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6章 没兴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高冷总裁的抵债新娘正文 第26章 没兴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不想有外人来参观的话,就别叫了。”他的唇落在她的耳边,手却已将她的裤子……

    “不要!”她不敢发声太大,还真害怕Haryy此时来拉门。

    “没有你说不的份,只有我说YES的权利。”他冷笑着,朝她步步逼近,直接将她按倒在墙上……

    “野,好了没有。”外面的Haryy在催促,南宫寒野勾起一抹冷笑,无事一般答道:“总要洗干净点,甜心,耐心等会好吗?”

    漫长的痛苦终于结束,得到满足的南宫寒野抹抹嘴唇,打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野,人家等得好急哟。”Haryy等不及般向南宫寒野靠近。

    结束了折磨的洛映水颤抖着身子捡起地上的衣服,套在身上。艰难地迈开步子,她准备悄悄地从两人身后离开。

    南宫寒野眼尖地发现了洛映水的身影,他兴趣全无一般推开Haryy。“你走吧,今天没兴致。”他捡起床头的烟,从中抽出一根,点燃。

    “你……”Haryy不明所以地盯着态度突然转变的南宫寒野,不想离去。

    “我的性格你知道,如果不想永不相见的话,请快点离开。”南宫寒野冰下脸来,吐出一丝烟圈,无情地道。

    “我……”Haryy哭丧着脸套回衣服,向沿着墙边慢慢挪动的洛映水投去恨恨的一瞥,才扭动身体走拉门走出。

    重重的关门声惊醒了正往外行走的洛映水,她不解地看着坐在床头抽烟的南宫寒野,身体却不敢停止移动。

    “过来!”南宫寒野并不看她,从抽屉中摸出一包东西丢在床头柜上。“把它吃了。”

    洛映水害怕地停在原地,轻声问:“那是什么?”

    “药。”他简单地答。

    洛映水移动身体,停在一个安全位置,才小心地将药取了过来。

    “怎么用?”反覆翻看,上面并没有说明使用方法,她抬起小脸,胆怯地问。

    又是一阵烟圈吐出,直呛得洛映水咳嗽不已。南宫寒野按掉烟头,冷冷地嘲讽:“哦,我忘了,父亲这次送来的是一个处女,把它吃掉,然后,马上消失在我的面前。”

    洛映水听话地将药吞了下去,转身之际,无尽的泪水滚了下来。这就是她的赎罪生活吗?要不断地承受着他肉体的折磨,直到他满意为止!

    然而,这似乎只是噩梦的开始,似乎玩得不过瘾的南宫寒野对这样的游戏百玩不爽。从那夜开始,他每次带女人回来后,都会命令她伺候洗浴。

    在那间大大的浴室里,相同的戏码一次又一次上演,几乎每夜,她都要承受他无情的索取,而后,便在亲眼看着她吃下避孕药后将她赶出。

    “可不可以……不要……”她明白,这是南宫寒野对她的报复,但她还是忍不住要求饶。

    她的身体就快要被撕裂了,她甚至害怕踏进这房间,走入这浴室!

    身上的南宫寒野勾一抹轻蔑的冷笑,并不将她的话放在心上,只会不留情面地加重惩罚!

    坊间开始有了新的传闻,传闻南宫寒野在那方面不行。

    因为,每夜他带女人回家,只和她们聊聊天,调调情,却并不做那个。

    不少的媒体为此感到扼腕,一个优秀的男人失去了性能力,是多么可惜而又可悲的事呀。

    这样的消息更是伤透了许多正等着南宫寒野亲睐的女人们的心,而那些曾经在他身下享受过欲死欲仙之感的女人们则觉得相当可惜,在回忆着与他的那些美好经历后,自然而然地将他性功能缺失的原因归结于纵欲过度。

    在她们看来,南宫寒野玩过的女人无法计算,这是必然的结果。

    于是,新的话题再次传开,纵欲过度,南宫集团掌门人失去性功能。

    南宫寒野静坐在房内,今夜,他突然失去了找女人回来的心情,独自坐在弥纱儿布置的那间婚房里,对着弥纱儿笑如水莲般的脸发呆。

    他并不是多情男人,在与弥纱儿交往的日子里,他极少碰别的女人,坊间传闻的那位滥情贵公子南宫寒野并非他本人,而是他寻找到的一个替身,目的是要迷住父亲的眼!

    弥纱儿走了,都是父亲惹的祸!他那位好心的父亲真有能耐,竟然能将他隐藏至深的女人挖出来,并用一场看似简单的车祸结束了她的生命!

    南宫寒野的拳头立时握紧,高高突起的青筋宣示着他的怒火。和父亲的决裂,裂的不只是他们的关系,父亲无时无刻不在紧盯着他,想要将他变成自己的傀儡,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灯!

    有意叫来女人过夜,他是做给洛映水看的,他相信,洛映水一定会想办法告诉父亲南宫鹰的。

    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在得到他的许可后,门被推开,站在门口的是端着盘子,小心翼翼地望着他的洛映水。

    她的身体比之来时更加纤细,原本红润的脸庞染上了不甚健康的莹白,肩膀瘦削,如用刀劈过一般。她的变化并不损天然之美,抿抿唇,竟轻易地激起他最深的渴望。

    “过来!”他命令,为她能轻易将自己的欲望挑起而感到愤怒。

    洛映水的小脸上闪出一丝惧怕,他的表情再明显不过,她不敢往前走一步,害怕每夜的噩梦再度上演。

    立在门口,她颤抖着,向他发出祈求的信号。

    “快点!”她的害怕带给他一种报复后的快感,看看弥纱儿无辜的脸庞,他并不打算轻易放过她!忽视掉她求饶的表情,此刻,此时,他要当着弥纱儿的前,恨恨地,无情地惩罚这个女人!

    洛映水知道,他的命令从来说一不二,她无助求饶并非第一次,可他一次也没有同情过她,这一次,他一样不会!

    就算周身被他的冷气包裹,就算她惧怕到想到晕倒,她也必须要听话,因为,对于不听话者,他总是给予更加严厉的惩罚。

    听超远哥说妹妹已经在办出国的手续了,太好了,在妹妹出国之前,她一定要顺从地忍受一切!哪怕是伤害!

    洛映水摇摇身子,迈开步子朝他走近,盘子里端着的是他的晚餐。

    “该吃晚饭了。”在离南宫寒野稍远的地方,她放下了盘子,将食物安置在桌上。

    南宫寒野眯起危险的双眸,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嘴角习惯性地勾起,只将长手一伸,便轻易地将洛映水拉进了怀中。

    他的怀就如他的人一般冰冷,洛映水被南宫寒野控制在坚硬的胸膛。他单手一围,轻易地将她的细腰围在臂内。

    “怎么样?我的父亲对你的表现还满意吧。”他又说这样莫名其妙的话了,洛映水向天发誓,她并不认识他的父亲,只是,无论她否认多少次,他都照说不误,对于她的话根本不信。

    “您的……父亲还好吧。”她不知道用什么来做回答,扭动的身子对他一点威胁都没有,只能尴尬地窝在他的怀里,轻声问道。

    头顶上英挺的鼻子一哼,重重的气流打在她墨黑如缎的发上,带给她头皮一阵不甚舒服的触感。

    “你说呢?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过得好不好吧。”南宫寒野落在她腰部的手收紧一份,而同时,另一只手探向她的……

    “不要!”她想起了历次的不愉快经验,本能地闪躲,最终还是被他握在手中。眉头再次皱紧,痛苦令她全身僵硬,红唇咬得紧紧的,不让自己发出一声痛呼。

    “下次穿裙子,这样才不会太麻烦。”他咬上她的耳垂,低喃道。

    “哦,我……来那个了。”她满面通红地解释道,可怜巴巴地看向他。

    南宫寒野缩回手,出人意料地放开了她。“去,给我亲自做点东西来吃,这些凉了,收走!”

    随手拾起搭在沙发角的一件西装,丢在她的身上,正好盖住撩人的风光。

    洛映水没想到他会放过自己,内心涌起一股感激之情。

    “这几天没事不要接近我,我怕脏。”南宫寒野无情地道,打破了她刚刚建立起来的对他的好感。

    穿上衣服,迅速收拾完桌面上的东西,洛映水儿狼狈地逃出了房间。

    过道里,闪出一个人影,盯着洛映水逃离的的后背,目光落在弥纱儿的婚房处。

    “哼哼,洛映水,我会让你死得很惨的!”握紧拳头,南宫寒雪的目光毒辣无情,一丝得意挂在脸上,她已经想到了新的对付洛映水的办法。

    饭厅里,南宫寒野细细地品尝着洛映水特意为他做的饭菜,剑眉渐渐竖起。

    “怎么?不好吃吗?”洛映水紧张地搓搓手,小声地问道。桌面上简单地摆着一碟豆腐炒肉,一盘蒜蓉菜心和一盘红烧鱼,这是她常做的菜式。

    “盛饭。”南宫寒野并没有给出评价,只是发出简单的命令。洛映水怀揣不安为他打来小碗米饭,眼睁睁地看着他将桌上的菜一扫而光。

    他的食量真大。她这样想着的时候,南宫寒野已经放下了碗筷,用毛巾擦拭着嘴角。

    “你这么在乎我对你做的饭菜的评价?”南宫寒野似若无意地问道。洛映水的脸尴尬地红了起来,她嗫嚅道:“怕不合你味口嘛。”

    她的语气带着撒娇的意味,无意中表露出来的娇美令南宫寒野的心一阵撞击。还是第一次,她在他面前说话带上感情。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高冷总裁的抵债新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高冷总裁的抵债新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高冷总裁的抵债新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