个传销团队的人,沉着脸堵在门口。</p>

    昨天陈德伟向夏语冰介绍‘分享会’之后,夏语冰明显有抵触情绪,金老师让陈德伟和寝室的刘军、苏童轮番做她的工作。</p>

    疲劳轰炸进行了整整一夜,一直到今天中午,夏语冰的态度似乎有些松动,提出想吃点东西,哪知道乘着陈德伟不备,夏语冰抢过一把剪刀刺伤了对方,把自己一个人反锁在房间里,任凭外面怎么叫都不开门。</p>

    “你让开!”金老师推开陈德伟,对一个身材魁梧的学员说:“撞!”</p>

    那个学员恩了一声,退开几步,合身冲上去。</p>

    原本很单薄的卧室木门本该一撞即开,哪知道只听轰的一声闷响,门框都松动了,可大门却纹丝不动。</p>

    “金老师,门好像从里面堵住了。”学员呲牙咧嘴的说。</p>

    金老师脸一沉。</p>

    按照以往的经验,很多学员最初都是不配合的,但一般在遭受暴力威胁下,软硬兼施,进行疲劳洗脑轰炸,大多最后都会屈服。</p>

    特别是在进行‘分享会’,和公司所有人发生关系之后,新来的学员无论男女,心里最后的一层防线就会彻底崩溃,破罐子破摔,随波逐流。</p>

    像夏语冰这种漂亮女孩,金老师也遇到过。越是漂亮的女孩,一开始越是抗拒,但只要经历过分享会,突破最后一道防线,反而会比其他人更加死心塌地的跟随他。</p>

    靠着一整套的洗脑、强迫的手段,‘金老师’已经玩弄过不少女学员,这些女学员变成了他的下线和玩物,即供他发泄,又帮他赚钱,再利用身体去吸引更多的男学员,诱骗新的女学员……</p>

    在沿海经营传销团队被一锅端,逃回内地的金老师,靠着这种比传统传销更加有吸引力的‘新模式’,在白河市重整旗鼓,两年不到,最初只有两个三陪小姐的‘金融公司’像滚雪球一样,越做越大。</p>

    看到夏语冰的第一眼,‘金老师’就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发展的‘下线’。</p>

    不单纯是因为贪图对方的美色,更主要的是,‘阅人无数’的金老师发现对方身上有一种气质,对于男性大学生有强大的吸引力,如果能发展到这个下线,让对方放下一切自尊,成为他的信徒,光是她一个人,就能为他带来大批的大学生下线。</p>

    所以在夏语冰身上,金老师是花了大功夫的,连压箱底的手段都用上了,甚至还冒了不小的风险。</p>

    哪知道,从一开始对方演戏,压根没相信一个字。</p>

    照眼前这样闹下去,万一动静太大,引起别人注意就很麻烦了。</p>

    “冰冰啊,我是金老师……”金老师贴着门,语气和蔼的说:“即然你不认同我们的理念,那我们也不强求,你开门,我让你走。大家都是有文化的人,有话好好说,不能伤害自己伤害别人,你年纪轻轻的,千万不要走上犯罪的道路啊……”</p>

    站在门口说了半天,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p>

    “去找工具,把门砸开!”金老师面色阴沉,冷冷的说。</p>

    房间里,一张上下铺死死的顶在门后,夏语冰双眼布满了血丝,披头散发,用肩膀紧紧的顶着床。</p>

    后面的木门忽然传来猛烈的撞击,身后的铁床剧烈的抖动了一下,夏语冰脚下一滑,整个人贴着床沿摔倒在地,大腿传来一阵钻心的疼。</p>

    床边凸出来的一块三角铁划破了牛仔裤,在腿上带出一道深深的血口,鲜血不要命的哗哗涌出来。</p>

    门锁也因为这次猛烈的撞击,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随时可能脱落。</p>

    夏语冰咬着牙翻过身,继续死死的抵住铁床。</p>

    床距离窗口不到两米,她现在面临一个艰难的选择,要么冲到窗口喊救命,但门可能立刻就会被推开,要么就只能用身体堵着门,但是在小房间里喊,窗子太小,又隔着那么远,这里还是顶楼,外面很难听到。</p>

    情急之中,夏语冰忽然灵机一动,扯下一块床单,蘸着血在上面草草写了两个比划最简单,也最能吸引人注意的大字:杀人!</p>

    嗡嗡嗡……字刚写完,门口忽然响起电锯转动的声音……</p>

    一阵颤抖中,木门被锯开了一道口子,旋转的电锯碰到堵在门后的铁床上,迸出大片大片的火花。</p>

    夏语冰不顾一切的扑向窗口。</p>

    ……</p>

    天澜小区,赵泽君一行人举目四望,除了军子和周媛媛,在场的还有几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p>

    天河是个小城市,全省经济倒数,但有一片资源濒临枯竭老矿区。</p>

    丁岚给的那个电话,正是老矿区的矿长。得知是丁岚的朋友,对方立刻派了几个矿区子弟来帮忙,给赵泽君打下手。</p>

    矿区是个相对封闭的单位,自成体系,对外团结,又敢打敢拼,这几个看似流里流气的矿区子弟,都算是当地的地头蛇。</p>

    “赵哥,这小区这么大,怎么找?”说话的一个黄毛,叫魏连山,是矿长的亲儿子,也是这群人领头的。</p>

    这年头手机定位远不如后世精准,只能定位到小区东南边一大片区域,有十几栋楼,赵泽君看了看一起来的四五个矿工子弟,想了想,把魏连山拉到一边,说:“连山啊,你能不能多叫点人来,我们一家一户的敲门,一开门大概就能看出里面是什么情况了。”</p>

    周媛媛拽了拽赵泽君,小声说:“你别急,我们人都到了,要不还是报警吧,请警方协助,让他们来一家家查。”</p>

    魏连山看了眼赵泽君,问:“赵哥,你说到底怎么办,咱们自己查,还是报警?”</p>

    “这样,连山,你让你几个兄弟,一人盯一栋楼,出入的人有不对劲的,立刻告诉我。媛媛,你报警,就说有传销非法拘禁……”</p>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远远的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没听清是叫什么。</p>

    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百多米外一栋楼的楼顶,窗户里忽然飞出来一大块白布,白布上似乎有一滩血红血红的东西……</p>

    “好像是冰冰的声音……”周媛媛惊诧道。</p>

    ……</p>

    夏语冰趴在窗口,嘶喊着救命,拼命的挥动着手里的床单,希望有人能看见。</p>

    电锯的声音在房间里激荡着,身后的木门上,已经被锯了一个足足能钻过一个人的巨大缺口。</p>

    “冰冰,你快出来,金老师说了,让你回家……”陈德伟吃力的想从缺口外挤进来,却被人一把拽开了。</p>

    一条强壮的手臂伸进来,按在门后的铁床上。</p>

    铁床晃动着,发出刺耳的吱呀声,一点点从门口挪开。</p>

    夏语冰的一颗心在胸膛里狂跳,似乎随时可能从胸腔炸裂开。</p>

    腿上的伤口一直在大量失血,飞快的带走她身体里残存不多的力气。</p>

    眼前有些发晕,嗓子像是着了火一样,沙哑着喊出救命两个字,但声音已经完全走调。</p>

    她甚至怀疑,就算是有人听到,能不能辨认出她的喊什么,能不能确定,这是一个人类的声音。</p>

    铁床在水泥地面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床和门之前,终于打开了一道足够让成年人侧身通过的距离。</p>

    金老师的脸,飞快的在缺口中闪现了一下。</p>

    夏语冰有些后悔了。</p>

    刚才如果没有冒险一搏,跑到窗口求救,而是拿着剪刀躲在门后,那么现在,至少可以和对方同归于尽!</p>

    可惜,没有这样的机会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在连续差不多连续三十个小时没有睡觉,饿了整整一天,大量出血的情况下,她根本没有可能去和这些人正面拼命。</p>

    耳边的声音渐渐的模糊起来,吵闹声,自己的喊声,混在一起,眼前的景象,似乎也在开始扭曲。</p>

    门口,金老师已经挤进了大半个身子,神情阴骘;</p>

    陈德伟那张脸又一次出现在门上的缺口中,充满‘关心’的大声呼喊着什么,然而夏语冰根本听不清对方在说什么。</p>

    再次看到这张脸,夏语冰竟然没有半分的感情波动,即没有恨,更不谈不上爱,只觉得麻木。</p>

    人和人终究是不一样的,两个不合适的人,因为一时的感动或者其他什么原因,硬凑在一起,强行压抑着自己的真实情感,最后终究会彻底爆发。</p>

    现在,她不怪陈德伟了,反而觉得有些对不起他。</p>

    这个男人,从头到尾,都不是她想要的,如果从一开始,自己就能更加坚强,没有因为感动而和他在一起,也许陈德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p>

    她忽然明白了,自己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p>

    因为我生来就已经拥有了一切,所以我本能的认为,一切都应该属于我,习惯了等着所有一切自动来到自己身边,而不必向周媛媛那样主动去争取;这就是我一直所谓的‘坚强’的真相。</p>

    然而当失去之后,失去父亲,失去男友,也几乎失去了母亲之后,这份虚伪的坚强,完全被打破了,毫无原则的接收了一个根本不爱的男人,只因为他在自己最需要关心的时候,出现在面前。</p>

    害了他,也害了自己……</p>

    夏语冰苦笑,明白了,自己根本不是一个真正坚强的女人,只是一个被所有人宠着,却又敏感的害怕受到伤害的女孩。</p>

    没有父亲的小女孩,从很小的时候,心底里就种下了一颗没有安全感的种子,她渴望像其他女孩子一样,有父亲的坚实的肩膀可以依靠,却又害怕下一秒,父亲会再次消失在人海中。</p>

    所以在渴望依靠的同时,她又本能的会抗拒一切真正想要去依靠的男人,用虚伪的坚强来保护自己。</p>

    但无论如何,我是军人的女儿,在我的一生之中,我至少可以选择一次,真正的坚强!</p>

    锋利的剪刀,缓缓的刺向白皙的脖颈。</p>

    “夏语冰!”</p>

    脖子上传来的刺痛,让夏语冰微微清醒了几分,似乎听到远方传来一个熟悉的男声。</p>

    紧跟着是大声的惨叫。</p>

    眼前的人物似乎又开始扭曲,变得不真实,已经钻进房间里的金老师,忽然以一种很滑稽的姿势,重重的摔倒,脸重重的撞在地板上。</p>

    金老师的身后,出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p>

    领口开裂,额头有血。</p>

    也许幻觉吧?夏语冰心想,这时候如果他真的能出现在面前,那一定是童话故事里才有的结局。</p>

    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有些人,认识了一辈子,依旧是陌路。而有些人,短短的一个擦肩,却会深深的印在心底。</p>

    也许时间终究抹平一切烙印,但显然,她并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忘掉这个人,越想忘记,反而越陷越深。</p>

    “你流血了……”夏语冰缓缓的伸出一只手,想要去摸赵泽君的脸。</p>

    另一只手,依旧握着剪刀,用最后的力气,刺向自己的脖颈。</p>

    这一下却刺不下去了,眼前赵泽君的‘幻像’紧紧的握住了自己拿着剪刀的手,一把夺走了剪刀。</p>

    夏语冰虎口猛地一痛,似乎被人狠狠掐了一下,剧烈的痛疼让她从半昏迷中清醒过来。</p>

    “醒醒,醒醒,别睡……”赵泽君带着血的脸庞近在咫尺,一脸的焦急。</p>

    夏语冰双目圆睁,不可思议的盯着面前那张真实的脸庞。</p>

    下一秒,夏语冰只觉得身子忽然就‘漂浮’了起来。</p>

    “别怕别怕,没事了,我带你去医院,现在就去!”</p>

    “嗯。”夏语冰鼻子里发出一声似有似无的声音,浑身再没有半点力气,晕倒在赵泽君的怀里。</p>

    本来自  http://www.vodtw.net/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铸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铸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铸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